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呀!主神- 第1108章 长平县主64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幽幽弱水 书名:穿呀!主神
    接下去一批拿着水桶开始打水,一桶桶井水打上来后,往城墙上浇。在大雪纷飞的时候,滴水成冰,水浇上去,眨眼功夫就结冰。

    “赶紧干活!”管事军曹肚子里的羊汤面,也让精神回来了点,将双手放进不算厚的衣服内,扯着嗓子吼:“干完活回去后,据说还有棉被、炭火和酒呢,晚上只要不打过来,能舒舒服服睡一觉!”

    有鸽子不停地从城里飞出,它们脚上绑的竹筒内,放着一份份信息。原本汉历写时字很简短浓缩,这些信息更是如此。

    “张意弃城,长平杀,暴尸于城上。”

    “长平供军需,军民誓死守城。”……

    县主府在城中,而南北两个城门外均被匈奴军围住,所以希宁还是决定住在县主府,兵分两路,北门由旬辽镇守,南门则由临邑县县长周长珧和一参将一同守。

    县主府内忙坏了,希宁在写着物资的竹简上不停批着。棉衣棉裤、大氅棉被、炭火烈酒、粮食药品、竹子毛毡……要维持四千多人的军队,需要大量的物资。存放的大量货物,终于到了用的时候。

    “报~”传令兵从门外跑进来行礼:“启禀县主,匈奴派人过来传信。”

    南北城池需要通气,旬辽留下二个传令兵专供县主府,以便有事时立即通传。

    “传!”希宁还在忙。

    过了会儿,听到了声音,这才抬起头。

    “拜见长平县公主!”这次来的使者不敢造次,恭恭敬敬手扶着胸口,行匈奴礼。原先那个家伙,推说嘴上有伤,说话不利索,去不了。结果这活就落到他的头上。怨恨呀!

    看着县主一言不发地幽幽看着自己,使者赶紧双手递上竹简:“这是四王子的回信。”

    静儿上前,拿过竹简,恭敬地转递。

    希宁接过后一看,笑了:“腹饿,身冻,无奈。”

    这字比她的还少,还很无耻。你肚子饿、感到冷,自己不去想办法,却当强盗来攻城。

    希宁拿起竹简,正面写满了,就写在后面。想了想后,写了起来……

    使者走后,新的军情来了。

    这次匈奴兵分三路,雁门兵二万、宁武二万、临关一万五,目前除了临关丢失,其他二关都在御敌。而匈奴其他部落,聚集了十万大军,正在赶来。

    估计奔赴临邑县的大约会有五万兵马,约十五日便可抵达。

    临邑县的官差衙役、看城门的小兵,加上现在的四千五百人残兵,满打满算的,也就五千人。五千对六万五千人,这实力悬殊太大。

    希宁看着跟前的大舆图,过了许久,悠悠地说:“你们养的那些鸽子给我二只,我要送信给君上!”

    屋里屋外先是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儿,有人开口了:“县主请说。”

    无论是明里暗里的人,都心里明白。县主一直都不追查、管问他们是谁的人,鸽舍也从来不查。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能管。真的灭了鸽舍,他们也只有再想办法,哪里有现在如此顺利和逍遥。

    都城朝堂,大臣纷纷奏请派兵增援。

    有人提议也兵分三路,但更多人提议集中兵力去雁门和宁武。

    因为临邑县过去后,还有大小十几个城池才能打到都城。而雁门和武宁一旦失守,就等于大门打开,后面一马平川。

    有反对者立即反驳,守军加上百姓,也就六七千人,怎么挡得住六七万个匈奴兵?

    更何况长平县主在那里,万一城池失守,长平县主被俘会丢失国体。如以身殉国,让君上死后如何面对秦岭王和列祖列宗?

    吵得差不多时,汉王终于开口了:“孤这里有一份临邑县来的信函,读一下吧。”

    朝堂立即安静下来,大内侍打开竹简,念了出来:“长平县公主亲喻:陛下放心,临邑县定死守三月。”

    匈奴此次最有可能就是抢点东西回家好过冬,过了三个月,春回大地,雪融化、草长出来,牛羊开始繁殖,还打个毛呀。回去放牧了!

    刘标立即出列下跪,老泪纵横:“长宁县主果然仁义,老臣不能为君分忧,相比之下实在愧颜。请陛下派兵增援雁门和武宁两关,若长宁县主不测,老臣愿亲自前往,披麻戴孝、扶棺接回。”

    “臣附议,臣附议!”大臣们纷纷下跪。

    汉王用威严的声音说:“汉内多处雪灾、兵力不足。长宁县主明白事理,其愿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死守城池。现命长平县主,可全权处置调配原临关之驻军,等事后再加封赏。”

    随后下命,任命三军统帅、左先锋、右先锋。将现可调动兵力二十万人,分成二路,即日开拔奔赴雁门和宁武两处,征讨匈奴犯军。

    得知消息后,希宁长长叹气。看来是不会增援临邑的,要增援,她无论说什么都会派兵。既然不派兵,索性就硬着头皮上吧。如果真的守不住,死后指不定能封一个护国公主之类更大封号、载入汉史,也算是为身主增光添彩。

    另一边的匈奴大帐,乌维达拿着竹简看。

    这字应该是她亲自写的,和之前的字不一样。之前的字笔锋虚浮,显然内心不稳。

    现在的字,虽然娟秀,可笔锋果断,象是她的性格。

    上面写着:“冻死牛羊可食,何来饿?赠竹卅根,毡五十张,搭暖棚。碳百斤,生炭取暖,要通风。如还要,冻死牛羊肉来换。”

    使者咽了下口水,他也没想到县主会这样做:“长竹、毛毡、炭火均已送来,外面的人催着要我们还牛车。”

    乌维达想了想:“出去说,车我们先借用一下。到时必还!客气点。”

    毕竟是送东西给他们,当然要客气点。帐内有人出去打发赶牛车的人。

    幕僚看到乌维达坐在那里沉默不语,就连一会儿吃饭时,都默不作声,好似心事重重。于是试探着问:“殿下是打算打还是不打?”

    乌维达用刀切下一块肉,刀尖挑着送入嘴里,嚼着,半晌才回应:“等大汗消息。”

    打不打不是他说了算的,先围着再说。

    随后又说:“将东西送去,立即搭大棚,将没死的牲口赶进去。生炭火时要有人看着。把冻死的牛羊选壮实点的,运来算是还礼。”

    天气太冷了,就算成年牛羊都被冻死,此时牛羊应该冻死近一半了。

    “是!”幕僚出去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