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玄幻魔法 >圣骨传 > 第130章 杀与不杀?(求收藏 求推荐)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圣骨传- 第130章 杀与不杀?(求收藏 求推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梦红辰 书名:圣骨传
    强者为尊的时代,每个修炼者对于力量的追求都极为狂热。但人与人不同,每个人的天赋,体质,还有修炼的适应程度也不同,所以境界自然有差别。

    灵虚宗之弟子,自然都是天之骄子。御灵中天之内,灵虚宗是众多宗门的翘楚,当然,这是在冥宫还没能霸道的反击之前。灵虚宗弟子所在,皆是被人仰望。

    核心弟子,内门弟子,外门弟子,甚至是一个区区杂役,也要比其他宗门弟子更高一等。这就是实力与势力带来的好处。进入灵虚宗,起点就比别人高很多。

    因此,时间一久也会导致一个弊端。那便是所有灵虚宗的弟子,永远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不会承认任何人比他们优秀,包括同门师兄弟。

    宋权毅本就站在众多同辈之人的顶端,核心弟子的前列。手中赤磷扇骨,更是无人能敌。所以在灵虚宗内,受到所有人的尊重,不敢有半分不尊敬。

    直到林牧的出现,天缺之体的觉醒,一时间打破了他所有的优越。从那以后,便能看出一个修炼者的心境成熟,对他的修炼之路究竟有多重要。

    同样是核心弟子,柳寂就没有宋权毅这般纠结的执念。天外有天,人上有人,这是再正常不过之事。比不过别人,只能证明你不够努力,不够拼命。

    但或许宋权毅也能凭借着这份执念,反而更加迅的突破。只要他的心境产生变化,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自然就不会再有这般纠结的执念。

    出手相助御龙殿,也是为灵虚宗的将来考虑。虽然冥宫的做法只会招惹更多宗门的不满,但御龙殿一向保持中立,能够将之拉拢,对宗门很有帮助。

    就在两派之人商议着怎样对抗冥宫强势的猎捕之时,林牧因为心系徐沐晴,所以一路上全力施展身法,以最快的度赶往冰灵峰的所在地。

    但有时候越是着急,事情会变得越不顺利。就在林牧全掠过一个小小山谷的时候,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虽然很是狼狈,但林牧不会认错。

    心中一动,林牧沉着脸,还是决定飞掠而下。身形落下,一道虚弱的娇躯顺势倒在他的怀里:“救命……救救……我们……求求你……救救我们……”

    心中一沉,林牧脸色变得很是严肃。怀中之人虚弱不堪,身上全是血。而且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百花坞的沈红竹。她为何会受如此重的伤?不言而喻。

    二指点在她的眉心,林牧以自己的精气先稳住她的心脉。顺势将之抱起,残影一闪,消失在原地。顺着熟悉的气息,林牧终于找到那片山谷中心。

    眼前一幕,触目惊心。鲜血染红百花。一道道倩影倒在鲜血之中,失去生命气息。而且她们的身上,还有一道道难堪的印记,不用猜也知道是什么。

    这时候,林牧的目光突然变得凌厉无比。放下沈红竹,抬手一挥,咻!一股强横的气劲将面前之黑袍人影掀飞,重重的撞击在地上。

    欺身上前,毫不留情掐住他们的脖子:“冥宫之人,难道半点人性都没有?以这般残忍之手段凌辱一群女子,难道不怕被挫骨扬灰吗?”

    没给他们任何说话的机会,手腕一动,咔嚓!断其生机,随手化为飞灰。下一秒,林牧的眼神一转。在他左边,一道阴森灵力凝聚的锁链,束缚着一道身影。

    “杀了我……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

    披头散,狼狈不堪,身上难以忽视的痕迹,让林牧心中狠狠揪起来。一步步靠近,伸出手。但到半途之时怎么也难以继续。屈指一点,锁链断开。

    唐琳双目无神的望着前方,嘴里一直喃喃的念叨一句话:“杀了我……”在她身边,林牧还现好几具尸体,皆是百花坞的仙子们。

    “唐师姐……你……”双拳紧握,林牧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唐琳猛地抓住他的手,眼神中恢复一点聚焦:“林牧,你杀了我!求你!杀了我!”

    林牧很明白她的心境,百花坞遭受冥宫猎捕,陷入陷阱之中,几乎全军覆没,惨不忍睹。不仅如此,堂堂百花坞仙子,几乎每个人都被残忍的夺去清白。

    这般绝境之下,谁还会有求生的欲望?崩溃是自然的,唐琳不是没有想过自尽,但她连自尽的力气都失去。除了嘴里那一句话,便不再有其他思考。

    沉吟,林牧纠结。手中不断渗出鲜血。不管百花坞曾经是不是欺骗与他,不管他们现在是不是对立?或者更糟糕的情况。眼下,林牧应该给她一个解脱。

    “林牧,我求求你,现在就杀了我!杀了我!你不是一向讨厌被欺骗吗?当初就是我百花坞欺骗与你,目的就是为了利用你。现在是你报仇的时候。”

    唐琳疯狂的抓住林牧的手,眼神慌张而冰冷。她现在只求一个解脱,之所以一直坚持到现在,一方面是没有力气自尽,一方面是不想死在冥宫之人手中。

    但若是换做林牧,她唐琳可以接受。毕竟之前是前者将她从周鼎手中救下,现在就当做是还给林牧吧:“你为什么还不动手?我让你杀了我!杀了我!”

    双手颤抖,林牧从未如此纠结过。此刻的唐琳手无缚鸡之力,要他现在动手,或许是帮了她,但他以后要怎么面对百花坞?要怎么面对天下?

    “林牧,你就成全师姐吧。我百花坞之弟子,从来冰清玉洁,从不与男人有所沾染。现在遭到如此侮辱,还有什么颜面活下去?所以,死亡是一种解脱。”

    不知道什么时候,沈红竹幽幽的醒过来。站在林牧身后。她看向唐琳,似乎更加明白她此刻的心境:“师姐,你放心,我不会想不开,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抬手,掌心之上凝聚气劲。林牧咬牙,杀还是不杀?为何这个决定要他来做?唐琳缓缓闭上双眼,嘴角竟然扬起一抹释然的笑意:“林牧,谢谢你,动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