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701章过去的事就不提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一大家子人边说笑边拐进角门,一路来到饭店。

    “你们不是刚吃完没多一会儿吗?还能吃下去吗?”张彦明问张彦辉。

    “不能多吃还不能少吃啊?怎么的?心疼啊?”张彦辉揪了一下张小悦的鼻子。

    “这话听着确实挺像舍不得的。”张妈笑起来:“小静和佳慧都是俩人呢,那需要的营养不得补啊?”

    “我不是,我解放了。”王佳慧笑着晃了晃张小欢:“跟你说嫂子,一下子不用盯着喂奶了那真的,像解脱了似的。”

    唐静看了看儿子:“我到是不烦。我还打算多给他吃几天呢,都说母乳对发育好。”

    张小乐巧合的呲着门牙冲唐静笑了一下,像听懂了似的。

    张爸和王叔果然已经在这边了,正在喝着茶聊天,两个服务员站在稍远点的位置上随时等着听候招唤。

    看到这一群人进来,两个服务员笑着迎过来,帮着挂大衣挪凳子。冬天就是麻烦。

    张彦明看了看:“要不今天去楼上?”

    “可别折腾了,楼上楼下不一样嘛。”张爸摆摆手,笑着把豆豆抱到腿上:“想吃什么?”

    也确实一样,别人在一楼点菜有限制,他们无所谓,想吃什么都行。

    别人都是想吃什么菜就去什么厅。

    一楼吃饭的不多,基本上都是自家员工,客人一般都会到二楼或者三楼去了。

    备餐那边比较忙,客房叫餐的这会儿正多,一样一样安排。

    “二明,来你这结婚办席,一天下来得多少钱?”王婶看着小舞台那边问了一句。

    前两天刚有一对新人在这办了婚礼,舞台的装扮没撤,就这么摆着挺好看的。

    “那得看他要什么菜了,最低,按二十桌算的话,不管烟酒也得两万左右,高的话我没算过,估计十来万应该压不住。”

    “我的妈呀,那得吃什么呀?龙肉啊?”

    “好东西还是有那么多,海鲜都不便宜。人家一碗佛跳墙就上万了,咱们这还不算什么。”

    “一碗就上万了?”

    “嗯,一小碗。我听说过没吃过。”佛跳墙主菜是海物,他一点兴趣也没有,对于他来说海鲜还不如一块牛肉,有吃鲍鱼的功夫来碗扣肉更舒服些。

    “哎呀,见识短哪,咱们小老百姓都是活在井里,没见识哦。”

    “那还不容易,想吃什么就要呗,什么都有。”张爸笑着接了一句。

    “可得了,不要,那东西是咱们吃的?吃一顿得烧好几天,不上火呀?”王婶撇了撇嘴摇头。

    有一些东西是刻在了骨头里的,环境什么的影响不大,很多富一代都保持着相当俭朴的生活方式,不是舍不得,而是习惯了这样,换一种方式反而不舒服。

    暴发户和有钱人最大的区别就是,有钱人把钱视为工具,生活上追求的是舒服。而暴发户是炫。

    就是那种小人得志穷人陡富的感觉,急于让别人看看自己能行了。而有钱人对这个不在意,自己舒服就好。

    这是个心态问题,和性格也有关。

    国人做事向来喜欢极端,从管理到生活都是这样。

    就好像儿子穷养女儿富养这句话,儿子穷养没见过有几个做得到,女儿富养很多人做到了极致。

    却从来没有人去琢磨一下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儿子穷养,是说儿子要从小多锻炼,让他养成独立坚韧的人格,责任心,不是把他弄去流浪要饭衣不裹体食不饱腹。

    女儿富养不是穿绫罗绸锻拿上万的包包养一身公主病,而是指琴棋书画各方面的学习,精神上的富足饱满,这两句话的意思都是指精神和人格上的培养。

    古人的在育人方面还是相当有经验的,而且基本上都和物资无关。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饭,听着张妈和王婶今叨,听着两个小人吱吱喳喳,这种感觉让张彦明感觉很幸福。

    张小欢现在可以吃一点东西了,稠粥配上几样稍软些的小菜,吃的满脸满桌子都是,瞪着大眼睛在那讨笑。

    张小乐还什么都不懂,吃饱了睡睡饱了吃,大部分时间都在迷糊状态。

    老张家的基因相当强大,孩子都是白白胖胖的大眼睛长睫毛,明明只是叔伯的兄弟姐妹长的却都特别像,一看就是一家人。

    孙红叶满心都是羡慕嫉妒,张彦明感觉她都快要冒酸水了,下意识的就感觉腰部隐隐做痛。

    呃……

    “你看我干什么?”

    “你掐我干什么?”

    “嗯?哦,嘿嘿,没注意,没注意。”

    张彦明无奈的在孙红叶头上撸了几下,扭头对唐静说:“嫂子,把张小乐借我们玩几天吧?让红叶抱着睡觉,你正好好好休息几天。”

    “可拉倒吧你。”张妈看了张彦明一眼:“就特么扯蛋,晚上还得喂奶呢,那红叶还能睡觉了?等戒奶的时候还行,不怕折腾就行。”

    唐静就笑:“行,等戒奶的时候你们帮我带着,还省着糟心。”她经历过唐豆豆,知道那会儿孩子有多闹腾。

    王佳慧抽抽着脸摇头:“哎呀妈呀,那,哭的撕心裂肺的呀,整宿整宿也不睡,完了吧,自己胀的还疼,反正是都遭罪。我可不想再来一次了。”

    “你遭什么罪了?把孩子往我这一塞,你管啦?”王婶白了自己女儿一眼。

    “那我不也疼吗?”

    唐静看了看唐豆豆:“你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豆豆那会儿谁也帮不上,就是我一个人折腾,她哭我就陪着哭,疼也得忍着,还发着低烧,还得摆弄她。”

    “过去的事儿别提了。”张妈亲了亲豆豆:“当妈的都得经这么一道,等小乐戒奶你就扔我这。”

    “咱家孩子怎么都没有小名呢?”张彦辉巴嗒巴嗒嘴:“我们哥仨就没有,这几个又没有,现在就豆豆有。这家伙,咱家独一份。”

    “有叫的就行呗。”张爸放下筷子喝汤:“大名小名的,还不是一回事儿。”

    “你还准备起个字号呗?”张彦明问张彦辉:“姓甚名谁,字某某,号什么什么居士山人的。”

    “哎,对,”张彦辉笑着点头:“就这种,某家姓张名飞字翼德,听着就带劲儿,你说好好的习俗怎么就没了呢?这也算是传统吧?”

    “算是吧,”张彦明点点头:“姓,氏,名,字,号,是阶层体现,普通人是没有的,阶级认证,只有权贵和上层人才可以用。

    唐宋时期,姓和氏合并了,明清时期开始有了族谱,按谱取名,名和字也混了,号是成功知名人士的特权。现在人人平等,自然就都没有了。”

    “明清才有家谱?不对吧?我看挺多人家的谱都能追到汉唐去了。远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