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578章仆从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大狼狗的食量可不小,一般人家还真养不起几条,也难怪农村都是喂猪食,这么大鱼大肉的几天就能把家里吃破产。

    相对来说小猫们吃的就有点少,巴掌大的鱼干两条都吃不完。

    吃饱了的小猫跑到一边廊凳上洗脸舔毛打理个猫卫生,一点儿也没有感谢一下好吃好喝的意思,还是大狗好,知道这食物是谁给的,尾巴摇个不停,眼神里都是讨好。

    张妈养的狗没有护食的习惯,它吃着,你伸手去拿它还会让一让,顶多看人一眼,并不会产生什么紧张的恶意。相互也不会争抢。

    都是好小伙子。

    那只喜欢在张彦明办公室睡觉的小猫跳过来,在张彦明腿上蹭了蹭,顶着脑袋来回钻了几下。

    这也是家里唯一一只会和人起腻的猫。

    张妈看过来:“这只小猫还行,和人近乎。”

    张彦明低头看了看它:“猫和狗不一样,狗这样是亲近,猫这样是划地盘,在它心里我是它的人了,让别的猫注点意。”

    “是吗?还有这说法?”

    “嗯,它们脑袋这么顶着蹭来蹭去会散发一种气味,只有猫能闻到。这么一弄我就成了有主的了,别的猫就会离我远点。咱们在猫心里可不是主人,是仆从。”

    张妈开始笑,觉得张彦明是在胡说。

    “两个孩子道上怕没?”

    “没。人家兴高采烈蹦蹦跳跳的上学去了,连头都没回过,我和我爸跟在后面越走越伤心。”

    张妈笑着摇了摇头:“一天天大了,还不是早晚的事儿。你们小时候也一样,原来还是腻着腻着的,冷不丁就大了,再也不用管了,一说还不乐意。”

    一说到自家孩子,不管是父母还是祖父母,都会漾起许多心思,或者回忆。

    孩子一天天的长大,带来的不只是欣慰,还有莫名其妙的伤感。

    “我要出差,一会儿走,这次可能要走半个月,有事儿你们就给我打电话。”张彦明转移了话题。

    “去干什么?”

    “签几份合作协议,下面电视台的,顺便去看看工程情况。”

    “这都下雪了还看什么?不停工?”

    “北边停了,南边又不下雪。现在羊城还二十几度呢,琼州更暖和,一年四季裤衩背心。”

    “是哦,总以为冬天都一样。这差异可真不小。”

    “想不想去看看?以后咱们去琼州过冬。”

    “太远了吧?撇家舍业的,算了,多麻烦哪。”

    “那麻烦什么?也就是两个月时间,当旅游了。”

    “它们怎么办?”张妈拍了拍大狗,惹来一记油腻的热舔。

    “咱们走了员工还在呀,还不是上班?让值班的安保喂呗,你还怕饿着它们?”

    “不是喂喂的事儿,猫还行,狗这东西想人,弄不好饭都不吃了,咱们一走一两个月它们得多难过?

    原来我年轻那会儿,去部队上看你爸,去了一个多月,你都不知道家里那条白狗瘦成什么样了,站着都打晃。

    等我回家的时候还要跑过来撒欢呢,看着可揪心了。”

    张妈养狗实际上已经不是在养狗了,是把狗当成了家人一样,原来还有这么多故事。

    “后来那条狗呢?”

    “死了呗,狗也就是十来年,还能和人一样啊?唉呀,那个揪心哪。那会儿我就想以后再也不养了。板不住。”

    “嗯,这个我知道,好像在我记忆里从小到大咱家都没断过狗。”

    “习惯了,原来农村家家都养,看家的,那会儿山上说不上跑下来什么就进院子了,有条狗才安心。”

    孙红叶起来了,披着件大衣光着腿就跑出来上厕所。

    张妈马上眉毛就立起来了:“你给我回去好好穿上再出来。死孩崽子,一点也不省心。”

    孙红叶没想到正撞枪口上,也不敢还嘴,苦着脸回去穿衣服。张彦明就在一边看着笑。

    “红叶去不去?”张妈问了一句。

    “她不去,要年底了她这边事儿也多。这趟也没时间玩儿,挺紧的。”

    张妈点点头:“出门在外长点心,想着点家里和孩子,你是有媳妇的人了。”

    嗯。张彦明答应了一声,明白老妈的意思。

    “妈,我买了架飞机,等弄回来就好了,去哪都方便,狗也能带着。”

    “货机呀?货机能坐人吗?”家里要买飞机运货张妈是知道的。

    “不是,我改了一架咱们自己用,有卧室有客厅,也能洗澡,还有厨房什么的。”

    “就能胡扯,那得多少钱?去哪就买票坐呗,值当吗?太败家了。”

    “舒服,也方便,咱家又不差这点钱。就像这些狗,咱们自己的飞机,想带就带着了,坐飞机能行吗?”

    张妈想了想,摇了摇头:“啧。哎哟,想都不敢想,这日子过的。”

    孙红叶穿妥当了衣服走出来,瞪了张彦明一眼去了厕所,张妈看着孙红叶的背影问:“打算什么时候要?”

    张彦明没反应过来,想了一下才懂:“没说过这事儿,顺其自然呗,也没特意怎么的。红叶到是说过,说想等小悦再大一大。”

    张妈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张彦明去收拾大狗和小猫的餐盆,拿到厨房去刷洗,张妈把铺在地面上的塑料布小心的卷起来。

    冬天也没法擦洗,落上东西就冻住了,只能这么扔掉,喂一次就得换一块。

    很多东西都是一个习惯,就像喂狗,不垫塑料布也没什么,就是地面青砖肯定要弄脏一片。

    张彦明刷好大狗的食盆收好,去食堂给孙红叶打了早餐回来,伺候自家媳妇儿吃饭。

    “你在和妈说什么?”

    “说我出差的事儿,说将来去琼州过冬。我妈说我败家。”

    “我也想去琼州过冬,肯定舒服死了。我叫人去在那边买块海滩,正好把咱们游艇弄过去。”

    “行,你弄吧。可以直接在那注册个游艇会,是个不错的项目,现在有钱人越来越多了,应该有发展。”

    “出租?”

    “出租,销售,寄存保养,包括驾驶技术培训,项目还是挺多的,也算是度假村的一个方向。”

    “嗯,我找人做个计划。”

    孙红叶把包子馅挖出来塞到张彦明嘴里,自己吃包子皮喝粥,鸡蛋也是只想吃蛋清,被张彦明强迫着把蛋黄吃了,吃的小脸苦着不乐意。

    吃完饭收拾了,孙红叶去中院上班,张彦明开始收拾自己出差的行李。

    冬天出门要麻烦一些,由其是自己要从南跑到北,衣服就要带一堆。

    等张永光过来,两个人托着大行李箱到门口上车去机场。

    张彦明是偷偷跑的,没和两个宝贝说,估计回来还得被痛斥一场,可是自己实在是受不了她们眼泪汪汪的样子,又不能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