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814章 真黑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子哦,我们好话说了一罗筐,你搞不清楚是吧?”

    “我搞清楚什么?”

    “大家都是行内人,莫要搞得大家不好看。”

    “你们想搞什么就去搞什么,我这不卖,听得懂吧?把杯子钱赔了走人,听清楚了吧?我不卖你们。非得报警吗?小刘你打电话,报警。”

    “你这个人有些滚刀哈?不见棺材不掉泪,真以为我是外地人搞不掉你?”

    “那你就去搞啊,你在这废什么话?两个杯子二十块,拿钱。”

    “你凭什么不卖给我们?”

    其实这事儿,根本也不算什么,不卖嘛,去别的地方买就是,关键是感觉。

    人很多时候争的不是结果,而是一种感官上的东西,就比如面子,比如尊严,比如胸里弊的一口气。

    “我的房子,只卖给那些真正需要它,要把它当家的人,明白吗?我不欢迎你们这些炒房客,好好的不去做正当生意只会投机倒把,听得懂不?”

    “我们有钱,想买多少买多少,想怎么买就怎么买,你管得到?”

    “我管你干什么?有那闲心我在家喂喂猫狗不好?赶紧请吧都,别在这闹腾了。”

    “走。”那王副总挥了挥手:“真是花钱还要受气,咱们去银行,去税务。”

    “二十块钱,大款,把杯子赔了。”张彦明指了指地下。

    王副总掏出钱包抽出一张毛爷爷往地上一扔,带着一众贵妇愤然而去。骂骂叽叽的就走了。

    接待室外面有些看房子的顾客听到一些声音,站在那竖着耳机听热闹,小声议论着。

    张彦明大声说:“这几个是炒房子的,买下来把价格炒高了再卖,好从中挣钱。枫城的房子不欢迎这样的顾客,我们的房子只卖给那些真正需要房子的人。”

    下面很多人在低声说话。

    “真没卖。”

    “我听说要买十好几套,要优惠。这是没谈妥,开发商真黑。”

    “那,优惠的不是钱哪?十来套不少钱呢,又不是卖不掉,要是我我也不干。”

    刘经理抿着嘴看了张彦明一眼,终于没忍住,咯咯,哈哈哈哈

    张彦明老脸不红不白的,一点也不在意,想了想对刘经理和安保员说:“给其他的售楼部去个函,讲清楚,除了单位上,我们不接受团购。

    对于这种炒房子的我们都不接待,安保人员要尽到责任,有闹事的要第一时间制止报警。”

    “那单位团购优惠度给多少?”刘经理问。

    “九五折吧,免一年物业。”

    刘经理撇了撇嘴(小声):真抠。

    安保员弊住笑大步走开。

    张彦明去拿了钥匙,汇合了张彦满和张彦海两家人,从售楼部后门出来进到小区里。

    售楼部将来做为小区的配套活动中心,是有一部分项目要对外经营的,所以位址比较好,正处在小区东北角的大十字路口上。

    从后门出来进了小区,一路往南穿到最南边王少白他们住的那栋楼直线就有三百多米,绕来绕去的足有五六百米,小区还是不小。

    虽然大雪盖着,但是小桥流水树木参差的景致还是不错的,能想像等到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以后的景像。

    小区里已经住了一些人家进来,大概接近三分之一的样子,所以能不时的看到溜湾的老人孩子,小夫妻,阳台上活动的人还有红灯笼。

    整个小区里是禁止机动车和摩托车的,所以很安静,也安全,老人孩子溜达散步都能放心。

    张彦满一边到处打量一边问:“还要往前走?这里太大了,得比咱们堡都大了吧?”

    张彦明在心里合计了一下,还别说,真比堡子大,还大不少。不算耕地的话。

    “二明这里住了多少人?”张彦海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人哪?这里有两千多套房子,具体多少人就不知道了,谁知道一家多少人?那得等住满了以后派出所那边理完户口能给个准数。”

    “两千多户?”

    “嗯,现在住进来有三分之一了,估计一千多两千人能有。”

    “那住满了不得五六千人?”

    “得,至少五六千人,所以你们不用耽心生意不好,肯定好,里面只要有三分之一的人吃馒头包子就够你们赚了,只要不怕累就行。”

    “不怕累,再累还能有种地爬山累?”田小花握了握拳头,有点憧憬。农村人不缺力气和毅力,缺的是机会。

    “咱们这是去哪?”齐娟问张彦明。

    “领你们去看看房子,然后出来再去看门面。这边规划了两片商业,北面是以门市为主,南面这边有一家超市,我打算你们就在南面这边干。”

    “超市是啥?”田小花问。

    “就是商场,我爸开那个就是,这边要小点,卖菜,生活常用品这些,超市边上的人流量要大一点。”

    “就是以后这小区里住的人家都得过来上这买东西是吧?”张彦海问。

    “对,所以我说把你们的馒头店开在超市边上,能借借它的人气。”

    “那我们以后进来都要这么走啊?”

    “不用,小区三个大门,你们以后直接走南门就行,一会儿就看到了。”

    “馒头肯定没事儿,包子,就怕不合这边人口味,怕弄不好馅儿。”

    “我给你们个方子教你们做,放心吧。牛羊肉确实不太好做,不过做好了也确实好吃。”

    “要弄牛羊肉?不弄猪肉?”

    “牛羊肉,鱼肉鸡肉,海鲜都可以,猪肉不行,你们可以在家里吃,不能拿出来卖也不要说。这边叫礼拜寺你们不知道?回民很多的。”

    “知道,”田小花点点头:“我见过回民,我们吃饭她就吃了几个煮鸡蛋,说锅里都有猪油。”

    张彦明看了田小花一眼:“农村?嫁堡子里了呀?”

    要是回民嫁到堡子里去那可真就遭罪了,关外的农村普遍都喜欢熬猪油用,家家户户都是这个习惯。

    “不是,是过来串门儿,我娘家那边的。”

    “在回民面前一定要注意,不要提猪肉这些,虽然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坚持信仰的,这是传统问题,得尊重。”

    “那还不好办,过来了咱也就吃牛吃羊,吃鸡,省着不小心出错。”

    “在家里吃没事儿,在外人面前注点意就行,家里的家什和店里的要分开。”

    张彦明也没深说,等他们过来吃上了就知道了,有些时候习惯的力量是巨大的,不是你说不吃猪肉就不吃的事儿,这东西不可能离得开。

    张彦明吃过纯回民家里的饭,牛肉炖酸菜那就是纯粹的黑暗料理,没个吃。

    而且牛羊肉脂肪少,用不上几天就得想念大肥肉片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