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骨传- 第1329章 神脉分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梦红辰 书名:圣骨传
    冰晶兽的修炼方式,唯有他们自己最清楚。第一级别是开启一目,再提升之后是第二目。以此类推下去,唯有统帅可以做到四目全开,也就是最高的境界。

    从来也不知道,冰晶兽一族还有第五目的境界。这太过玄妙,也太过飘渺。连自己族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凭什么让一个外人来决定?就因为她足够强大吗?

    多年以前,冰晶兽一族就是太过软弱,也太过随遇而安,认定这世界还是美好的事物更多。所以在某种情况之下,他们根本就不愿意去了解这世界的险恶之处。

    导致的后果是什么?那就是被鸠占鹊巢,被炎域族人以卑鄙的手段封锁气脉,才变成现在这般样子,任由欺负,甚至遭受到太多的伤害,不能有任何反抗。

    这样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冰晶兽一族所牺牲之人,就算将炎域之人加起来也不足以弥补。这是一个极为严重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轻松化解的问题。

    徐沐晴虽然与统帅达成共识,也想要解决这些年来积累的恩怨。但是族人不答应,她也不可能一个人决定。这是关系到整个氏族的未来,绝对不是草率了事。

    既然对方已经明说了,那么徐沐晴必定要拿出一点真本事。对于寒冰之气的了解,以及炉火纯青的地步,没有人能与徐沐晴媲美。只要她愿意,没有做不到。

    心意相通,徐沐晴示意四目冰晶兽,也是她们的统帅,先将其中的关系说清楚。这样一直僵持下去,对谁都没有半点好处,所以尽早的解决才是上上之策吧。

    虚影一闪,四目冰晶兽凝聚出身形。一道绝美的倩影出现。依靠着徐沐晴的气息,她变得十分唯美,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白裙飘散,出尘脱俗,没有戾气。

    “诸位,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我们这样坚持,最终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找到一处安静的地方吗?虽然炎域那边不人道,但是至少受到了应有的教训。”

    正所谓不忘初心,才能继续砥砺前行。这是冰晶兽最初的想法。他们希望的是一片和平的区域,也是自由的生活。这般杀戮的场面不是任何人想要看到的。

    “我问你们一句,难道你们想要一只征战下去吗?你们想要一直这样活在杀戮之中无法自拔吗?如果真的如此,我们与当年的强盗又有什么两样?仔细想想。”

    他们一直在寻找的,不就是一个完美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吗?如果能够和平的解决一切,又何必一直纠结与现在的状况?只需要一点妥协,便可以化解一切。

    上前一步,冰晶兽一族的长老级别,还是不太认同统帅的话。于是质问道:“统帅,这是你真心的想法吗?这是你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吗?告诉我们。”

    点点头,四目冰晶兽右手一翻,掌心之上多了一道印记:“你们看清楚了,这就是她所作出的承诺。七言火咒的威力你们都清楚,封印我们的气脉这么多年。”

    如今禁咒解开,已经是自由的开始。要报复也不是这样的做法。还有很多其他途径可以选择,为何要如此极端?冥冥中自然有注定,不会放过任何作恶之人。

    既然初心没有改变,那么就要学会感恩。徐沐晴为了她们,解开禁咒,就是恩人一般的存在。她们不认同也好,还是有其他的想法也罢,至少不能为难她吧。

    衍化五目的计划,与重铸炎枪昊天的计划是一样危险的。但是这个冒险,徐沐晴必须踏出这一步。如果有别的选择,也不会如此的纠结。大可直接离开便是。

    好半晌,众多族人陷入沉思,究竟应该怎样解决眼前的问题?是答应,还是继续报复?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当初的仇恨就这样放下了?绝不会如此简单。

    终于,长老们还是决定先尝试探寻底细。徐沐晴当真有这个能力,还是虚张声势?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如果还是被欺骗,她们将如何是好?何去何从呢?

    冰晶兽的威压荡开,直接将徐沐晴封锁起来。后者知道她们想要干什么,于是半点也没有反抗的意思。任由气劲在身上流过,也没有半点影响,还能抵御下去。

    “徐姑娘,我知道你的心是好的,不然也没有这本事解开咒印。但我们实在是怕了,多年的压迫,我们变成惊弓之鸟,太多的顾虑不得不说,所以还请见谅。”

    话音刚落,徐沐晴的神色突然有些复杂的撇过所有人。然后轻叹一声。玉手一挥,啪!一块碎片握在手中。屈指一点,碎片定格在半空之中:“知道这是什么?”

    众人一惊,然后定睛看去。他们的神色一瞬间变得十分阴沉与复杂。这时候的心情都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形容:“这难道就是炎枪昊天的碎片?为什么会这样?”

    “呵呵…这不就是你们想要的吗?这不就是你们所盼望的吗?如今罪魁祸首已经收到惩罚,付出代价,你们还有什么好执着的呢?目的就算是达到了吧?”

    炎枪昊天属于神器,也是神器之灵的寄居之所。如今碎片之上没有半点灵力的波动,也没有神魂的震荡,说明昊天的神脉已经彻底与炎枪分离,很难再重铸。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结局吧。炎枪昊天被封印了多年,如今刚刚被解封,南风麟的血脉之中,却无法完全驾驭这柄神器的力量之强大。

    始作俑者是炎枪,他的前主人已经陨落。如果冰晶兽一族迁怒于整个炎域族人,这就说不过去了。其他的氏族已经得到了报复,所以也算是完全出了这口气。

    “我不勉强你们,如果你们真的想要毁了这个位面,毁了这个时代,或者是直接毁了整个大荒神境,那么就继续坚持你们自己的执着,我也就不再管下去了。”

    神脉分离是什么样的后果?就算林牧及时的保住了炎枪昊天的一点神魂,也无法再次与炎枪融合。除非有一柄全新的神器,让他继续作为器灵,才能存留。

    也就是说,如今的炎枪已经彻底毁了,就算有逆天的方式,也无法恢复如初。这是有目共睹的存在。但是这时候,众多冰晶兽一族之人,有一种极为空虚之感。

    为什么她们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为什么她们没有那种报仇之后的快乐?很是迷惑,究竟是怎么了?难道她们不希望炎域那边付出代价吗?不是这样吗?

    某一刻,在一处安静的地方,徐沐晴与四目冰晶兽单独的面对面:“怎么样,你自己是否考虑清楚了?这件事也极为危险,稍不留神就会陷入万劫不复之中。”

    “神女,你别忘了你我之间现在心意相通,你在想什么,我在想什么,彼此都很清楚。所以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不必继续纠结下去,你我心中都早已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