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157章 是不是过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玩啥?”唐豆豆跟在张小悦身后问。

    “给小熊打针。你说它会哭不?”

    “它是假的,不会哭。”

    “那奶奶打你妈妈也是假的,你怎么要哭了呢?你是傻的不?”

    唐豆豆扭脸看了看自己妈妈:“万一要是真打了呢?怎么办?”

    “才不会呢,奶奶最好了。我告诉你个秘密,奶奶除了老叔谁也舍不得打,就打老叔可使劲了,我都看见了,啪的一巴掌,身上都红了。”

    “那老叔,哭了没?”

    “没,还笑嘻嘻的,他可扛打了。咱们挨不过他。”

    张妈笑着说:“这小东西,还编排上我了,我什么时候使劲打小辉让她看见了呢?还打红了。”

    “妈,豆豆是跟我哥他们住还是和小悦一起住?”张彥明看着两个小丫头跑一边去祸害大熊,问。

    “想怎么住就怎么住,人家两个现在可是自由了,睡觉像藏猫猫似的,经常到睡点了找不着人了,这房间也太多了,她俩又小,往哪一缩睡着了得找半天。”

    “要我说就多余整这么些屋,就一个大屋挺好,来回走还方便。”张爸拿着那块男表看,一看就是喜欢的不得了。

    “行,以后那这盖起来最上面一层就不分屋了,就弄个大的,反正咱们自己用。”张彥明摘下自己腕上的表递给老爸:“给,这块送你。”

    “给我干什么?不用,我天天在家也用不着。”张爸摇了摇头。

    “戴上吧,儿子孝敬你的,难得你喜欢一样东西。”张彥明扯过老爸的手把手表戴到他腕子上:“挺好,还挺配的。”

    “那你用什么?”

    “我再买一块呗,狮城那边比国内便宜多了,没多少钱。”

    “那我就戴着啦?”张爸扭头去问张妈。

    “问我干什么?儿子给你你就戴着呗,假惺惺的。”张妈白了张爸一眼问张彥明:“这块多少钱?”

    “一万多米刀。要是在国内卖的话,得四十多万。像车啊表啊这些东西进来税收太高,百分之两三百,再加上各种费用,利润,本来在国外挺便宜的东西就变得特别贵了。”

    “怪不得人家都想办法出去买东西,差这么多呀。”张妈感叹了一句。

    九十年代华人都在挖空脑壳往国外跑,最不济的也得出去转转看看,然后买一堆东西回来。能从国外往回带东西的都是能人。

    代购从这个时候就已经有了,比后来还赚钱。

    “那你能经常出国,就往回带东西也能挣不少啊,比开个什么买卖都划算,又没有别的费用。”张妈马上意误解到了这点。

    “那也得看带什么东西呀,有几个人能买大几十万的东西?平时也就是些电视衣服什么的,也不值个钱。”张爸美滋滋的欣赏着手腕上的表,下意识的驳了张妈一句。

    “就你懂。”张妈抓起沙发靠垫砸过去。

    “奶奶发疯了。”

    “爷爷要挨揍了。”

    “你说爷爷能打得过奶奶不?”

    “打不过,他他都不敢还手。奶奶好凶的。”

    两个小丫头在一边嘀嘀咕咕,奶奶在她们心里就是家里的霸王,大魔王,想揍谁就揍谁。

    “呀?老二回来啦?怎么没去办公室呢?”张彥君推门走进来。

    “别提了,光个膀子就跑回来了,吓我一跳,这刚换上厚的,你说他傻不傻?”张妈笑着刚才张彥明的样子。

    “我走的时候是夏天,也没想起来带厚衣服,那边全年都是夏天,根本就没有棉的东西,我一天就忙也没注意这个茬。结果一下飞机懵了。

    还好车提前到了,要不我还得管人借大衣去买衣服。你没看到机场里那些人,还有高速路口收费的,看我那眼神像看神经病似的。”

    哈哈哈,全家人都笑起来,想想也是挺有意思的。

    “哎呀,媳妇儿挺上档次啊,老二给弄的呀?”张彥君发现了唐静腕上的手表。

    “嗯,二明朋友给的,给咱们的。结婚礼物。”唐静有点不好意思,把手里另一个表盒递给张彥君:“这是你的。妈让戴着,可贵了,你精点心。”

    张彥君接过表盒打开:“漂亮,哎,咱俩这是一样的呀?”

    “不一样,嫂子那是女式。这表盒别扔啊,里面的东西都好好收着,原装的东西没了就配不上了,这都是有编号的。”

    “还有这讲究?什么牌子?牌子不好俺们不要。”张彥君摘下手上的海霸把新表戴上,晃了晃手腕看了看点点头:“挺好,这表带要是钢的就更好了。”

    “这表带一副能买你那钢的一千多个,你可别抽风去换。”

    张彥明还真怕老哥一激动跑去给换了:“这表不管出现什么情况都找我,别自己去表店,咱们国内修不了,要是遇上不懂行的给拆了就完蛋了。”

    “什么牌子?听着挺唬人的。”

    “百达翡丽,听说过没?这一块在国内至少得卖四五十万,或者更多,别当你那海霸。”

    “比劳力士还牛逼啊?”

    “劳力士和这个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东西,要分的话,这个算一线的话,劳力士顶多三线四线,它都算不上什么名表,就是在咱们华人圈里名气大。”

    “那这个在名表圈里排第几?全世界的。”

    “顶级名表。和它一个档次的全世界就八个品牌,国内都没有。”

    “那这个呢,排第几?”张爸晃了晃手腕。

    “一个档次的,这块是江诗丹顿,我喜欢这个牌子。”

    张妈啧啧了两声:“哎呀,了不得了,咱家什么时候戴块表都得讲究世界顶级了。二啊,妈感觉是不是有点过了?妈知道你能挣钱,挣钱也不能这么花呀?

    咱们家就是个普通老百姓,前几年还为买个进口录像机纠结呢,你们是不是都忘了?现在算是能行了,你们都有出息,但是也不能把过去忘了呀。”

    “妈,没忘,怎么可能嘛,你放心,飘不了。你想想,我现在挣的是米刀,花的也是米刀,对吧?那外国人不过日子啊?

    他买个东西三千块钱,到咱们这就是三四万了,能这么比吗?这表我在外边买也就是一两万块钱,我一年挣上百万买这个不算过份吧?”

    张妈想了想:“到也是,这么一说这心里还舒服点儿。你说这外国钱怎么就这么值钱呢?”

    张彥君瘪了瘪嘴:“都是挣百来万,这差距太大了。打击呀。”

    “爸爸。”唐豆豆跑过来扑到张彥君身上,乌黑的大眼睛忽扇忽扇的看着张彥君。

    “嘿嘿,宝贝有事儿啊?”张彥君把豆豆抱起来亲了一口。小丫头一个人在姥姥家生活了几年,突然有了爸爸,亲腻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