梦境人生- 第5章 李束欣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说话呀。”女人在张彥明肚子上拍了一下,又顺手摸了一把。

    张彥明心里这叫一个纠结呀,说什么呀?我这算不算是被调戏了?我是忍了呢?还是忍了?

    “我刚起来,准备换衣服呢,你进来怎么不喊一声呢?”

    “房门大开着我喊什么?谁知道你在屋里干这个呢。哎,你真比我白呀。”

    “呵呵。”张彥明干笑了一声,拿起墙上挂的衣服套在身上:“找我干什么?”

    女人发出啧的一声,巴嗒巴嗒嘴左右看了看,一扭身坐到炕边上:“你说你非得这么弄,多硬啊,这睡觉不硌人啊?”

    “还行,习惯了一样。”

    “你这是干什么呀?全折腾出来摆着。”女人拿起张彥明的身份证看了看又丢到炕上。

    “收拾收拾,整理一下呗。”

    “你吃饭了没?一直睡到这个时候?”

    “吃了,刚牟嫂帮我煮的方便面。”

    咔嗒一声,厨房的电饭锅跳了闸。

    “总吃方便面不好,还是做点饭吃,那东西还能当饭哪?”

    “饿了,做饭太慢,你看看,我这都吃完了它才跳。”

    “你前两天张罗开饭店不是挺麻利的嘛,天天跑的那么欢实,这怎么又懒上了?去炒个菜,我也饿了。”

    “啊?哦。好。”

    张彥明出来到厨房看了看,拿了几个鸡蛋打到碗里,洗了两个西红杮,去掉蒂巴切成薄片再拦腰斩断,切点葱花,把黄瓜洗了洗切了点儿象眼片。

    点燃炉灶,放油,顺手打开窗子上的排风扇。

    油温起来把打散的鸡蛋倒进入,哧的一声鸡蛋膨起来,晃晃勺来个大翻身,然后用手勺把鸡勺刨散扒到一边,把西红杮葱花黄瓜象眼片放进去翻了个勺。

    加盐,一点儿糖,点一点水。炒鸡蛋不用加味精。

    等西红杮炒倒翻勺装盘,端到外面桌子上,回来顺手把大勺刷洗干净清理了一下菜墩。再把抹布叠的整整齐齐放到一边。

    熟练的强迫症操作。

    女人的眼睛变成了小月牙,自己过去盛了饭拿了筷子跑出去吃起来:“嗯,好吃,你做菜真好。”

    张彥明点点头洗了洗手,关了排风扇。

    进屋,拿起工作证看了看:庙儿沟铁矿万人坑供水段巡泵员。这地名看着都挺瘆哪。

    医疗证没有什么地址,内容和工作证差不多。

    把所有证件合同再装好,把袋子放回床头的柜子里,把身份证存折银行卡这些收回兜子。

    现在,就只能去身份证地址看看了。

    还有这个饭店。

    开个饭店到是也不错,起码收入不成问题。

    不对,还有工作呢。

    工伤,我特么到底伤哪了?五万哪。下意识的到下面摸了摸,在呢。

    噗。

    一扭头,女人拿着筷子和饭碗站在门口,连咳了几口,摆着手说:“你继续,我没看见,哈哈哈哈。”

    张彥明一脸黑线滑下来。这特么。

    “太干了我倒点水,你继续,继续。”女人跑了出去。

    还能说啥?

    我特么,什么伤呢?全身没有疤,在头上?也就后脑自己看不到。

    去衣柜里找了找,拿了条内裤出来,醒过来就是真空大裤衩,要不然也不会被人看个一清二楚。

    “你先别进啊,我换衣服。”

    喊了一嗓子,门也没关,张彥明换上内裤,套上长裤,又换上皮鞋。上身就随便找了件衬衫套上。

    把那件衣服挂回墙上,把钱和钥匙揣进裤兜。身份证不用带,在这年头没用。

    手机皮套穿到裤带上,bb机是卡子,往裤带上一卡就完活。

    这会儿还流行商务通:呼机手机商务通,一个也不能少。

    见他的鬼,幸好没发现自己有,那东西其实就是个记事本屁用没有还沉,加上bb机手机腰上挂好几斤。

    女人吃完了,抻着懒腰走进来:“吃的好舒服。”

    自然的去衣柜里翻了翻,抻了条裤子出来:“今天早晨走的急,穿了条裙子,有点儿凉了。”

    把身上背的包扔到炕上褪下裙子,一切是那么自然随意,穿着个黑色半透小三角,把裙子丢到炕上套上裤子。

    包歪在炕上,里面的东西露了点出来,张彥明随手抽出来,是本教师证,翻开,李束欣,南山路小学。o了。

    “小冰今天没过来呀?”李束欣穿好裤子动着双脚抖了抖腿随口问。

    “啊?哦,没,没过来,你刚才来我才起没一会儿,不到半小时。”小兵?小冰?谁呀?

    唉,要是有个提示什么的就好了,好像曾经自己有一段梦就像游戏是的带提示。多方便。

    这特么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啊。张彥明想哭。

    “行了,我回了,今天我老公要回来,回去晚了又要吵。等明天来找你玩儿。”

    李束欣把裙子收好,把教师证放进包里背上,摆了摆手走了。

    我靠,你老公?

    这特么到底是神马情况?谁能来告诉我一下。

    “龙啊?龙。”一个人走进来,张彥明听出来是那个跑摩的的黑子。

    “在屋里,进来吧。不跑了呀?今天收成怎么样?”

    “凑和吧,我到点上班了,今天乙班。你什么班?”

    “我(不知道)……这两天不太想去,和班上请假了。这不是张罗开个饭店嘛,那点儿工资也不好干什么的。”

    “也是,你有工伤呢。按理说歇一段时间没事儿。我说你呀,就应该往上报工伤,以后有点什么事什么的,再说那也是资本。

    你就是好说话,厂子说不报就不报了,五万块钱感觉不少那能花几天?厂子这工伤证屁用不顶,上面都不承认,你那手指都断了三根呢,评级都差不多了。”

    哎哟我靠哥,你是及时雨啊。

    “没事,拿点是点儿呗,不拿报了有什么用,还把厂子得罪了,人家好歹是现管。除了重伤致残的你看谁报过?”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又进入npc模式了,自动应答起动。

    “说了也没用,都这样了。咱们同学里就你脑子活,我也不劝你,反正什么事儿想好吧。我走了啊,有事儿吱一声,要到点了。”

    “行,骑车慢点,小心啊,没事过来玩儿。”张彥明起来送到门外。

    同学啊,我说称呼怎么不一样。

    为什么叫我龙呢?龙?外号?

    张彥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十根手指个个光滑如新,强健有力,谁告诉我伤的哪三根?都断了呀,这上哪说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