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都市言情 >梦境人生 > 第396章 过大年(祝所有书友中秋快乐,全家康健)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梦境人生- 第396章 过大年(祝所有书友中秋快乐,全家康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一月中,伊匹兰加雷亚尔贬值,引起了西方金融市场的动荡,张彦明又大赚了一笔。

    现在,像这种基于梦境的机会,张彦明都是只用自己的钱,现在他已经不用再去借助别人了,其他人的资金只拿来做正常的股市投资。

    必竟梦境这东西不能说给任何人听,时间长了难免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并不想太过于引人注目,闷声发财才是最快乐的事情。

    何况在先知先觉的情况下,即使只是正常的股市投资,也能给他们带来相当丰厚的回报了。

    腊月二十九,张彦辉从单位请了假来到京城。这还是他第一次来京城,来到老院子。

    张彦明带着两个小宝贝去机场把张彦辉接了过来。

    “哎呀我,了不得了你们,这大院子,太阔了,我还以为鲁尔那院就挺牛掰了,这根本不能比呀,你们这是典型的地主老财呀现在,太嫉妒了。”

    一进门,张彦辉就被雄伟瑰丽的两道大门给震住了,发出一连串的惊叹。

    “老叔,这是咱们家啦,什么地主,老财的,一点也不好听。他们是坏蛋。”张小悦抬着小脸抗议。

    在幼儿园,老师给她们讲过一些故事,地主老财总是以坏蛋的形像出现在故事里。

    “是吗?那行,老叔不这么说了,那豪门大院儿,行吧?”张彦辉一手一个拉着张小悦和豆豆进了二门,打量了一下宽大的院子:“你俩住在哪屋?”

    “不是啦老叔,还没到哟,这,这里是二叔二婶儿的办公室啦,还有张叔叔和,和仙姨。”唐豆豆摇了摇被拉着的小手给张彦辉解释。

    “这院儿是办公室啊?”张彦辉扭头问张彦明。

    “嗯,”张彦明点点头:“前院那边,这院还有边上这些都是办公室,秋天应该能搬走一些。已经放假了。”

    “嗯,要过年啦,大家,大家都回家陪妈妈过年去了,都没在了。”张小悦扯着脖子给张彦辉讲。

    院子里全部人员都已经在昨天,腊月二十八开始放假了,仙媛回了老家,张永光也回去了。食堂宿舍已经全部关闭,这几天一家人就在后院的厨房自己解决。

    “那边没人,就爷爷奶奶在看店儿,王爷爷和殷爷爷还有,苏玉姑姑和那些叔叔都放假啦。”张小悦看张彦辉看向边门就一本正经的给他介绍了一下情况。

    “要从这里走,告诉你哦老叔,要走这个廊廊里面,不能走院子,要摔跤的,啪,哎哟,屁股就两瓣了。”

    “你摔过没?”

    “嘻嘻,摔过的。”

    两大两小四个人绕过游廊从东角钻山廊进到后院。

    “这,这以前是王府啊?”看到后面更大的院子更高的建筑还有那几棵古树,张彦辉吸了口凉气扭头问张彦明。

    “不是,以前是个衙门,级别挺高的。”

    “有牢房没?”

    “没有,是京衙,高官单位,不管刑罚,也不和老百姓直接接触。”

    “那还好。”

    “老叔老叔,我告诉你啊,那边是爷爷奶奶,我还有豆豆住的,这边是爸爸住的,那边是我妈妈和仙姨住的,后尔,妈妈搬到这边和爸爸一起住啦。

    现在是王奶奶老婶和张小欢住呢。”张小悦比着小手给张彦辉介绍房间入住情况。

    “回来啦?”张妈和王婶从西厢出来,正好打了个照面。

    “正好,你儿子的,你去洗去。”王妈把手里的盆子放到廊台上冲张彦辉说。

    家里孩子都没用纸尿裤,都是用传统的介子,要天天清洗。

    “在哪洗呀?”张彦辉左右看了看。

    “先把东西放下吧,你住这屋来。”张彦明把张彦辉带进给他准备好的房间。……

    大年三十,除夕,张彦明孙红叶带着张小悦和豆豆又跑到机场接了赶过来的孙家敏,一家人算是来全了。

    “过大年喽。”随着孩子们的欢叫,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开始过年。

    穿新衣戴新帽,贴福字春联挂大红灯笼,放鞭炮,包饺子看晚会,打扑克贴纸条。

    大年初三下午,孙家敏又匆匆忙忙的飞回了鲁尔。张彦辉级别低,多待了两天,初五下午走的。

    这会儿春节只有三天假期,初一到初三,不过99年也是最后一次春节三天假了。

    从2000年春节开始,春节放假就提前到了除夕,放假七天,初六开始上班。

    99年也是黄金周概念的起始年,这一年的五一是历史上的第一个黄金周,拉开了国人集中旅游的大幕,一直持续到2007年。

    2007年,五一假期取消,恢复为一天假期,同时增加了清明,端午和中秋三个法定假日。

    ……

    三月一日,电影学院开学,闲散了两个月的学生们从全国各地回到校园,六人小组在老院子这边开了个碰头会,开始悄无声息的进行选角,进行前期准备。

    张彦明在中院收拾了两间房子出来给大家做办公室用,给配备了助理和车辆。

    在学院里没有合适的地方,只能在教室或者拉片室,都是公用空间,或者和别的学生那样在宿舍里讨论,都太过于醒目,也不利于开展工作。

    让五个人到老院子这边来工作,一是比较正规,让他们提前适应一下正式的工作氛围,二一个就是比较私心了,让他们慢慢习惯在这边工作的感觉。

    张彦明不是雷风讲默默奉献然后记在日记里,他帮助他们指导他们,也是希望他们以后能选择到老院子来工作。当然,选择自由,他也不会强求什么。

    99年,经济大潮汹涌澎湃,但还没有袭卷到这个国家的角角落落,农村还是一片等待唤醒的土地,所以租借场地搭建场景的工作开展的相当顺利。

    王少白他们选择的拍摄地是白洋淀湖边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比较破败,但很完整的保留了很多那个时期的建筑和风貌。

    张彦明看了照片,感觉也确实挺合适的,梦境里那部片子选的地方其实不是太合适,穿帮漏洞的地方很多。

    只是这里没有想要的老城墙,就更别说炮楼了,那东西这会儿比老县城还难找。

    于是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自己建一个,就在选景的小村子边上的湖边,建一个炮楼带一段老城墙,也算是给这个小村子留点东西。万一以后成了景点了呢?

    99年这会儿,国内旅游产业已经达到高峰,相当火爆,而且旅游热点已经从原来的山水自然向城市人文转移,钱包鼓起来了的人们疯狂的从一个地方涌向另一个地方。

    你敢说我就敢信,你敢卖我就敢买,你敢宣传我就敢去,这向来是国人的优良品质之一。

    家里的两个小宝贝也结束了假期,幼儿园开学了,两个小丫头今年夏天就要正式上小学了,这是最后半年的幼儿园生活。

    可能是因为大了,也可能是因为小同学之间的比较意识,两个宝贝这会儿都已经有了美的思维,有了打扮的概念。

    开学第一天还因为穿哪件衣服和张妈发生了争执。

    穿哪件小衣服,配哪双小鞋,系什么样的丝巾,扎什么样的头发,小人儿都有了自己的想法,再不是那个任大人随意对付的懵懂幼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