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656章 发展没那么简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您也不用急,慢慢来,咱们不搞那什么大干几个月什么的什么的东西,踏踏实实,什么时候弄透了什么时候算,您也慢慢琢磨人事。

    吃透技术,让机器下蛋,我给您和下面记功,没有时间上的要求。”

    “技术上是一块,软件不好弄啊,还有材料。材料咱们确实差了,那玩艺儿就得靠钱砸,你心里也得有点谱,不是小数。”

    “这您放心,资金肯定不是大问题,包括实验设备实验耗材,您要什么我给什么。”

    “真的?”

    “肯定真的,这事儿不能开玩笑。”

    左厂长用带着老茧的黑手重重拍了拍张彦明的肩膀:“行,我给你立军令状。软件我没招儿,得你想办法。”

    “软件我保证不拖您后腿,我在京城有个实验室,就是搞软件这一套的,应该问题不大。”

    “那就好,那可好了,那就见亮了。”左厂长相当开心。

    张彦明下意识的往后让了让身体,这老爷手劲大呀,拍的贼疼。

    “你琢磨琢磨,以现有的技术条件,看看能生产点什么好卖的东西,咱们也不能就等着吃你的钱,也得自己造血。”

    “您放心,一时半会儿还吃不穷我,咱们用不着走那个路子,我就等着机器下蛋,到时候挣钱还不简单?”

    “那到是,你有谱就行,技术上交给我。”左厂长也来了豪气,拍了拍胸脯。

    厂子现在不大,事实上说是厂子都有点过了,现在顶大天也就是一个实习装配车间,一切都得从头来。

    工业是一个系统化的问题,不是一拍脑门就能蹦出来的。

    就像所谓高科技,软件业,电子工业,半导体工业,这都是一个一个巨大复杂的体系,是需要真金白银把各方面铺出来才行的事情。

    不是有了一台车床工业就能现代化了,也不是生产个键盘鼠标就是高科技。软件除了商业应用小程序我们还有什么?

    这些张彦明都懂,左厂长他们这一代人更懂。

    我们的工业是在整个系统上基础上的落后,甚至是思维上的。

    我们的制造业和国外的落差超过了三十年,这三十年是怎么来的呢?怎么计算的?

    是从60年代算起。

    为什么呢?

    因为那时候我们的基础工业制造工业,并,不,落,后。我们穷,但不弱。

    三四十年代关外本身就是亚洲的重工业中心,东方鲁尔是白叫的?长春与伦墩扭腰并称世界三大金融中心。

    再加上毛子的156援建,补上了最后一块短板。甚至那时候还有小小的超越。你敢信吗?

    发动机,汽车,机床齿轮,机枪大炮,坦克,我们全部自产,丝毫不弱。

    甚至我们那时候就能生产自行车链条钢了,这是材料上的势均力敌。

    然后一切戛然而止,再接着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理念浮潮就出现了,于是自废武功,大批研究所实验室裁撤,大批技术人员高级技工失业去摆地摊和城市管理者捉迷藏。

    这里面小脚盆功不可没,到处都有他们的影子。还有大众。

    当然,那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砖家学者们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所以说书生误国。

    然后八十年代落后二十年,九十年代落后三十年。很简单的,数数就好了。

    这里面说起来那就复杂了,各方面的原因,人浮于事,外行管理内行,全是不允许描述的东西,是直接通往屏蔽的光茫大道。

    “难哪。”左厂长背着手,和张彦明走在办公室前面的小广场上。

    “没事儿,弄一点是一点儿,我也不敢想就这么赶上去了。”

    “你和那些小脚盆挺熟悉?有合作?”左厂长用下巴指了指停在一边的贴着smith  and  his  friends产业集团标识的汽车。

    “怎么了?”张彦明没明白。

    “现在数控这一块,你知道哪儿最牛逼?”

    “哪儿?他们?”

    “嗯,数控高精这一块儿,小脚盆现在世界第一,机械上他们也不比日尔曼差。别小看了他们。”

    张彦明看着汽车点了点头:“知道,他们偷窍和仿制超越确实厉害,光学现在不也和日尔曼分庭抗礼了吗?”

    左厂长笑了笑:“不用瞧不起谁,国和国之间就那样,不存在正方和反方,没有正义和邪恶,大家立场不同而已。我到是希望咱们也厉害。”

    “那肯定的。”张彦明也笑起来:“肯定不比他差。”

    “日尔曼哪,一群傲慢自大的生物。”

    左厂长仰头看了看天空:“但是人家是真厉害,这个得服,不管是从工业制造还是科学技术,甚至包括思想人文。不服不行。”

    “确实,一个国家超越了全世界,阿美丽卡和前毛也不过是站在他们的技术资料上起来的。”

    “还有思想。”左厂长指了指脑袋:“marx和engels。可以说,这个民族或者国家,用工业技术和思想改变了整个世界。”

    “算了,我们是都市文,不讨论思想问题。”张彦明打断了左厂长的话:“即然脚盆在数控方面这么厉害,那就加强和他们的合作吧,我来协调。”

    “合作只是一种形式,那份合同的意义并不大。”左厂长摇了摇头:“主要的东西我们见不到也摸不着,这方面你也能协调?”

    “试试吧,他们老板是我朋友,阿美丽卡人,对这边的产业并不是太重视。他一心想成为一个伟大的农场主,要把农牧场开遍世界,不管在哪里都有他的土地和牛羊。”

    “优秀的理想。”左厂长笑起来。

    “硬件和材料上我能做的不多,全靠你们,有什么需要就提出来。软件上我来解决。”

    “好,羡慕你们哪,年轻。我怕是折腾不了几年喽,真想看到结果呀。”

    “您老可别这么说,您和我爸差不多大,不老,咱们是私企,可没有退休一说,您可别想着偷懒。”

    “你爸现在在做什么?”

    “提前退了,在京城开了家小超市。我们全家都在京城落户了。”

    “退了也好,没干头啊,我们这些老家伙有劲儿没地方使,混着又难受。你爸原来是做什么的?”

    张彦明伸手比了个八:“八级钳工,一提板锉眼睛就亮,我们家最宝贝的就是他那一箱子工具。”

    左厂长哈哈笑起来,太理解老技工身上那股子劲头了。

    中午,张彦明在机械厂食堂和技工们一起吃了饭这才开车离开。

    南溪那边的消息在下午也传过来了,老人不搬,哪也不去,到是两个孩子的工作和上学能接受帮助。到也不是认死理儿的人。

    张彦明联系蓉城那边的经理给安排。男孩的工作,两个人的房子,户口还有女孩儿上学的学校。

    学费他私人掏,会一直供到那女孩儿参加工作,要是愿意过来上班就安排,不想过来也不强迫。

    房子人家不要,张彦明也不死板,先住着,以后慢慢再说。现在的说法是为了迁户口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