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171章 果然如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豆豆,老叔去接老婶儿,你和红叶姑姑呆在车上等着,别着急,好不好?”

    “好的。老叔,老叔你,新婚快乐。”

    张彥辉和孙红叶都笑起来,司仪王叔已经下了车,低头看了一眼:“这小丫头,也太让人心疼了。”

    胡记者扛着摄像机走过来,早晨已经录了新娘化妆和娘家这边的一些安排,这会儿开始镜头就得跟着新郎走了,一直到婚礼结束。

    张彥辉的一个同学帮着照相,拿着相机跑前跑后,不过怎么感觉竟是拍这些汽车啊?

    “铁子,你能不能务点正业,我请你来拍车的呀?浪费胶卷不?”

    “行行,不拍了,我留着纪念的。”

    这边司仪王叔和王佳慧这边的司仪碰了一下,开始走程序。

    这边结婚没有南方某些地区那么闹腾,也没有什么封门堵路的,洒花洒钱,新郎进屋改口磕头拿红包,然后把新娘背出来放进头车,娘家这边的过程就走完了。

    车队重新出发,王佳慧的父母看着远去的车队发了会儿呆,王妈还抹了把眼泪,这边就开始收拾了,结束了。女方父母不参加送亲,送亲的是舅舅叔伯兄弟姐妹堂表兄弟姐妹这些。

    不过一般都不可能有这么多亲戚,都是三姑四婆亲邻好友凑数。同学同事什么的。

    娘家人坐到轿车里,婆家接亲的都挤到后面中巴里去了。今天娘家人最大。

    “红叶姐。”王佳慧上了车先叫人,把豆豆抱起来亲了一口:“今天豆豆真漂亮。”

    “老婶才好看。”唐豆豆第一次看到化了妆的新娘,喜欢的不得了。这个年代女人平时普遍还都是素颜呢。

    张彥辉拉着王佳慧不知道哪个亲戚家的小男孩,怕他害怕,一直在哄着,拿糖赌赂,这真要是在婚车里哭起来也成了笑话了。

    孙师傅开着蓝鸟走在车队前面,胡记者扛着摄像机坐在后备箱里,这一路都要录下来回去再剪。

    往回走的时候就已经七点多了,路上人车都多起来,很多人都在路边看热闹议论。

    中间碰到几队别人家的车队,十一这天结婚的还是挺多的。遇上了自然就会下意识的比较一番,然后几个新郎身上就多了几道青印子。

    车队回来,鞭炮相迎,张爸张妈出门接媳妇儿,接盆,改口,戴花,进屋典礼,铺床洒花生栗子大红枣,洒钢蹦,吃半生饺子,童男童女挂门帘压床,就是在床上陪新娘子坐着。

    吃饺子还得喊。有人在边上问:“生不生?”

    “生。”得答的痛快响亮。

    这边娘家人再上车,送到饭店这边开席。娘家人没离开之前新娘子不能下床,有尿弊着,有事等着。

    两个压床孩子到是不在乎,满床的花生栗子大红枣,糖果还有钢蹦,小兜都揣得满满的,小嘴就没停过。

    本来花车这时候任务就结束了,可以领红包撤了,可是这些少爷公主们一个也没走,跟着娘家人上了桌,原来是孙红叶安排的,等一会儿再把娘家人送回去。

    这面子就给大了,张彥辉不住的道谢。孙红叶是孙红叶,这情这边得领。

    等娘家人拿着离娘肉被车送走,这边王佳慧也被送到饭店,婆家这边要开席了,新娘新郎要敬酒点烟,最累最辛苦的时刻开始了。

    有些地方的风俗不太一样,娘家人开席新郎新娘也要敬酒敬烟,新娘敬酒新郎点烟,到婆家开席再反过来。还有娘家且要偷点东西走的,反正都有说道。

    “悦悦,给。”唐豆豆光荣完成了今天的任务,自由了,从床上下来就跑过来找张小悦,把小兜里的东西拿出来分享:“这个糖可好吃了。”

    张彥明就乐:“还分什么呀,现在没人了,床上的都是你俩的。”

    两个小娃娃眼睛一亮:“真的吗?不骗人?”

    “不骗人。”

    噢~~~,两个宝贝欢呼着冲进新房。

    这下张彥辉和王佳慧回来省事了,不用收拾床了,保证给搜刮得干干净净的。

    “二明。”张妈打来电话:“红叶找来这些帮忙的,红包都没要,还写了礼,怎么弄啊?”

    “写了多少?”

    “全是五千,太吓人了这也,怎么弄?”

    “没事儿,收着吧,他们不差钱。让小辉去拿点好烟,一人车上给放两条。”

    “行,你心里有数就行。你也带孩子过来吃饭吧,这边热闹,让她俩在这边玩一会儿。”

    没一会儿,张彥明正在给两个孩子收拾衣服准备出门,孙红叶电话又打了进来。

    “二明,他们问问,现在再投钱过来还赶趟不?收益能有多少?”

    张彥明笑了一下,果然如此。

    “赶趟,拿过来吧,三五十个点没问题。其他的你看着办。”

    “那一个亿就是保五千万?”

    “行,我这边没问题,你那边自己和他们商量,我不参与,到时候我只认你,钱也是回到你手里。”

    “够意思。”孙红叶夸了一句挂断电话。

    张彥明这边用的是最高的四百倍杠杆,钱越多利益越大,别说保五千万,保对翻他也要。

    相对于那些盲目跟风的国际炒家,张彥明这边可以保证每一笔钱都能用在刀刃上,而且不需要计算考量规避风险什么的,所以杠杆才敢加到最大。

    而且这里也不存在被人发现恼羞成怒打击算计什么的,这事儿本来老索就是挑了个头,主要力量都是游资,连老索自己都是靠着游资的力量在捡钱,哪有功夫去关注都有谁在参加谁捞了多少。

    也管不过来,全世界的炒家基金散户甚至银行都集中过来了。

    只不过事是他挑起来的,在所有人当中他又最有名气,所以他就了众矢之的。

    说白了他只是发现了可乘之机,利用自身的影响力促成了这件事儿,但事情本身都是各路游资在做,事实上连他也控制不了事态的发展。

    他操纵的货币在游资面前照样不堪一击。

    涉及了这么多国家,涉及到万亿资金,最后各方估算他的利润也不过几十亿,原因就在这里,他不是最大头的,到底谁获利最多谁也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