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人生- 第826章 还有代啐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溪南 书名:梦境人生
    “你下午跟哪去了?”

    “旅游局,和这边对一下行程安排。明天得去现场看一圈儿,后天去接机。咱们的拍摄从后天开始。”

    “几个场景?”

    “现在计划是六个,天涯海角,鹿回头,市区集市,其他的都在风景区里。这边政府计划在三到五年内重点打造几个景区,这一次都要露露面。”

    “咱们的沙滩和海岛呢?”

    “后面拍呗,多拍点也是好事儿,回去能挑的东西也多点。”

    “行吧,你自己看着弄,我们都听你指挥。多考虑孩子,她们才是主角,要注意卫生和安全,还有趣味性。”

    “明白。怎么海鲜这么少?”黄可看了看摆上来的菜。

    “我让弄的,得适应一下,后面吃海鲜的机会有的是,别刚开始就趴窝了。”

    “你是怕水土不服?”

    “那是肯定的,或多或少都得有点反应,最差也得是拉肚子,明天早起你看吧。”

    “我也会?”

    “不知道,有那个可能,尽量预防呗。菜上差不多了,你讲几句吧。”

    黄可站起来拍了拍手掌,讲了些鼓励祝愿的话,提了一下水土不服的事情,大家开动。

    很多人相互之间都不认识,这还是一个陌生的团队,需要慢慢磨合。

    吃饭也是各吃各的,只有挨在一起的人偶尔交流几句,就谈不上热热闹闹敬酒什么的了。不熟。

    甚至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张彦明是谁,只当是和导演挺熟悉的一组嘉宾。

    这期节目的基本流程,方式,排演内容,剧组人员都已经清楚了,也经过了细致的讨论辩论安排,但嘉宾都是谁并没公布。

    不过张永光提过几次,不会找知名明星。这其实和整个娱乐圈的情况是背驰的。

    包括我是大歌星也是民间海选,大家感觉,好像老板特别喜欢在普通人里搞事情,不太像娱乐大佬的作风啊。

    话说回来,管着节目怎么搞,有人发工资就行了,这节目一拍就是好几个月半年的,听说要拍好几季,几年的收入就稳当了。安心。

    “爸爸,为什么栓子哥哥不和我们一起来?”

    “栓子去上班了呀,拍电影。”

    “那我们为啥不能去拍电影?”

    “没有合适的角色呗,人家要小子。这不是带你们来拍电视了吗?”

    “可是,都不能和栓子哥一起玩儿。要拍好久啊?”

    “不会,这次只拍一集,然后等夏天。”

    唐豆豆眨了眨眼睛:“要等到放假?放假了就不用请假啦。”

    “也不是,夏天暖和呀,花都开了,树也绿了,去哪都能玩,冬天在外边不得冻成冰棍啊?”

    “嗯,嗯,嗯。”张小悦小手指了指窗外又指了指自己身上:你自己看看,是花不红还是树不绿呀?我穿这小背心裤衩难道是棉袄吗?

    “那也不能总在这拍呀,总拍一个地方谁还爱看了?是不是?得多换几个地方拍,所以就得等天气暖和了才行。主要是怕你们感冒了,到时候甩着鼻涕好看啊?”

    嘿嘿

    哈哈哈

    两个小丫头仰脸笑起来。

    吃过饭,外面还在施工,不过张彦明没再出去,让张永光送王警官一行人,自己带着两个小丫头上楼回了房间:需要和家里通电话报备了。

    两个小丫头被带出来这么远,一家子人都是第一次,能放心就怪了。

    于是规定好了,每天吃完晚饭要通电话,了解汇报真实情况。

    “奶奶,我是你大孙女儿。”

    “我是豆豆。奶奶。”

    两个小丫头抱着电话在沙发上滚动,扯着脖子叫。

    “小点声,奶奶耳朵受不了。你们这是吃多了呀?”

    两个小东西根本就无视了张彦明,和奶奶爷爷聊的起劲儿,从坐飞机聊到看电焊,顺便告个状什么的:没看到大海呀。

    最后等唐静都唠完了,才轮到孙红叶。

    “爸爸,妈妈叫你听。”小丫头举着电话喊。

    张彦明走过去坐到沙发上侧起耳机:“喂?还有我的事儿?”

    “嗯,今天你上报纸了。”

    “呃,什么报?什么事儿?”

    “大年晚会最受欢迎节目评选啊,你和黄厂长第一,小悦和豆豆那个合唱第二,小苏玉第三,彩衣和果果第四。咱们家上台的还是少了,要不就往下排吧,有多少排多少。”

    “为什么?电视台搬咱家了?你说了算?”

    “你也不想想你有多少员工,再带上家属,谁拼票能拼过你们?太玩赖了简直。”

    “大伙都投啦?谁鼓动的?”

    “这还用鼓动吗?都知道你上了节目,谁能不看?谁能不投票?全是当兵的心又齐。我估计张导那边头发都得掉几撮。”

    “呵呵,这也是老百姓的真实想法嘛,喜欢呗。”

    “呸,臭不要脸。”

    “呸。臭不要撵。”

    “呸,臭不要脸。”两个小丫头窝在他两边偷听,一人帮妈妈(二婶)啐了一口,疯笑着远远的跑开。

    “这家伙,头一次隔着电话被啐一脸,这还有代啐的。”张彦明抹了一把脸,那边孙红叶都乐不行了。

    “你轻点笑,笑容易累着肚子。”张彦明抽抽着脸听着电话里孙红叶魔性的笑声。这傻娘们从怀孕以后性子都变了不少,也更爱笑了。

    你说,这要是笑出外好歹的,找谁说理去?去医院大夫都得懵:笑的。

    “哎哟,笑的肚子疼,我两个大宝贝太可爱了,回来我得奖励她们。在外面把孩子照顾好啊,晚上蹬被什么的,别晾着了。

    白天要准备温开水,不要给她们喝太多饮料。那边天气好不好?”

    “好,能不好嘛,二十五六度呢,今天刚来有点不适应,热了一身汗。”

    “哼哼,我也想去。”

    “嗯,等这边修好了想来就来,咱们以后在这边过冬。”

    “那有什么意思?都没有雪,也没有冰。”

    “……,行,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

    “我想来。你都不带我。”

    这天没法聊了,完全不讲道理啊。

    “国家台要搞颁奖晚会,你不回来参加呀?”

    “肯定参加不了,这不是明知故问吗?让齐军带着她们三个去就行了。”

    “你给黄大哥打个电话说一声,你是无所谓,别人说不上还挺重视呢,别让人挑理。”

    “行,明天我给他打个电话。”

    “明天你们干什么?”

    “明天,没什么事儿,溜达溜达熟悉熟悉呗。我明天去咱们工地上看看,后天这边省里有个茶话,要去见见面聊聊。大后天估计就要开拍了。”

    “那些半拉子你别接茬啊,那里面太复杂了,沾上就是事儿。”

    “嗯,知道,我就是应付一下,听他们怎么说,心里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