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815章世界消停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带着四个人看了房子,四个人都挺高兴的。

    和农村的家里比起来,这清水房都像天堂一样,大白墙面干净整洁,卫生间和厨房贴着瓷砖,屋里能上厕所还能冲澡。

    主要是有暖气,不用一年四季的烧炕就少了太多的麻烦。

    小区里的暖气早就通上了,一进屋就是扑面的热浪。

    “家具这几天我让家具厂给送过来,卫生你们自己收拾我就不管了,弄好了就搬家。床上用品什么的都去家里超市拿。”

    “家里有呢,行李家什都有。”

    “你们家里那边啊,除了钱和户口本身份证,能不带就不带吧,给堡子里人家分分得了,也算是留个念想,城里的日子和堡子里不一样。”

    “听二明的。”张彦满点了点头做决定。

    从房子里出来下楼,楼下拐过来就是小区南门。

    超市在门外,要从小区里出来才能进去消费,这也是为了避免时间长了有人从这里进小区。人多眼杂总有疏忽的时候。

    超市地面以上只有进出口,中间夹着三间门市,主体都在地下。边上就是停车场进口,出口在北头。

    “就是这里,这三间都给你们用,楼上可以做仓库和休息间,楼下加工销售。”

    开了门进到里面,机器设备都已经安装到位,连面粉白糖这些都给买回来了。

    花锦堂那边正在张罗着这家超市的开张,正好让他们顺手就给办了。

    “以后你们进料,面糖肉菜这些就都管超市要,不用出去跑,到时候一个月和超市结一次账。”

    “超市也是咱家的?”张彦海反应过来了。

    “嗯,咱家开的,马上就开业了。”

    几个人楼上楼下的看了一圈,张彦明给讲了一下卫生各方面需要注意的事情,把钥匙交给他们,几个人出来回到售楼部这边。

    张彦良的身份证张彦满给带过来了,签了三份买房合同,张彦明签上字垫付了钱。这哥仨就算在京城落了户,等房产证办回来就可以去迁户口了。

    到时候栓子还得办一下转学,小颖简单,直接送小区里的幼儿园。小区幼儿园是物业和银河合作的,用那边的师资教材,会派人过来管理。

    “好了,大事全部搞定,接下来,小花和嫂子就是学习机器使用,学包子烧麦,满柱哥你和彦海去学开车,把驾驶证考下来。”

    “不得搬家吗?”田小花问。

    “你们家里有什么值钱的要带的,和彦良还有三大爷说一声,让他们带过来就行了。这边什么都有,明天家具送过来你们去超市拿。

    还有电器这些,明天我一下叫人给装好,你们到时候直接住进来就行了。”

    “那家里房子和地咋办?还有狗呢,狗不能扔了吧?”

    “房子卖了吧,地,让卖吗?”

    “地肯定是没了,你都走了谁还给你留着,队里直接就收了,算了,收就收吧,也没多少钱,房子能卖,要不叫彦良把房子卖了再出来吧。”

    这会儿新土地法还没实施,对农村土地的流转还没有明确的规定,一般人一走地也就没了。

    如果不提前把房子卖了,户口一迁,队里敢把你宅基地给收了,房子就成了‘公物’。那都不好说。

    虽然事实上划拉划拉也没几个钱,但是弊屈呀。

    在农村三间红砖瓦房带着院子也就卖个万八块钱,这都是高价了,这还是房子新,要是老房子几千块都正常。

    张彦明打通自家大爷的电话,把事情说了一下。

    大爷好像正在和大娘小酌,说话有点飘,大嗓门子又提了几度上去。

    不过还是能正常沟通,张彦明把情况说了一下,说房子在这边买了,等房产证下来就能办户口,让大爷去和三大爷商量直接把几家的房子和地处理了。

    还有就是搬家的事儿,这么远,能不带的就不要带了,这边都有。

    这事儿怕一时半会儿办不妥,其实也就是委托给大爷了。

    中午回院子吃了饭,下午张彦明去创业园。

    刚套上外套,孙红叶就叫他。

    “你这件衣服是不是穿了有一个月了?”

    “没有吧?怎么了?没脏。”张彦明低头打量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用手拍了几下。

    北方和南方最大的差别就是下雪。

    下雪意味着什么?干净,灰尘小。

    在北方,男人冬天一件外套穿一两个月都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样的女人也不少。

    大概就是稍厚实点的衣服外套都有这个待遇,由其是贵点的衣服。

    “你换一件,就盯着一件穿,咱家没你衣服啦?”

    “这件舒服点。这穿都穿上了。”

    “屁,你就是懒得找懒得换,哪件不舒服了?换一件。以后一件衣服不准穿超过一个星期。”

    “为什么呀?又不脏。”

    “你换不换?”张彦明扭头看过去,孙红叶靠在床头上一只手指着他。

    “我,不换你要打我呀?”

    “不换我就哭,使劲哭,哄都哄不好那种。”

    “不讲讲道理呀?”

    “换了再讲。”

    张彦明想了想,伸手把衣柜门打开:“来吧,你选,哪件?”孕妇最大,由其是肚子鼓起来那种,那就是三皇五帝驾临,万兽辟易。

    惹不起怂得起。

    孙红叶满意的笑起来:“要不明天换吧,反正穿都穿上了。”

    “那不行,必须得换,怎么能一件衣服穿到黑呢。换。哪件?”

    “不用换了。”

    “不行,得换。”

    “张彦明你是不是故意和我做对?”

    “咱俩本来就是一对啊。贼甜蜜。”

    “哼,哼哼哼哼。”孙红叶开始装哭。

    “怎么了这又是?这就开始哭啦?”

    “嗯。得哄。”

    张彦明过去照着屁股,啪啪啪。世界消停了。

    最后还是换了一件外套,孙红叶喜欢看张彦明穿皮衣,可是穿了皮衣就不好穿大衣,不舒服。

    “你说,为什么外套总得换,鞋和大衣从来没有人张罗着换?”

    很多人都是一冬天一双鞋穿到底,大衣就更不用说了,三年五年都很正常。这里说男人。北方的男人。

    其实北方的女人冬天衣帽和鞋也不多。

    这个和环境以及温度有着很大的关系。

    经济上也有很大的原因,冬天的衣服鞋帽太贵了。而且这会儿的东西质量还能保持着原来的风采。

    然后随着东南商人打遍全国,纸壳鞋问世,各种‘新面料新工艺新填充’问世,质量就一去不返了。

    这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儿。

    纸壳鞋,黑心棉,假羽绒,化学填充物和污染面料,成为市场主流。还是从孩子开始的。

    包括后来的地沟油和色素食品香精食品,大都是东南商人的发明创造。他们是真的聪明。

    那些咬不动铁丝的钳子,拧不动螺丝的螺丝刀,没有安全性的婴儿安全椅,各种粗制滥造仿造伪造开始大面积出现,冲击挤兑之下,幸存者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