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402章 给孩子出张专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张永光在军影边上租了一栋小楼,做为院线和影城总部的临时驻地。

    小楼不大,三层,单层面积不到四百,不过临时用用凑和着到也够用。

    张彦明过来转了一圈儿就不再管了。

    他在忙着写(抄)歌。

    两个小宝贝的,还有苏玉的。

    苏玉这段时间跟着工作室这边的人学习,跟着张彦明一起上课,进步有目共睹,也不知道是她原来有基础还是确实有这方面的天份,进步速度让张彦明有点汗颜。

    他在音乐这方面说句实话有点不太开窍,如果不作弊的话苏玉能扔他几条大街。还得是长安大街那样的街。

    声乐的张老师现在完全是把苏玉当成自己真正的学生了,张彦明到成了蹭课一样,成天被张老师嫌弃。

    乐理裘老师表现的没有张老师那么明显,不过那眼神也就不用再说什么。张彦明想哭。

    这丫头性格豪爽像个假小子似的,很快就成了工作室的室宠,大家都相当喜欢这个扑愣愣乍乍乎乎的丫头。

    连两个小宝贝都喜欢和苏姐姐一起玩儿。

    “红叶姐,你感觉这两首歌哪首好一点儿,给孩子唱。”

    张彦明考虑了很久,最后纠结在两首歌上,一首是听妈妈讲过去的故事,一首是鲁冰花。

    这两首歌都比较适合孩子唱,都是在那个世界久唱不衰的经典歌曲,张彦明写(抄)的时候对歌词进行了一下修改,以便更符合这个世界。反正是原创。

    孙红叶不识谱,拿着两首歌看了半天抬头看向张彦明:“你唱啊,我这么看知道什么?”

    (*t^t)~~~

    张彦明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办公室外面,清了一下嗓子低声给孙红叶唱。

    “我们坐在高高的滑梯旁边,听奶奶讲,那过去的故事,那时候奶奶没有土地,全部生活都在两只手上,汗水流在财主广阔的田地里,奶奶却吃着野菜和谷糠,冬天的寒风狼一样嚎叫,奶奶却穿着破烂的衣裳……”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啊鲁冰花,家乡的茶园开满花,妈妈的心肝在天涯,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花……”

    “鲁冰花是什么花?”孙红叶看着歌词问。

    “呃,我不知道你们小时候怎么叫,我们叫藤藤花,蔓蔓花,还有叫蝴蝶串儿的,学名叫羽扇豆。”

    “什么样儿?”

    “就是,一开一串小花,粉色,紫色,像个尖塔一样,见过没?我小时候在农村,到了五六月份山坡上很多,远远看过去一片一片的很漂亮,但是近了就没那么好看了。它花很小。”

    孙红叶歪着脑袋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没印像,我没去过农村。为什么要写这个花呀?”

    “嗯,这个花的花语是苦涩,想念是苦涩的,而且它很普通,很多,也很脆弱。”

    孙红叶撇了撇嘴:“感觉这首歌是孩子走的远了想妈妈,合适吗?”

    “就是那么个意思,表达孩子对妈妈的亲近和思念,还必须要有经历呀?我有啊。你离咱妈这么远没有啊?”

    孙红叶点点头,想了想:“都挺好听的,挑不出来。”把歌谱递给张彦明:“你定吧。”

    我。张彦明看了看孙红叶,翻了个白眼。

    “还非得选啊?都唱,录下来去让老师选呗,你在这头疼什么?真是的。滚滚滚,我忙哪。”孙红叶嫌弃的摆了摆手,把张彦明轰了出来。

    也对,录下来让老师头疼去吧。张彦明吹着口哨去了录音棚。

    “都录?也行,两个孩子学歌到是挺快的。”殷老师痛快的就决定了,一点也没感觉麻烦。

    给孩子录歌和给成年人录歌完全是两码子事情,再懂事乖巧的孩子耐性也有限,状况百出,其实挺累的,嘴累心也累。

    不过谁让萌宠无敌呢,两个老爷子都是喜欢孩子的,自家的孙男孙女都大了,宠不着了,现在对张小悦唐豆豆那是一百个喜欢。

    “要我说呀,你干脆再弊几首,凑个专辑得了,孩子将来大了也算是个纪念。”王老师在一边接话,现在开门开窗,他又可以在屋里抽烟了,相当爽。

    “可是我不太想让孩子早早就出名啊什么的,接触这个圈子,我就希望她们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长大就行。”

    “屁话,想的多,孩子哪有那么复杂,唱歌也就是玩儿,她明白什么出名?还是大人灌输的?你们不在意就行呗,也不出去抛头露面。”

    “对,”殷老师在一边点头:“只要保护好没什么,不上电视不上报纸,也不露脸的,没事儿。再说了,她们已经够有名了,歌唱祖国那可是登台了的。”

    张彦明呲了呲牙:“那,弄一盘儿?”

    “好质量的歌有就弄,正好一起录了。”王老师点了点头。

    那就弄吧,张彦明回了办公室想了想,把脑袋里有限的几首适合儿童的歌曲扒了出来,虫儿飞,摇篮曲,爱我你就抱抱我,采姑娘的小蘑菇,赶集,小小粉刷匠,小螺号,蜗牛和黄鹂鸟。

    想了想又加了个说唱:排辈歌。就是那首摇摇马上面的,爸爸的爸爸叫爷爷,爸爸的妈妈叫奶奶。这歌听着有意思,还能教小朋友认识亲属,挺好。

    弄完看了看,不禁有些感触,大多是记忆世界时八十年代以前的作品,过了八十年代,儿童的歌曲故事就没有什么精品了,全是粗制滥造。

    咦?张彦明脑子里忽然一动,拿起电话从办公室叫了人过来。

    “你们去找找,儿童故事书,儿歌,搜集一下整理个报告给我,对现状,适不适读,趣味性和故事性做个总结。好吧?”

    你是老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肯定是好。两个小姑娘点头应了下来。

    这边张彦明把词谱拿着给两位老爷子送了过去。

    “哟,还真有啊?”

    “这几天想了挺多的,随手划拉的。嘿嘿。”

    两个老爷子可不听他吹牛逼,拿过词谱看:“嗯,挺好,适合小孩子,那两首也好,就是复杂了,更像是给成年唱的。”

    那本来就是好吧。

    “张,哥。”苏玉走进来,看到张彦明脸一红,叫了一声。她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应该叫张彦明什么,孙红叶那边到是一口一个姐叫的亲热。

    “张哥就张哥,中间卡一下是什么意思?”张彦明扭头打量了苏玉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