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59章 你要哪一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李舞兰?谁呀?你交女朋友啦?”

    “也,不算吧?就是处的挺好的,能说到一起去,还,没到那步呢。”

    “是不住一起了?这趟跟你出门了是不?”

    “呃,嗯。”张彥明点点头。

    “我告诉你啊老二,咱们家可没有玩这些事儿的传统,要处就认真好好处,不处就离的远远的,可不兴乱扯,你听见没?她多大?”

    “比我大点,大三岁。”

    “离婚的?”

    “嗯。”

    “离了吗?确定离啦?”

    “嗯。”

    “有孩子没?归谁?”

    “有,归男的。”

    张妈妈皱着眉头琢磨了一下,看了看在爸爸怀里扭来动去的小丫头,叹了口气:“哪天领家来吧,认认门。”

    张彥明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妈,八字还没一撇呢。”

    “你跟人睡了没?”老妈的眼神凌厉起来。

    “嗯。”张彥明点点头。

    “那你还要哪一撇?往哪撇?这事能当玩啊?告诉你张彥明,要是你也学那套以后就别回来,爱哪去哪去,孩子也给我放这。咱们家没有这样的。”

    “奶奶不生气。”小丫头吓了一跳,瞅着奶奶用糯糯的小声劝着。

    张妈妈看了孙女一眼,低头喘了几口粗气:“找个时间领回来,我看看。”

    张彥明点头:“行。她跟我这走了两个月,回娘家去了,顺便看看孩子。等下来我领回来。”

    “你去过她家没?”

    “没,以后等有机会去吧,你们先见见。”

    “怎么认识的?”

    我也不知道啊亲妈,我醒过来她衣服就在我柜子呀,来了就睡呀,我有什么办法?

    可是不敢这么说呀。

    抓了抓脑袋:“就,认识了呗,还能怎么认识?就自己认识的,没通过别人介绍。”

    “瞅你那个损样。”张妈骂了一句。

    “哇特斯啊普?”史密斯低声问了一句。

    “没事,我的妈妈在教育我,不能玩弄女人的感情和,身体。需要认真对待。”

    “你有个好妈妈。”安吉丽娜点头说。

    “可是我感觉你有好几个女朋友,张。”史密斯翘起嘴角挑了挑眉毛。

    “史密斯,你是不是想和我来场决斗?想打一架吗?”

    安吉丽娜捂着嘴笑起来。

    幸好老妈听不懂啊,要不然这个史密斯绝对是个打小报告的损友。

    其实张彥明自己也头疼,这些关系怎么处理?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了,总不能一下子就躲开不理人了吧?

    “妈,我写了两首歌参加比赛,都评上了。”张彥明使用挪移大法。

    “什么比赛?什么歌?你还会写歌?儿歌呀?”

    “……,妈,我在你眼里就这么次啊?瞧不起我是不?”

    “那意思就是现在能行了呗?能耐了。什么比赛说说吧,我听听。看看你拿了什么大奖。”老妈又开始收拾床,女人这事儿暂时算妥过去了。

    “国家文化宣传部的,就是前两天那个十一征文征歌。”

    “哎哟嗬,是能行了。评哪上了?市里还是省里?”

    “部里。”

    “部里,部里?你说国家呀?”

    “啊。两首歌都评上了。”

    “真的?不是玄乎吧你?就你?”老妈一脸的不相信,嫌弃。

    “真的,过几天奖金就下来了。”

    老妈走到电视前面蹲下:“国庆晚会我可是录了,人家说那次评上的歌晚会上都有,哪两首是你写的?咱听听。”把一盘录像带插进机器,打开电视。

    老妈喜欢唱歌,老爸喜欢热闹,家里录着各种晚会的磁带摆了一小柜子,有些没什么重点的听听就洗了重新录别的,有些就保存了下来。

    晚会开篇就是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祖国。到是把张彥明搞的一愣。

    歌是合唱,两男两女,张彥明一个也不认识。一曲歌罢,主持人走上舞台以歌词串场开始煽情。

    小丫头靠在爸爸怀里跟着歌扭动,嘴里哼着调子,哼的还有那么几分意思。

    “哪两首是你写的?我快进。”

    “刚这首就是,还有一首叫我爱你中国。”华国自古被称为中心之国,中国也是官方民间都默认的称呼。

    “啊?”老妈这回确实吃惊了,把磁带倒了回去。

    果然在开曲字幕上找到了张彥明的名字:作词,作曲。

    老妈扭头看了看自己二儿子,两只手在身上蹭了又蹭,把张彥明直接瞅毛了。

    “干啥?怎么了?”

    “我看我认识你不。”

    老妈扭头去快进,张彥明说:“不用快进,那么长的晚会呢,就看着呗,正好唱歌史密斯和安吉丽娜也能听,你演别的他俩也不懂。”

    老妈点了播放站起来,撇着嘴晃了晃头:“太不真实了。”

    “不,妈,我就不能干出来点啥呀?”

    “关键是怎么看也不像啊,我有啥办法?奖金给了多少?”

    “部里,省里,市里还有区里学校,加起来怎么也有几万吧,还没到手呢。”

    “那你怎么不自己去唱呢?那不就成了明星了吗?”

    “妈,有那么容易吗?再说,你想唱就能唱啊?”

    “也是,你唱也不一定有人家唱好听。我得去把这两首歌刻成碟,那个收的时间长点。”

    “妈,咱不这样行不?以后这歌还能唱,不可能就播这一次。”

    “你们在讨论什么?”史密斯很想掺合进来说话,可惜老妈听不懂。

    “这台晚会上有两首歌是我写的,我妈妈在问我是哪两首,她想去刻成光碟保存起来。”

    “哇特?你写的歌?”

    “嗯哼,我写的歌。”

    “这台晚会看上去就很大气,应该是国家级的,你确定你写的歌在这里?”

    “是的,这是我们国家的国庆晚会,都在这里,两首。”张彥明挑了挑眉毛。这时候不牛逼一下还得等啥时候?

    “收拾吃饭。宝贝?给你老叔打个电话,问他回来吃饭不。”

    小丫头脆生生的应了一声跑到一边去打电话。

    张彥明出来帮着摆桌子拿碗筷和汤匙:“爸,咱家有叉子没?”

    “还真有。我想想啊,看放哪了。那还是我在厂民兵连那会儿,得了个射击标兵奖的,从来也没用过呢。”

    “你还打过枪啊?”

    “我打过算什么,你妈还打过呢,那手枪打的比我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