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637章 谁敢保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二明你们到了没?”孙红叶电话打了过来。

    “到了,正往家走呢,又降温了,你回来时候提前换好衣服,太冷了。”

    “给孩子买什么了?是不是忘了?”

    “没,怎么可能?”张彦明看了看一边的特产盒子:“买了不少呢,我没买玩具,都是吃的用的。”

    “那就好,我也才想起来,怕你给弄忘了,到时候叫丫头失望。那没事了,明天我直接去鹿城了,这边没什么好看的,还冷,吃也吃不惯。”

    “行,到了打电话吧。”

    “那边,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没什么,一个小城,别一个人出门就行了。你先联系那边官方,大张旗鼓的过去就行,地块的话,最好是一块有沙滩的海边,越大越好,别离城市太远。”

    “还有建码头,估计地方不太好找。能建码头的地方水肯定深吧?海滩肯定不行。”

    “找找呗,还是有,游艇对水深的要求没那么严重,它吃水线不算大。”

    “啧,愁的慌。我都让你弄的不知道怎么弄了,烦人。把人家想的全都搞乱了。”

    “呵呵,想太多了,去了看看找到地方就有想法了,不着急。”

    “等我回来的,这个仇我必须报。”

    “行行行,报,还有事没?我这一车人呢。”

    张彦明老脸有点发红,当着助理和安保员的面儿和媳妇儿起腻还是第一次,有点尴尬。

    孙红叶也是把张彦明还在车上的事儿给整忘了,愣了一下啪的挂了电话。

    这个仇又是记到张彦明身上了。

    张彦明的小助理还有几个安保员全是单身狗,自然无法理解两口子之间的乐趣,就在边上弊笑,假装没听见。

    “笑什么呀?”张彦明斜了助理一眼:“等你有了媳妇儿我看看你能怎么样。”

    “我肯定得让她听我的。”小助理信誓旦旦。这是没让生活殴打过呀。

    北方人在处对像的时候男的都挺牛逼,结了婚秒熊,然后在外面还得装个样子。这点还真不如广大南方男同胞,从头至尾一熊到熊底,不用装样子。

    多累呀。

    都说北方人比较大男子主义,这事吧,呵呵,真的有待商榷,不要被外观迷惑了。

    其实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真还就是南方更多一些,包括重男轻女这事儿。

    原因就是北方进入工业化更早一些,工业化城市化对这种思维的冲击相当巨大。工业无所谓劳力需求。

    所谓大男子主义和重男轻女实质上就是农耕时代不得不做出的选择。

    另外就是源于古时候的婚嫁制度。

    女儿是赔钱货这事儿得推到宋代,那时候女儿出嫁要拼嫁妆,大概相当于今天一些地方的彩礼,尤有过之,只不过是女方家里出。

    嫁妆是娘家的脸面,也是女儿到了夫家的底气,要是差了不但女儿要吃苦,街坊邻里都会嘲笑。

    那时候家里要是有两个女儿,出嫁的嫁妆就能把一个家折腾散架了,弄不好还要欠债。确实赔钱。哈哈,多么可爱的习俗啊。

    现在是完全反过来了,只有很少的地方还坚持着这样的传统。

    而男方家里出聘礼彩礼这事儿是来自少数民族的融入,那会儿汉家女子地位低,只有少数民族男女比较平等,或者是女人的地位比较高。

    所以说汉族没有传统,这是真事儿,都融没了,现在传承下来的和原来的汉家大都没什么关系。

    汉人嘛,就是汉朝人,那时候没有国家的概念,各民族各自生活,以地域分人族,后来就是不断的融合融入,大家都搞不清楚了。

    从人种上来说,高丽,也就是朝鲜族反而更贴近纯种汉人。

    比如汉人是没有双眼皮的,是人种融合后才有了双眼皮。朝鲜族就是一个单眼皮民族。不过现在也混杂了。

    现在的朝鲜族本来就是箕子东迁以后的人种繁衍。

    他们的很多习俗也是传承自秦代的汉人,虽然那时候还不叫汉。包括女人的地位极低,不但家里家外活计全包,还不能和丈夫一桌吃饭,要在边上伺候着。

    汉这个民族代号的产生是因为汉的强大,历史上唯一以强覆国的朝代。

    “呵呵,等你娶了媳妇儿,我就把今天的话给她学一学,我看看你到时候是怎么牛逼的。”张彦明撇了撇嘴。

    “别介呀,老板还带挑拨家庭矛盾的呀?这事老板您可不能干,有损您的光辉伟岸形像。”

    大家都笑起来,都进入了憧憬,谁还不想娶个媳妇儿?

    “老板,我感觉吧,咱们公司以后得多招点女的,大学毕业生什么的。”

    “为什么?”

    “光棍太多了,都不说物流,就他们安保,您看看吧。”

    “说的像你们不是似的。”安保员不乐意听了,伸手在小助理脑袋上拍了一下。

    “您看,他还打人。再说了,能一样吗?我们好赖还有个对口单位,全是妹子,总还有点盼头。”

    张彦明笑了笑:“我先给你们打个预防针啊,你们几个要是真和红叶那边的处上了,就不能待在办公室了,得有一个人下下面公司。”

    张彦明不反对办公室恋情,但不可能让他们继续在一个单位上班,那个确实不太好,太容易把家里的情绪带过来了,容易耽误事儿。

    谁家里还没有个三吵五闹的。

    “还有,自己家的人,结了就结了,离婚先打辞职报告,听明白没?所以,你们自己要考虑清楚,别给我瞎整。”

    “那谁敢保证?”小助理目瞪口呆。这事儿,不是谁说了就算的呀,谁敢担保?

    “所以就必须要考虑清楚,想明白,明白吧?不是不让你们处对像,而是要慎重。这是一辈子事儿。”

    小助理抽抽着脸不吱声了,在那想。

    “以后商场和物业那边,大部分都是女员工,到时候给你们搞搞联谊,争取解决一部分光棍。你们也真是的,钱不少挣长的也不差,怎么就找不着对像呢?”

    张彦明又扭头和安保员说话。

    “这事儿也看缘份吧?谁能自己说了算哪?我要说了算早结婚了。”

    “你们就是怂货,放个女孩儿也就是看看,敢去追吗?”

    这事儿也就是这么说说,安保员和物流那边确实没什么机会接触女孩儿,这事儿还真得想想办法。

    不结婚的男人不稳定。

    不是说忠诚度有问题,是缺少责任感,只有有了家,有了孩子当了爸爸,男人才是完整的。

    下了班回到家里,那一声脆生生的爸爸,那么个小人的依赖依靠,那才是男人的幸福。

    张彦明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孩子还没放学。

    要不要去学校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