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311章 想的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我?不行不行,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斤两,唱着玩儿还可以,正经录肯定不行。”

    张彥明摆了摆手拒绝。

    “我听着也可以呀。”朱丽在一边接话:“真的可以,你的嗓音还是挺有特点的,高音也很轻松。”

    江海也点头表示同意。

    “真不行,我不合适,我做作幕后还可以,上台还是算了。你们有合适的人选推荐一个过来吧。”

    “张哥你试试嘛,我也想听。”

    “是啊张总,我也感觉你应该试试,你写的歌曲,肯定你的理解是最到位的,我们也跟着学习一下。”

    朱丽和江海都在一边跟着鼓动,都想听听张彥明完整的唱一首歌是什么感觉。

    “那你就试试,”殷老师敲了一下曲谱:“又不是让你登台,自己家的录音棚你怕什么?歌是用的你自己的片子里,又不是拿去卖。”

    “可是我怕我真不行啊,我没唱过高音歌,我都没正儿八经的唱过歌。”

    “刚才这不是唱了吗?挺好。小悦和豆豆也没你这么难受。”王老师斜了张彥明一眼。、

    “唱歌啊,对你学音乐还是有帮助的,这东西怎么说呢?天赋是一方面,习惯也是一方面,其实也算是一种熟练工种,不要把它看的太稀奇。”

    乐器演奏的几个家伙也过来凑热闹跟着起哄。

    “唱就唱,我又不是害怕。先把曲子录了,谁出问题扣工资啊,让你们几个美。”

    “切,明显的打击报复。”几个演奏员哄笑着去准备。

    录歌先录曲,而且还是要录很多轨,主旋律,副歌,间奏,各种乐器,还有编曲,都要分开录制,最后和声轨并到一起才是一首完整的歌曲。

    这边准备,江海和朱丽跑到一边去熟悉新歌,张彥明出来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不许动。”后腰被什么东西顶住了。

    “你,你被我们抓住了,现在是俘虏,不许反抗,不许投降。”

    “啊?不许反搞还不许投降,那我得怎么办啊?”

    “你得被我们押着走,让你走再走,让你站着,你就站着,得听话。”

    “那不就是投降了吗?不投降就不能听话,投降了才能听话。”

    两个小丫头被绕晕了,互相看了看:“走,去问问奶奶,爸爸骗人。”

    张彥明一个小宝贝头上弹了一下,进了办公室。

    “彥明。”

    隔壁孙红叶喊了一声。

    “啊?在呢,有事儿?”

    “你过来。”

    张彥明出来进到孙红叶屋里。

    孙红叶的办公室才有点办公室的样子,办公桌上堆着几撂文件书籍什么的,笔纸本子随意扔在一边。墙边的柜子里全是资料,书,不少地方都有着翻动的痕迹。

    她的两个助理正在整理什么文件,见他进来站起来叫人。

    “你们不用理我,咱家没那么多规矩。”张彥明随意的摆了摆手,拽了把椅子在办公桌边上坐下来。

    小助理还是跑一边去给倒了杯水端过来。

    “谢谢。”张彥明给小助理道了谢,看向孙红叶:“什么事?”

    “你前脚刚回来,那边感谢函邀请函就到了,又捐钱了?捐了多少?你得和我交待一下吧?”

    “啊?什么邀请函?没捐多少,黑水三千万,白山三千万,鲁尔是家乡嘛,给了四千万。军区那边我捐了四千万用于抚恤。你没看到,太惨了,都是十七八九的孩子呢。”

    “那就是说,你出去浪了一圈儿,两个亿没了?换回来这么几张纸?”孙红叶晃了晃手里的几个信封。

    “嗯,怎么了?应该做的呀。是什么?”张彥明伸手接过来。

    黑白鲁三省的致谢函,捐款证书,收款凭证,附着邀请企业到地方投资的邀请函,列举了详细的优惠政策和各省所能给予的各方面支持。

    另外还有各省给张彥明个人的荣誉,他光荣的成为了冰城,春城和鲁尔的荣誉市民,并和孙红叶一起被提名为鲁尔省政协委员,优秀企业家。

    随着这些一起来的还有三省的抗洪救灾纪念章。

    “这速度挺快呀。”张彥明感叹了一句。

    “废话,你给我钱我比他还快。”孙红叶把手里的另一个纸袋递过来。

    张彥明接过来打开,是关外大军区的感谢函,捐款证明收款凭证,包括前面的六千多万物资捐赠。

    枫城实业被大军区授予优秀军地共建单位称号,模范双拥单位称号。

    “咦,没给我个人点什么呀?给个荣誉上校什么的,多牛啊。”

    “美死你,想的美。”孙红叶白了张彥明一眼:“满足没有?两个亿就换回来这些。”

    “这不挺好吗?荣誉市民,本地人能办的事儿我都能办了,多方便。还有这个,共建单位,从今以后咱们也是有后台的人了,还不行啊?”

    “你做决定的时候,应该和我通个气。我说你做的不对了吗?但是你总得让我有个准备吧?”

    张彥明抓了抓脑袋:“我没和你说过吗?哦,没有。错了错了,下回改,保证。”

    “德行。”孙红叶对他也是一点儿招没有,想了一下:“军部表彰大会,邀请函也送过来了,还有国家抗洪救灾表彰大会。”

    “军部的我去,国家的你去吧,我还是愿意和部队上的人打交道些。这边,我怕我到时候不小心听睡着了影响不好。”

    “嗯,行吧。”

    “还有,能不能和上面反应一下,咱们这个捐款不向社会上公开啊?”

    “为什么?”

    “感觉没什么好处,麻烦到时候到是不能少了。你试试吧,最好是不公开,咱们又不用靠这个换什么名声。”

    “我问问吧。你原来不是说去红空注册个什么基金专门做这个吗?怎么没听你说了?到是用公司名义做了。”

    “还是要办,也不急。等都稳定下来有了合适的人选就弄,原来想简单了,现在条件还不是太成熟。早一天晚一天的事儿。”

    “上次你说的什么物业管理公司,还要招一部分残疾人那个,你让王洪刚去办啦?”

    “嗯,忘和你说了。物业公司算是枫城实业下面的二级公司,归到你这边来管理。”

    “我到不是说这个,我是感叹啊,终于不用什么事儿都是老娘一个人去跑了,小媛分一摊,王洪刚这又分一摊,轻松不少。

    咱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能用的人少了。我到是希望有一天我能像你似的什么都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