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310章 要不你自己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在城里城边转了一圈儿,水库那边现在禁止除部队以外的人员车辆过去,主要是为了安全着想。

    张彥明也没坚持,其实去了意义也不大,自己也不可能跳到泥水里去挖物资。

    和这边的武警部队首长见了一面,捐赠了些物资,承诺这些十八九岁的小英雄们退伍后都可以凭着抗洪纪念章到枫城实业公司这边报道。

    从煤都回到鲁尔,张彥明又被张彥辉拉到了省府这边。

    四省重建动员会(社会募捐)虽然结束了,但各省的灾后重建工作刚开始,社会募捐活动也才开始,省里怎么可能放过他这个大户。

    当然了,也不是强迫,到这个层级了不存在强制的东西,捐赠也不仅仅限制在金钱方面,之所以某些机构只要现金,那是因为好操作。大家都懂。

    真正做事情的灾后募捐其实更喜欢定向的实物:能省去采购的时间和人力。

    不过那是地方上的,到了省一级实物的意义就不大了,要的是具体的项目资金。

    几个省现在的意见特别统一,几条大江大河的堤坝重建工作都排到了第一,之所以灾情如此沉重,包括长江流域,堤坝的溃毁是主要原因。

    这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了,是水利规划问题。

    不过各省也不可能只靠国家,就等着拔款,自己也在各自积极想办法。这次洪灾引发的故事就多了,可以想像在未来一段时期内,水利问题将是一个大问题。

    全国上下需要的资金量也将是一个天文数字,靠等是不可行的。

    ……

    张彥明的摄制小组已经完成了黑水省冰城油城松花江嫩江流域那边的录制任务,也从地方和部队上拿到了相关资料,正赶往白山省灾情较重的查干扶余地区。

    张彥明在电话里给小组人员布置了重点,讲了一下自己想要的东西,叮嘱他们注意安全,不要冒险,由其要注意饮水的卫生问题。

    十五号,张彥明以枫城实业公司的名义向黑水省捐款三千万元,向白山省捐款三千万元,向鲁尔省捐款四千万元,同时向关外大军区捐款四千万元用于灾后抚恤工作。

    十七号,鲁尔烈火旋风物流公司注册成立。

    公司的名字是姜政委给取的,是纪念关外大军区的两支英雄部队,一支是64烈火军,一支是40旋风军。

    烈火军从华北打到关外,打到江宁,打到朝仙,打到珍宝鸟,功勋卓著。

    旋风军从关外一直打到琼州天涯海角,是国内唯一一支拿齐了从解放战争到现代战争所有纪念章的部队。

    这也是国内唯二两支由敌军起的绰号并叫响的部队。

    十九号,张彥明带着自己的摄制小组和全部资洋影像回到京城。

    马蕊赵梦小组已经回来了几天了,两个丫头都瘦了,也黑了,不过更精神了,亲身去经历和看报道看电视是完全不同的,那种精神上的洗礼将铭刻在内心,永远也不会忘怀。

    王少白黄可杨小山这会儿也在回来的路上,所有人员没有发生伤病现像,这让张彥明放下了悬着的心。

    让她们休息,张彥明开始动手整理素材,他手上的素材加上两个丫头带回来的,足够播放三十几个小时,要从里面选择剪辑出自己想要的,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后面王少白他们手里的资料将会更多。

    张彥明干脆记张永光去买了一台编辑机回来。

    还好在这会儿录制已经是视频化了,用的是卡带,如果是电影胶片张彥明得疯。

    不过电影版最终还是要翻录到胶片上的,那就是另一种技术了,不需要他亲手操作。

    他到是想全部素材录制成胶片,那点钱对他来说也无所谓,但是机器设备太不方便了,对环境要求也高,大家又都没什么经验,实在是不现实。

    好在用的录制设备都是学院提供的,都是这个时代的顶级设备。

    在98年这会儿,国家电视台,省级台,市级台的录制效果有着断崖一样的差别,主要还是受经费的限制。

    数码技术还处在新兴阶段,大部分机器和磁带的相素还不如后世一台普通智能手机,一台好的设备加上配件动辙就是成百上千万。

    这会儿一个广播级镜头就是十几二十万。

    电影学院这边的机器设备镜头都是专业级的,不比国家电视台差。

    ……

    几首歌的录制都完成了,包括两个小宝贝的歌唱祖国和王洪刚他们的大合唱。

    朱丽的半决赛已经过了,一首我和我的祖国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决赛。

    张彥明回来听了听录音,感觉相当不错。其实他根本还听不出什么来,就是那么个意思。

    然后整个工作室又忙碌起来,为纪录片准备配乐和歌曲的录制。

    当兵的人给了江海,这哥们也是撞上了,莫名的被点名来试歌,从此就拉上了好运气的手,愚公移山刚录好还没发布,当兵的人又来了。

    只不过这次换成了是张彥明付给他钱,录一首歌给了两万。

    这首歌所有的权限还在张彥明手里,但做为演唱者的江海会在一定期限后自动拥有该歌曲的演唱权。

    改编版的军民鱼水情自然是交给了朱丽,她有些不好意思要钱,被王老师照着脑袋拍了一巴掌,乖乖的把合同签了。

    “这首也是片子要用的?”殷老师在翻张彥明写的曲谱。现在他已经能绊绊磕磕的用简谱了。

    “嗯,”张彥明点了点头,不用看也知道殷老师说的是哪一首:“这是一首男声流行歌曲,江海不合适。要高音鲜亮,嗓音辩识度好,我没有人选。”

    “把流行歌曲用在这样的纪录片里?”殷老师扭头看了张彥明一眼。

    “对,流行歌曲怎么了?一样也可以有情怀,有正面意义。我觉得,用流行歌曲来唱主旋律会是一种趋势。”

    殷老师看着曲谱哼了一下:“有几个地方不太顺,得改改。你说你,怎么就学个音乐这么不开窍。”

    张彥明老脸一红,嘿嘿了几声。

    “你哼一遍我听听。”王老师过去接过谱子。

    “我高音可能要差点,就那个意思吧。”张彥明先打了个预防针,把歌哼了一遍,后面高音哼着费劲,干脆放开嗓子唱了出来。

    “还行。”王老师拿笔在谱子上修了几笔:“我说你的嗓音。要不你自己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