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373章 杜绝不了啊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张彥明嘴里咬着烧麦,嘶着气儿,抬手冲唐静摆了摆:“嘶,哈,好烫。没事嫂子,你不用管我们的,事儿。”

    “他一天看什么都好。”唐静瞪了张彥君一眼。

    “嗯,”张彥明点点头:“现在是好时候,挣钱的生意多,机会多呀。挣不过来,还可能把挣钱的买卖全干了?”

    “本来就是,”唐静又剜了张彥君一眼:“好好把自己这摊弄好就行了,想这想那的。”

    “明后年,哥,你这边也得早做准备,鲁尔那边要开,京城这边我给你准备两个铺子,你提前把人琢磨出来。”

    张彥明给两个宝贝夹了点菜:“这个是根本。家具厂,你想投就投,本来我也没时间,都是牟哥一个人在弄,你要是想要把我这点股都拿去也行。”

    “得了,我现在买不起,明年搬新店不得准备点钱哪?跟着你们投点还行。”

    “行啊,等需要投前你出嘛,我就不管了,到时候股份从我这劈。”

    “你哪弄钱?得瑟。”唐静看了看张彥君:“这边装修什么的不得几百万哪?鲁尔京城加起来还得多少?不出去借就不错了,你还哪来钱往外投?”

    “鲁尔和这边得后年呢,明年出不来,到时候再说呗。”张彥君给唐静夹了口菜:“吃饭吃饭,这不是就闲唠嘛。”

    “原来这边开的时候装修都是彥明出的钱,我都特别不好意思了,你还一出一出的。”

    “我不也收房租了嘛,嫂子你别在意这些事,亲哥们说这些干什么呀?”

    “亲哥们也得明算账,俺家是哥,哪能占弟弟便宜去了,到时候心里都不安。叫别人一说成什么事儿。”

    “嫂子你别想那么多,谁行就拉一把,有事了就帮一帮,都是家里人不用客套。”孙红叶劝了唐静一句。

    吃了一会儿,孙红叶抬头看着张彥明:“你还和人合了个家具厂?”

    “嗯?啊,”张彥明愣了一下:“早早前的事了,那会儿我还没钱呢,用设计入的股,都是牟哥张罗的。”

    “老二设计了一些家具,就是现在家具厂生产这些,市场都挺好的。老二有点才。”张彥君点了点头总结了一下:“没这些设计老牟也弄不起来。”

    “你还懂设计家具呀?”孙红叶有点意外。

    “那会儿买不到,就画了个图纸去旋木场找人做,牟哥看了感觉挺好,就合计着把旋木场买下来生产。我那会儿啥也没有,就答应了。”

    “什么时候的事儿?”

    “96年秋天,这都好几年了,还行,发展的挺好。”

    “那你占了多少?”

    “四成,牟哥这人说实在的,挺大气的,舍得。当时也投了二十多万呢。”

    “老牟那人确实可以。”张彥君点头同意:“以后可以适当拉一把,不亏。”

    张彥明点点头:“知道,在鲁尔建厂估计,他手里的钱都够呛,京城这边我先弄着,算借给家具厂的吧,股份就不变了。”

    “那厂子现在能值多少?”孙红叶完全没有概念。

    “没算过,几百万吧,三四百万还是能值了,以后发展能快,现在人有钱了,对生活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实木家具的市场不断扩大。前景可以。”

    “现在不是流行红木吗?你们没弄?”

    “不搞那个,”张彥明摇了摇头:“就是实实在在的实木家具就行了,用不着唬人。”

    一听才几百万的体量,孙红叶瘪了瘪嘴:算了,没多少钱,不管了。

    “我最开始的本钱都是牟哥借我的,不知道吧?我第一次去申城的时候,96年,那会儿我还不认识你呢。”

    “那会儿你自己有多少钱?”孙红叶笑着问。

    “那会儿啊,那会儿我全部家底三万来块钱,惨不?你那时候百八万的已经不当钱了吧?”

    “你,”孙红叶举起手指比划了一下:“两年?太气人了,我努力了那么多年都没赶得上你两年。”

    “赶上机会了,人这辈子,运气占了一大半,努力只是一小方面儿,所以得有敬畏心。”

    “对了,你让光子收那么多俱乐部干什么?我一直没问你。”

    “经营啊,改造一下经营,放电影,接演出,以后会成立个专门的院线公司来管理。”

    “用得着吗?挣钱?你就把电影拍好得了,反正别扔我头上啊。”

    “行,那个也不急,慢慢来吧,估计得一两年时间,整合改造还得时间呢,没那么快。”

    “为什么要搞院线啊?没感觉那个挣钱似的。”

    “现在呀,这市场有点乱,拍了电影出来放不放怎么放得看人家脸色,明白吧?得求着他们,我这是就是早做准备。

    而且,这些年,国内电影不是不赚钱,而是都被偷了,这个对电影本身的打击也特别大。我可不想辛苦拍出一部片子成全别人。”

    “怎么偷?这个还能偷?”

    “是啊,还不是一个人偷,是一个行业在偷。片子拍好送过去,到底有没有人看,有多少人看,谁知道?谁去记录?

    都是他们说了算,一百人就说八十,或者狠点的直接砍一半下去,你有什么办法?所以你看这几年的电影市场,对吧?

    然后都亏钱,谁还拍片儿?

    这种事儿多了,咱们哪,习惯了白吃白拿,都不感觉是什么大事儿,结果一个行业就被毁了。”

    “比如盗版?”

    “对,一个性质。”

    “那就没有办法了?”

    “有啊,法律条文要细化,行业内大家要一起努力。而且现在网络越来越发达了,有些事情就比较方便,也好控制,不像以前全看一张嘴,怎么说怎么是。”

    “怕是杜绝不了。”

    “那肯定的,什么时候都少不了这种人,太多的人为了挣钱什么都敢做,理直气壮的享受侵害别人的劳动成果,这种人,也就指望着老天爷多劈几个雷了。”

    “确实,现在电影刚一上映,市场上光碟已经铺开开始卖了,一张碟五块钱,比电影票便宜一倍去了,还能反复无数次的看。

    实在不想买的还可以租,几毛一块钱,看了。那些唱歌的更惨,正版完全没几个人买,甚至市场上都找不到,要我说呀,还是法律的问题。

    成本太低,抓着就枪毙你看看他还干不?没办法,一毁一个行业,一大批人,很多就指着这次翻个身呢或者养家糊口呢,结果一切白费。

    那些人肯定生孩子没**,太缺德,报应是早晚的事儿。”

    杨小山义愤填膺的说了一痛。

    “你怎么还来劲儿了?”张彥明没明白。

    “我就在想,咱们这片子,得被少算了多少去了。”

    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