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魔师- 第11章 传授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傲霜怒雪 书名:植魔师
    且说吴亮问他修炼植魔心法没有?俞鹰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但也没瞒他,就点头。没想到吴亮立刻恳求的说道:“小鹰能不能教我?吐纳冥想术修炼精神力太难了,我很难参悟黑鳄魔元的一些奥义,希望你能帮帮,放心,今日之恩,我吴亮将永远放在心上,绝不敢忘记!”

    “亮哥,你可别这么说。你是我的领路人,我感激还来不及呢。不过,这事……”

    俞鹰想了想,看到吴亮那渴望的表情,知道吴亮想要的东西比他想象都还多,可是若自己没有吴亮,就没有今天的自己,植魔心法,他了解过一些,基本上植魔师都能够修炼,而御神控魔术无疑是很强的植魔心法,专门修炼精神力,控制魔元的心法,灵槐就告诉过他不要外传,可面临吴亮的恩惠,虽然赠送给他百万价值的鳄纹战甲,但仍然觉得对吴亮有些亏欠,何况,他将自己当做兄弟,难道这事都不能帮忙啊?吴亮的能力有限,自己现在又有能力,并没超过原则性的问题。

    他就对吴亮说:“亮哥,我可以教你植魔心法,但这事绝不能说,也不可外传,否则,后果你应该知道很严重,我们根本得罪不起天谕庄园。”

    吴亮虽然知道这与天谕庄园有关系,但听他这么一说,那植魔心法定然非常厉害,内心的贪欲顿时吞噬了理智,嘴上就发毒誓的保证,绝不外传,俞鹰这才将御神控魔术传给吴亮,可心里那种隐隐不舒服的担心却冒了出来,希望别出什么茬子啊?否则,难辞其咎。

    吴亮很兴奋,立刻就回到洞中,开始修炼御神控魔术。

    张婉的娇蛮声音也变低了,不想打扰修炼中的吴亮,这是忌讳,都低声说话,但对俞鹰却横眉冷对。

    牧晴就招呼张婉别耍脾气了,快点修炼,将伤势修复,好在种魔兽都能让植魔师拥有一定的自愈能力,虽然没有俞鹰的强悍,但次日,张婉的脸色好转了,从表面看不出任何病态,伤势应该稳住了。

    不过,他们即将长途跋涉,牧晴就让俞鹰背着张婉上路,被张婉言辞拒绝,可也知道长途跋涉,很有可能将稳定的伤势加重,不愿意跟俞鹰纠缠,就呵斥着吴亮,趴在他的背上,把吴亮苦逼得脸色发绿,却毫无办法。

    因为在此地耗损一天,他们都决定先去做营救宋河的任务,宋河是什么人?张婉竟清楚得很,就是荣盛宋副董事长的宝贝儿子,虽然飞扬跋扈,但从张婉口中,就是比俞鹰这种不要脸的男人要好得多,俞鹰只得苦笑,不跟张婉纠缠。

    宋河他们接受的是c级任务,捕捉翼猿兽幼崽。

    他们想到昨天翼猿兽发疯会不会是他的幼崽被宋河他们偷走了,才会如此狂暴,而他们倒霉的遇见了,只怕十之八九,但这发疯的翼猿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到处乱飞的,宋河他们抓着幼崽,又跑到了什么地方?

    他们从生物探测仪上并没有发现宋河的生命光点,像宋河这等身份的富家子弟,不仅拥有最高科技的生物探测仪,还会在手指上植入可探测性生命芯片,这种生命芯片显示着生命的生与死,而宋家俨然发现宋河生命芯片的信号突然消失,而不是死亡的红色,一连数日都好无变化,宋副董事长就急了,让天谕庄园派人去营救,根据宋家提供的消息,生命芯片信号消失的地方,真是翼猿兽经常出没的森林地带,因此,他们就确定方位的朝西,向着那处森林地带前往。

    猿翼山并不大,方圆一百多公里,不到三个时辰,他们就气喘吁吁的来到一处盘绕型的森林地带边缘,周围都是绵延起伏的山脉,他们站在山脉之上,看了看那森林地带,足足有十多公里宽大,植被高大,却稀疏,倒是看了十多分钟,森林之中没半点动静,还站在一颗大树之上,用望远镜看森林尽头,有一个山峰脚下似乎有一个大洞,目测过去,估计应该是翼猿兽的巢穴。

    他们就小心的潜入森林之中,发现周围光线暗淡,但随着深入,察觉到一些紧张气息,周围竟没多少虫鸣鸟叫,似乎都绝迹了般,这里是一处死寂森林,如此怪异的场面,让他们都心生警惕。

    果然,穿过森林一半多的时候,他们就看到一些折断的大树,看样子是被翼猿兽打断的,随着深入,就看到一片毁灭林的场景,到处都是折断的大树,地面还多大坑,连一些石头也被打碎了,俨然这里发生过一场恶战,会不会是宋河他们盗取翼猿兽幼崽的时候发生的,他们还不敢肯定?好在此地没了翼猿兽,估计都发疯的正在寻找。

    他们仔细在周围,甚至那个大洞之中,也看了看,却没发现任何异常,不过,也看到恐怕是宋河他们得手了,但有人殿后,在一处倒折的大树旁边,看到一些干涸的血迹,很小,应该是喷出来的,不是翼猿兽滴落的鲜血,果然,有人受伤了,但距离生命芯片信号消失已经四天,若他们没猜错的话,宋河可能藏在一处磁场干扰强烈的地方,生命芯片的强大信号都被屏蔽。

    他们就琢磨着宋河等人抢走幼崽之后,会向什么方向逃命,按照俞鹰的想法,自然想要借助别的力量驱狼吞虎,按照地图的现实,向北一方,就是一方血猿的地盘,数量比翼猿兽多很多,翼猿兽拥有上古一丝血脉,因此,子嗣稀少,但各个强悍,肯定是这对翼猿兽只有一个幼崽,那就是说还有一只母翼猿兽在附近或在追击宋河他们的踪迹。

    果然,他们很快找到一些断折的树枝延伸到远处,立刻追踪上去,翻过两座山脉,又入一处名为地裂谷的森林之中。

    这里的地面有很多地裂,据说是地震之后留下的地裂地带,在地裂谷,还有很多树木,长得歪瓜裂枣,有些还倒伏的长在一些裂口地方,好在岁月流逝,一些地裂早就被藤蔓树根纠缠着裂口,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他们冲进去,就看到一处森林中,被毁灭得到处都是大坑树木,其中一些覆盖着藤蔓树根的地裂,已经露了出来,他们走到边上,向下一看,深不可测。

    最后,他们看到一条延伸上百米的大裂缝出现在他们眼前,然而,此时却出现个大坑,到处都是鲜血,大坑之中的一些岩石都被刨烂了,一眼就能看出是手臂粗的手指刨过的痕迹,不用猜,很有可能就是那翼猿兽的杰作。

    若真是如此,宋河等人不会是带着幼崽,跌入这地裂之中了吧?袭击他们的翼猿兽手掌没有伤痕,俨然在这里刨地的就是那只母猿,不过,现在没了踪迹,难道那翼猿兽嗅到了幼崽的气味,追了过去,在猿翼山,这翼猿兽几乎没有天敌,除非那只突然出现的两尾黑狐,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猿翼山。

    牧晴和张婉已经听俞鹰提过两尾黑狐的事,但宋河的身份太特殊了,他们只得硬着头皮前来,都在心中保佑,别碰到那到处乱窜的双尾黑狐。

    他们现在找不到生命芯片的信号,但这母猿又跑了,应该是追踪幼崽,不知道他们从地裂中出来没有?但肯定幼崽已经出现了,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还有翼猿兽能飞,他们也无法从这周围的森林痕迹中察觉母猿到底从哪个方向逃走。

    他们只得在这大坑地裂中做文章,大坑中有很多母猿跑出来的血迹,深入一百多米,把一些石头都刨碎了,可见对幼崽的宝贝,完全不顾性命,看得牧晴微微摇头,似乎在感慨,不论是人类还是野兽对自己的无私奉献总是让人感觉到异常的伟大,可惜,生死相搏,已经无法妥协。

    他们跳入大坑之中,看了看地裂,深不可测,但都决定要去查一查,因此,将细绳绑在一根大树墩上,由俞鹰和吴亮带着头灯下地裂中看一看,牧晴和张婉在上面警戒,好在地裂口子很大,足够容下两三人的宽度,就慢慢地用滑轮扯着绳子,慢慢滑入低劣之中。

    开始在这地裂的岩壁之上,看到很多鲜血,但绝不像是人类留下的鲜血,量太大,好像是母猿大出血的迹象,难道是宋河他们重创了母猿?可为何又逃入地裂之中?想不通,就滑下去探查,因为母猿的鲜血在岩壁之上掩盖着很多痕迹,他们不得不深入地裂,一直到头顶上的光线暗淡了下来,他们才有发现。

    吴亮大叫他一声,俞鹰就过去一瞧,发现岩壁上的一块石头,有擦着的血迹,宋河小队有人受伤了,随着往下,看到更多擦伤的血迹,看样子应该是从地裂中掉下来,擦伤了身体,不知道摔死没有?

    他们用头灯朝地裂下方照去,发现还有深不可测,不过一些地裂弯弯曲曲,并不是直线断裂,就不知道下面到底还有多深?

    他们就快速从这擦伤的地界快速下滑,直到两百多米深,才到了底,地裂似乎已经到了尽头,向下十多米,都是不可踏入的小裂缝地带,这里的岩壁上有很多鲜血,那掉下来的人应该是卡在此处,但没有死,从上面的痕迹来看,还挣脱了出来,随后,从痕迹的方向,似乎攀着峭壁,向着一方攀爬而去,但是没有往上爬,俨然,上面的母猿在刨地,他们哪敢往上去找死,只好横向移动,寻找出路。

    俞鹰和吴亮向右寻找了十多米,又看到一道痕迹,不是那人的,应该是小队的另一人,还在附近的岩壁上发现一些毛发,应该是那幼崽的毛发,随着继续深入的寻找,他们在右边地裂远处突然听到了细微的声音,忙安静下来,一听,竟然听到了河流的细微声,俨然,这下面有一条地下河。他们忙爬过去,就看到了一处地裂口被打出了一个大口子,里面就是个空洞,已经能够让人和翼猿兽幼崽进出。

    他们向空洞下面一看,就是一条隐藏在地脉下方的地下河,河水暗沉的流淌着,而他们就在地下河洞顶的左边位置,不用猜测也知道宋河等人肯定是从地下河逃走了,俞鹰立刻让吴亮上去通知牧晴等人下来,而他就在这里弄着下滑的绳索,准备下到地下河的岸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