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骨传- 第1407章:强行夺舍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梦红辰 书名:圣骨传
    不得不承认严千秋的深谋远虑,也不得不佩服他的隐忍与坚持。多少年的仇恨可以这样埋藏在心中,而且丝毫也不被人发现。甚至伪装到完全不在乎的样子。

    也正是这些年的积累,以及隐忍的力量,才铸就今天的成果。当所有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的时候,威力是极为巨大的。要想对抗并非那么容易,除非找到根源。

    林牧之前只是怀疑,严千秋不会这么简单。但是他的怀疑一直都没有根据。只是觉得这个人隐隐间透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但是没想到会如此的强大,如此危险。

    对于林牧来说,如果是单独一个人,他不会畏惧任何敌人。既然发狂,既然已经失去理智,那么直接击杀就好了。但是天煞之体的存在,却是有些不一样。

    当初林牧只知道天缺,地灵,人皇。这些特殊的体质与血脉其实都属于正面的力量。一旦成功,便是当世豪杰,当世的英雄人物,没有一个会是偏差的存在。

    但在圣祖经之中,唯独缺少了一项,那就是天煞之体。在严千秋爆发的那一瞬间,林牧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见到此人第一眼的时候,便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了。

    谁也无法阻止,谁也不能扭转。天煞之体的修炼者注定是要堕入魔道,成为这天下的威胁。再加上严千秋心中的恨意又如此的浓烈,便更加难以对付与压制了。

    林牧以金光护体,以及五行之力扩散四周,防御自身的力量。不会被天煞的冲击波及。然而严千秋的本源之力,在接触到林牧的气息之后,更加的难以控制。

    或许天煞与天缺之间,本就是天敌一般的存在吧。只要遇上就注定是敌人。但从一开始,林牧并不知道会有如此的严重,甚至到了要必须毁灭的地步,太难了。

    “严千秋,你已经决定必须要走这一步了吗?一旦踏入这深渊之中,便没有回头的可能。如果你愿意,我也能暂时帮你压制住这一股力量,不被彻底侵蚀。”

    林牧在做最后的努力,希望可以唤醒严千秋最后一点理智:“你要想想,如果你的族人知道你变成现在这样子,会是怎样的后果?他们保护你,不想看见这一幕。

    不管林牧说什么,严千秋的脑子里就只剩下浓郁的仇恨。这些年的压抑,他已经受够了。西陵域那边必须付出惨痛的代价,否则他不会轻易的放弃,不会妥协。

    “林牧,你不必继续多言,也不必浪费心思。有些东西发生了就无法改变。我想这一点你是最清楚不过的。现在你又何必如此假惺惺的,装腔作势,虚伪。”

    倘若今天换做是林牧,遇上同样的局面。他会怎样做?或许比严千秋还要严重吧。或许比他更加的疯狂。毕竟是一族之人的性命,如果不付出代价,难以平息。

    “好,很好。既然你如如此坚持,我也不必再多说什么。严千秋,你我是注定的敌人,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我们就不要继续说废话,动手吧。”气劲爆发。

    手持开元灵骨的进化版本,林牧全身被圣气包裹。伸手一挥,无数的圣骨虚影涌动,一道道的扩散并且直接围绕在严千秋的周身。强横的压制力出现将之封锁。

    “呵呵…哈哈…你以为这点程度,会对我有任何作用吗?简直太过天真了。”青光之力爆发,只见得严千秋身上出现密密麻麻的符文,不断的飞旋出来,激荡。

    青光符文附着在金光之上,侵蚀之力产生。咻!咻!咻!一道道光芒交缠,不断的侵蚀化解。而严千秋的本源心境,已经迅速的被侵蚀,难以恢复清醒,可惜。

    身上的木灵铠甲,也被天煞之体的力量所污染,成为杀人的利器,想当初还保护过徐沐晴,转眼之间就变成这般样子,当真是令人十分唏嘘,难以接受现实。

    身形一闪,林牧化作虚影消失。身外化身出现,站在严千秋的身后。掌心之中出现一道印记,以雷霆的速度打在他的背心之上。砰!啪!轰!整个人都震颤。

    金光与青光交织,林牧掌心之中再次凝聚一股透明的火焰。这火焰的力量没有任何温度,唯有极寒之力。一旦打入修炼者的体内,不是彻底被冰冻,就是灼烧。

    身外化身的力量,不断的增加,然后迅速将严千秋包围。林牧身上出现一股五行火焰。林牧以自身的气场将严千秋包围。这种做法是极为危险的,稍不留神…

    见此,徐沐晴的脸色变得沉吟。虽然她相信林牧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但以自身为引子,想要将天煞之体的力量压制,这方式太过危机,根本就是不明智的。

    “丫头,你想干什么?你不能冲动,我想林牧这样做一定有他的想法,在这关键时刻,你不能随意乱来,明白了吗?”徐沐晴想要冲出去,却被北漠君拉住。

    林牧现在全部的力量都在控制严千秋之上,如果这时候徐沐晴冲出去,他根本就没有余力护住她,所以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先暂时观察一下再说,或许还能…

    此刻的林牧,强行将严千秋拉入一道空间之中。在这里,唯有林牧是主宰,其他的存在只能任由他控制。但严千秋到现在还不死心,一直在不停地挣扎冲击着。

    “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这里是我以前圣塔的区域,也是我经过不断炼化,成就的独立空间。没有我的允许,谁也无法从这里逃出去,包括你也是不例外的。”

    林牧平静的与严千秋对上,在这里的气场之下,似乎他也变得平静下来。对上林牧,有些不甘心:“你为何一定要阻止我?你有什么权利这般非要阻止我啊!”

    “你总算还能正常的说话交流,那么就说明你的心智还没有被完全的侵蚀。严千秋,你我从体质之上来说,是宿敌,是注定的敌对一方,但这并不是绝对的。”

    林牧上前一步,神识之中的力量已经开始涌动。当他一步步靠近严千秋的时候,便已经在做好准备。身形一闪,出现在严千秋的面前,金光疯狂的涌动起来。

    “只要你还有一点清醒存在,我就不能放弃。如果你当真沦为最可怕的杀人利器,被有心之人利用,那么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这一点你不觉得可惜吗?”

    咻!咻!咻!一道道金光涌动,将严千秋彻底的束缚。光芒流转之中,一道道虚影将之完全的困住,然后强行钻进他的体内,然后彻底的将之困住无法动弹。

    “大家听着,这一次是非常艰巨的任务。你们必须将他完全压制,才能保证不会出现不可控的局面。你们最强的就是夺舍的能力,希望不会让我太过失望啊。”

    强行以十圣将的力量进行夺舍,那么只要十圣将的力量没有消失,不会被同化,那么就不会出现异常。至少能够留给林牧一些时间去做准备,但也不会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