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745章红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徐家凤的父母在京城待了四天,女儿这边是放心了,也把京城该逛的地方溜了一遍,有点可惜的是来的不是时候,冰天雪地的,很多地方都不能去了。

    不过也没什么遗憾的,这个时候的人对什么景啊名胜啊本来就不太注意。

    再说女儿在这边了,以后还是想来就来。

    两口子高高兴兴的坐上了回程的列车回去了。虽然也有点离别的伤感,但并不是那么太重。

    徐家凤正式和工作室签约,演员。拍广告的也可以叫演员,没毛病。

    送走子爸妈,徐家凤就算是正式上班了,开始参加培训。

    工作室请了专业老师回来,蓝彩衣沈果果苏玉都有课程安排,声乐,乐理,乐器,形体,适当的力量训练,舞蹈,还有表演课。这是郑仁的主课。

    现在又加了徐家凤进来。

    偶尔小朱丽也会跑过来跟着上几节课,当做是生活的调剂。

    家具厂正式投产了,牟哥又赶了过来,顺路来到院子里和张彦明见见面,问候一下张爸张妈。

    这会儿生产的东西还不急着卖,基本上做为库存,整个市场都在调整,建立自己的销售线,打造专卖店。

    老牟的心有点大,准备在大部分省会城市先来一波,建一批直营店,然后再考虑后面的发展。

    实木家具的销售必定不像普通板材家具那么广泛,城市大小人口多少什么的都要考虑,不过省会总不会太差。这东西还是有点小贵的。

    卖这个东西选点相当重要,牟哥其实也是心里底气不足,来找张彦明取取经。

    张彦明对这个不置可否,这才2000年,以后的经济发展还长着呢,有钱人会越来越多。当然,没钱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西北就定在秦都,西南蓉城渝州和黔阳,琼州暂时先不考虑,其他都可以,省会的经济总量都够看。不过我估计羊城和榕城生意不一定会好。”

    “不会吧?那边的经济多好啊,现在国内最有钱的地方也就是这里和之江了吧?”

    “不一样,那边流行的红木,有钱人都喜欢搞这个。这里在向全国推广红木的高贵,之江人在向全国推广奢侈品的尊贵,申城人沉迷于红酒和咖啡。”

    “红木咱们也可以搞啊?”

    “不搞,信我的牟哥咱们就不提这个茬,就是纯实木,每套家具是什么材料的就标什么材料,是红木就是,不是就不是,别人怎么样咱们不干涉也不掺合。”

    “你是说,红木他们作假?”

    “我没说,反正我不弄。实实在在的做生意就挺好,什么时候心里都不虚。你说呢?”

    “那是,那肯定是,行,听你的,反正标不标榜该是红木的它也跑不了。我进了几批酸枝儿。”

    “嗯,现在东南亚一带的木料都可以大量收购,反正有地方堆。琼州那边听说也有不错的木头。”

    “有,黄花梨,我打算京城这边主要就用它,鲁尔那边还是以松木桦木为主。”

    “多少钱?琼州。”

    “十几块钱一斤,有点贵。比咱们那边贵。”

    “这东西可以预买吗?就是买下来慢慢伐。”

    “可以呀,花钱就行了呗,人家管你是一下伐完还是分十年伐完。用得着吗?”

    张彦明对木料这块没什么研究,关注的也少,但还是知道一点,报纸新闻上总能看到一些。

    好像琼州黄花梨到了15年就基本上没了,几万十几万一斤,还有国外,盛产红木的都是东南亚这些国家,到了15年左右也开始各种限制开采出口。

    那时候价格飞的可以让00年这会儿的人惊出一口老血。好像还产生了一个赌木的行当。

    红木为什么有名?为什么贵?这东西抗放啊,几十上百年都没什么变化,普通木制家具的寿命对于红木来说确实就是个零头。

    前提条件是真的红木,国内市场上的红木家具大部分都是假的。可以肯定的这么说。

    这也是张彦明一再反对家具厂宣扬红木家具的原因:红木越来越贵,资源越来越少,只能做假。

    10年以后海黄花梨十万一斤,打个凳子得多少钱?打个床呢?

    就算是大酸枝,10年以后也是三万多一吨,18年以后高达三十万一吨有价无市,一张床得多少钱?

    一张实木床怎么也得三五百斤的重量。

    就算相对比较便宜的缅花,08年七八千块一吨,一张床两万能下来吗?现在值多少?

    这东西又不是铁,可以压薄捏扁,一吨原木能出多少实料?一半有没有?烘干切割去皮破方破板,锯末子得有多少?

    然后换算一下,现在市场上的家具真假也就一目了然了。

    很多人花几万十几万买套‘红木’家具,用后发现掉色:掉色就对了,不掉色你买不起。

    你还不能说他们作假,他能在家具上给你找出红木来呀,人家说是红木家具,又没说是百分之百纯红木家具。

    张彦明可不想以后自家的厂子干这事儿,我就是纯实木家具,赶上什么木质就是什么价格,不用解释不用掩饰,卖的舒服买的也放心。

    “可以考虑圈点木场。”

    张彦明站起来走到地图边上用手点了点:“琼州黄花梨,圈起来保护好,现在可以大量从东南亚各国进口,单子放大点,派几个懂行的人过去蹲着,有多少吃多少。

    这东西不吃草不吃料的,又不占多少地方,牟哥你放开了量存,资金的问题你不用考虑,算我私人借给厂子的,慢慢还我就行。”

    “那怎么行,你私人的就是你私人的,那成了什么事儿?原来你就给垫了不少了。”

    “总比贷款强吧?还得给人家利息,要不厂子也给我利息吧,行吧?”

    “低了,这样,事儿可以听你的,木材厂子能买多少就买多少,剩下的都算是你个人的,将来要用了厂子再从你手里买。反正都一样,一回事儿。”

    张彦明看了牟哥一眼,这事儿,好像自己又挣着了呀。可也用不着反对。

    “就这么定了吧,我叫人张罗。这边不是还有挺大的地方空着嘛,正好可以建一下场地,原木存放还是有点讲究的,得提前预备好,这部分钱就你个人出吧。”

    “行,你找人给我设计一下,我找人来弄。这东西怎么放?”

    “一部水得泡在水里,完全浸泡,有一些用蜡封口堆着就行了,还是要看材料本身情况。”

    “行,那我叫人把厂子边上的河套买下来得了?”

    “我找人算算吧。那我就这么做计划了啊,二十五个点儿,得点钱了。”

    “房租可以后结,先把架子支起来再说吧。”家具厂的店面全用枫城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