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100章 老妈的催婚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吃完饭,文文嚷着困了,牟哥牟嫂和张爸张妈告辞,带着孩子回去了。

    等人走了张妈拉着张彥明问:“这家具厂也有你份啊?”

    张彥明说:“有,牟哥把旋木厂买下来了,重新注册公司,我出设计占四成,他管生产销售。”

    张爸摸摸胡子:“这买卖到是划得着,就出点图纸呗?”

    张彥明点点头:“事,是这么回事儿,你感觉图纸不值钱哪?这叫技术入股。”

    “以后挣了不能闹别扭吧?”张爸有点不放心。

    “不能,合同都签了。这是商业规则,要是没我这图纸他也不敢去买厂啊。”

    张彥明拍拍饭桌:“就是看了这个才做的决定。这桌子是可以收放的,现在是小型状态,还可以展开,能坐十六个人,完了中间还可以加芯,就是转台。”

    “那也不能光卖桌子啊,有几家屋里能摆下这么大桌的?”

    “还有别的,方桌,也是能收放的,还有些组合家具的什么的。你当牟哥傻呀?”

    和爸开始低头琢磨:“怎么放?我还真没看出来。”

    张妈抱想张小悦:“赶紧收拾桌子吧,放什么放,有那么大地方吗?”

    张彥明就笑,说:“一会儿我教你,挺简单的。”站起来收拾碗筷。

    张妈在张小悦脸上亲了一口,叹了口气说:“现在咱们家也算是行喽,就差儿媳妇儿了。你们仨,什么时候给我领回来?”

    张彥辉说:“我不是有了吗?换哪?”

    张妈瞪了他一眼:“没结婚能算吗?”

    张彥辉嘿嘿笑:“行,结,我和我二哥都商量了,明年十一,中吧?”

    张妈扭头问张彥君:“你呢?什么时候领回来?”

    张彥君脸一红:“着什么急呀,过段时间,先处处,万一不行多丢脸哪。”

    张妈目光在张彥明脸上晃过,看了看怀里的小人儿没吱声。

    “李舞兰今天班,明早下班就回来了,不过妈你别催我结婚,现在不是时候。”张彥明主动坦白。

    “你们哪,都老大不小了,心里都有点谱,我到不是催你们。”

    “明年进门,后年抱孙子,行吧?敞亮不?”张彥辉比了比拳头:“就这么敞亮。”

    “奶奶,孙子是谁?”

    “孙子啊?奶奶的孙子就是你小弟呗,咱们家以后你就是大姐,将来有小弟小妹了你得让着她们,带她们玩儿,行不?”

    “行的,我喜欢弟弟妹妹,我管爸爸要,爸爸说我还不懂事儿,还不能来,说是,月老不让。奶奶你知道月老是谁不?他在哪?”

    “月老啊?在天上呗,神仙都在天上。他天天往下看,一看,咦,这家小孩儿真懂事,给她个弟弟吧。”

    “咦,我就有了个弟弟,是不是奶奶?”

    “对,你就有了个弟弟。妹妹也行。”

    “可是我都想要。”

    “行,老叔给生个弟弟,大大再给生个妹妹,到时候你就天天带她们玩儿,帮奶奶哄他们。”

    “唉,真希望他们快点来呀,咱家多好啊,什么都有,还有牛牛。”

    在门里地板上吃了饭躺在那的牛牛扬起头动了动耳朵,汪了一声。不让它到外面来,这会儿还委屈呢。

    “走,进屋看电视哄牛牛。”张妈抱着小丫头起来换鞋进了屋:“都挺好,就是这个来回换鞋有点烦哪。”

    “明儿个我找人弄点厚底袜子,到时候就出来穿上鞋就行了,进屋就不用换。”

    “那还找什么人呢?我缝呗,就是厚袜子底下缝块垫呗?是不?”

    “差不多。有材料吗?不能太硬还得抗磨。”

    “那就是皮子呗,还材料。还真没有。”

    “怎么没有,那厂子发那二革手套就拆了用呗。”张爸接过话茬。

    “长袖那个呀?不白瞎啦?”

    “那玩艺儿白瞎什么,放那也没什么用了,现在谁还戴它?”

    “也是,行,明天我缝几双袜子,这么来来回回的换是真麻烦。”

    “不麻烦几天地板上就不像样了,她天天在上面翻来滚去的。”张彥明去挑了挑小丫头的下巴:“到时候几天就变成埋汰孩儿了。”

    “我才不当埋汰孩儿。”小丫头很有志气的叫了一句。

    “嗯,宝贝最干净,是香宝宝,走,不搭理他们。”奶孙俩进了屋。

    “二明,这热水的机器不是装好了吗?怎么弄?我开了一下还是冷的呀。”张爸探头过来问。

    “哦,忘了。你放下吧,我刷。我来教你。”

    张彥明把桌子快速擦干净,拿着抹布来到厨房。

    洗了手,把电热水器灌满水给上电:“那指示灯绿了就行了,以后不用管它,就这么烧着就行,随时用随时有热水,不过不能喝,喝水从这边弄。”

    又过去把饮水机通上电,把过滤桶里加满水。桶分上下两个部分,加在上面的水会慢慢通过滤层到下半桶,然后就能烧来喝了。

    “这个随时加,看下面差不多了就接自来水灌进去就行了。”

    “这能干净啊?”张爸有点怀疑。

    “肯定比自来水干净,这有过滤呢。以后定期换滤芯就行了。”

    “哎呀,现在这东西,越出花样越多,越先进,人是越来越懒喽,以后还不得什么都不用干了?”

    “那肯定不可能,不过越来越先进是肯定的,不干这个干别的呗。”

    “屁,越来越得懒,还能干什么?人哪,就是习惯,越不动越不想动,靠想做事儿?”

    “爷爷说脏话。”小丫头蹦出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张爸,小脸上全是严肃。

    “啊?哦,好,爷爷错了,错了怎么弄呢?给小宝贝弄点什么好吃的吧?”张爸打量着厨房里寻摸给孙女弄点什么。

    张爸有着那个时代男人的通病,不擅表达情感,他对孩子好的方式就是不停的做好吃的,生怕孩子吃不饱,半夜也得加一顿那种。

    “爷爷我想,我想吃果冻。”小丫头马上放弃了立场叛变投敌。

    “那么多东西都满足不了你呗?”张彥明把小丫头抱起来在脸上咬了一下:“没有你吃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