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370章 那些美食名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你赶紧把剧本写出来,我别的不说,要人给人要钱给钱,你说了算,我就要片子。”黄厂长大手一挥。

    “这个要拍也是明天夏秋的事情了,没这么急吧?”

    “怎么不急,准备工作还是做的嘛,这个肯定要部队配合,这个度,还有一些武器方面的事情都需要批准的,这都要过年了,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好吧,我抽空把剧本写出来,到时候我给您送过来。”张彥明只好答应下来,黄厂长这才满意。

    “不要忘了学院。”老院长看了黄厂长一眼。

    “好好,咱们三方合作,行吧?您最大,我不争。”黄厂长笑着抱了抱拳。

    张彥明收拾了图纸预算什么的,从办公室告辞出来去餐厅。

    冬天的北方其实,真的挺丑的,除了一点积雪什么都没有,草地早就没了,变成一滩乱雪,偶尔有几根枯黄的草杆儿从雪里顽强的探出头来在寒风里摇动。

    树是秃的,彷彿没了生机一样,干枯的枝条站在那里,把风划出呜呜的啸声。

    人们都裹的像只大熊一样,围脖帽子口罩都得配上,出来一趟都相当于南方人特意锻炼了,这一身里外上下可不轻,十五六二十多斤总是有的。

    在户外时间长点,衣服的御寒性就直线下降,一点一点被寒冷和寒风磨透,只能不停的动。可是动了就得冒汗,里面小衣湿了粘在身上,外面北风使劲吹,那叫一个难受。

    只有小孩子无所畏惧,在哪都能找到玩的,玩出一阵一阵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

    “咯咯咯,咯。”

    张彥明背着皮包走过来的时候,两个小丫头正站在餐厅门口的台阶上大笑着。

    “怎么了?”张彥明走过去,在两个小宝贝脸上捏了一下,还行,不冰。

    小孩子的火力那是相当壮,就东北这三九天照样有穿着开裆裤满世界疯的,也不知道他们的爹妈是怎么想的,也不怕把雀雀冻掉了。

    “大大,摔跟头了。”张小悦扯着张彥明的手摇,指着张彥君。

    “台阶上有浮雪,滑了一下,这可让她俩得着笑了。”

    官方单位都时兴用大理石什么的修台阶,这东西好看是好看,冬天一沾点雪完全没有磨擦力,谁上去谁倒,都得小心弈弈胆战心惊的在上面走。

    像渝州蓉城,羊城那些城市广场,要是放到关外来,一到冬天救护车就在边上守着吧,肯定够忙的。

    “摔着没?”

    “没事儿,穿这么厚呢,你完事了?”

    “嗯,完事了,去哪儿?”张彥明看了看手表,十一点过了。

    这一会儿就坐了一个多小时,说话真的是很费时间的。

    “去吃饭,爸爸,我饿瘪了都,你摸摸。”张小悦挺着小肚子往张彥明腿上靠。

    “去吃好吃的,要好多好吃的。”唐豆豆举手同意。

    “那就去吃饭吧,想吃什么?”张彥明点点头,看了一眼边上的杨小山孙丽和马蕊:“一起吧,我请客。”

    “吃什么呀?”张彥君问。大家平时都在食堂那边吃,变着花样的现成美味,已经好长时间没用自己考虑吃什么这个问题了。

    所以说人越闲越懒,思维和记忆也一样。

    你总不去做的事情,大脑渐渐就把它屏蔽掉了,从你的日常中划除,而你自己并不会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们想吃什么?”张彥明问杨小山他们。

    “我们,随便,要不你们一家人去吧,我们就在食堂得了,省得麻烦。”

    “麻烦什么,说吧,想吃什么,我们都是外地人,肯定没有你熟悉。”

    “我,”杨小山抽抽着脸看了看大家:“好吧,我是本地人。可是我家就一普通工人啊,从小到大下馆子都有数的,就是胡同口那小棚子。”

    “行,那咱们就吃小棚子,这个你熟吧?其实要是想吃地道的地方风味,还真不能去大饭店,就是这种胡同里的犄角旮旯才最正宗。”

    “说真的?”

    “啊,真的,这事儿开玩笑干什么?走吧,上车,你带路。”

    杨小山舔了舔嘴唇,看了看孙丽和马蕊:“那,行吧,我带你们去吃,呃,你们想吃什么呀?”

    “随便,只要不是豆汁儿就行,那个我怕孙丽和马蕊来不了,估计我嫂子和我媳妇儿也够呛。”

    几个人一边说一边过去上了车,司机调了个头开出京影大院儿:“怎么走?”

    “往南,往南,”杨小山指了指方向:“这边都要出城了,吃小吃得往城里走。”

    车在往城里走,杨小山就在那皱着眉头舔着嘴唇想吃的,有点难心。

    京城的风味小吃很多,但大多都是糕点面食,说实话当零嘴或者在非饭点儿甜甜嘴那还是相当不错的,但当饭吃就不是太合适。

    像驴打滚儿,窝窝,豌豆黄儿,蜂糕扒糕,年糕薄脆,饽饽疙瘩火烧,都有这个问题。必竟是吃正餐,不是叨零嘴儿。

    其实过去有名的吃食大都有这个问题,都是以点心糕点面食为主,这是受时代和环境影响产生的。

    为什么我们现在都感觉过去非常有名的小吃美食不好吃了?时代呀,过去吃口糖那都是过年了,所以甜的糕点点心就成了万人捧,现在呢?

    人们因为糖尿病都离糖远远的,物资条件的基础不同了呀,现在是营养过剩。

    能当正餐吃的也就是爆肚炒肝卤煮炸酱面这几样了,还大多是本地人的早餐选项,而且口味也是个问题,很多外地人并不适应。

    至于烤鸭白水羊头羊羯子涮羊肉这些,那都是大店。

    “爸爸咱们去吃什么?”小宝贝扒着椅子努力的伸着头过来问。

    孙红叶捅了张彥明一下:“还是去正经吃点东西吧,要不去吃烧麦?涮羊肉?”她眼神在孙丽和马蕊身上晃了一下。

    张彥明秒懂。

    这俩孩子家里条件都不算太好,平时吃的也是一般,带着她们去钻胡同吃地摊儿,感觉确实不太对劲的样子。

    包括杨小山其实也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大饭店在九十年代末这会儿是工薪阶层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那去哪?都一处吧,那烧麦可以,边上别的东西也不少。”

    “行。”孙红叶点点头,自然的抓住张彥明一只手,抬头大声说:“老孙,去前门,都一处,我想吃烧麦了。”

    “好咧。”老孙应了一声。

    杨小山明显松了口气。

    哎呀我去,从来压力没么大过,看来以后得补补这方面的知识了。

    “都一处是哪儿?”马蕊问杨小山。

    “那可有名了,全京城能排到前五的地方,以前皇上国亲大臣们吃饭的地方,连名字都是御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