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骨传- 第333章 管理者 燕云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梦红辰 书名:圣骨传
    大海上的夜色,相比于任何地方都来得更加神秘。轻柔的流水声,不时的拍打着海滩之上,这种平静的气氛之下,会让人很容易流连忘返。

    南弦月从外面回到茅草屋处,夜色已经深沉。但是她踏入屋内之时,却没有发现林牧的踪迹。心中一颤,隐隐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林牧哥,林牧哥…”轻声的唤道。转身,却发现林牧盘坐在海滩之上,任由海水拍打在自己身上。静静地半点不动弹。这样的状态下,林牧的背影很是神秘。

    见此,南弦月愣了愣,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提步走过去。也缓缓地坐在林牧身边:“铃木大哥,你身上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能长久吹冷风的。”

    这里的气息变化无常,也是因为没有灵气环绕的原因,昼夜温差特别大。一阵阵海风吹过,甚至有一种刺骨的感觉。但林牧始终紧闭双眼,并没有回答。

    见此,南弦月开始有些忐忑,但也还算是比较平静:“林牧大哥,你怎么样了?没事吧?怎么一直不说话呢?你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好半晌,林牧终于睁开双眼,看向南弦月。他并未有任何的异样,而是淡淡一笑:“弦月,你当真想清楚,不愿意让我见管理者一面?或者我有办法解决困境。”

    “啊?原来你还想着这件事啊。我已经说过了,我们现在过得很平静,其实不需要打破这样的平静。虽然我们也是被利用的工具,但至少现在是安稳的。”

    林牧盯着她,一直的盯着她。这种眼神,看得南弦月有些背脊发凉:“林牧大哥,你不要吓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倒是说清楚,不要这样啊。”

    表情迅速一变,林牧恢复平静。站起身,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南弦月:“难道你就不想摆脱这样的命运?明明有机会的,你为何不想抓住呢?”

    步步逼近,林牧的神色有些变化,这也是让南弦月忐忑的原因。她也一步步后退,直到站在海水之中,这才急切的说道:“林牧哥,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呵呵……我要干什么?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吧?这个世界,没有人愿意一直平静下去,也没有人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你明白我的意思?”

    右手一翻,速度极快的将南弦月掐住。他的力量恢复一层,具体是为什么会恢复,其实林牧也是冒险一试。这四周都被屏蔽,自然无法吸收灵气。

    但唯一不同的是,四周的空间虽然被屏蔽,灵气无法进入这里的区域。但只要海水是流动的,林牧便能够找到突破的地方。海水连接的是什么?

    海底之处,自然是土地。只要有土地的地方,林牧便能借由王大牛的地灵之气,从地底之下引动灵气。虽然这灵气很是稀薄,但时间一久,也足以恢复一些。

    拥有一层灵力之人,与主动封闭灵力之人,期间的差距可谓是巨大的。虽然南弦月的身法速度很快,但林牧早就心知肚明,所以才如此出其不意。

    屈指一点,一丝丝灵力钻进南弦月的体内。轻松的将之放下,林牧不打算当真为难她,毕竟不管怎样,也算是救过他一命。即便是别有目的,林牧也不想太绝。

    “弦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三番四次的不想让我见到管理者,也是别有目的吧?怎么?你们在打我的主意,还不能让我知道吗?不觉得可笑?”

    弦月一步步后退,盯着林牧,眼神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你的灵力不是已经被压制了吗?还有,你的眼睛居然也能看见了?”

    对于这一点,林牧其实还要感谢弦月。也是后者的一点疏忽,才会让林牧找到突破口。若是他们并非在此处设下封印,将所有灵气阻挡,也不会如此。

    其实只要弦月在林牧昏迷的时候,以秘法将林牧体内的所有经脉完全封锁,那么就算林牧察觉到,要解开也要耗费很大的精力,甚至根本做不到。

    “我不想多言,也没有时间继续跟你啰嗦。弦月,你的体内现在有一缕不同的灵力,正在你四肢百骸之中流转,只要我一个意念,你的身体便会爆炸。”

    不是林牧不近人情,实在是因为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手段不强硬,只会被别人踩在脚下。他要想离开这里,就必须见到管理者,也就是这里的关键人物。

    “好,我可以答应你。但林牧,你别把这里想的太简单,你以为见到管理者,你就有机会逃离这里吗?既然你早就在我们的计划之中,能如此轻易放过你?”

    不屑的一笑,林牧虽然对这里很不熟悉,但不管是什么地方,力量总是说话的基本。所以,只要拳头够硬,还有什么过不去的?

    “不必废话,带我见你们的管理者。不管你们在打什么主意,这里当真是乾玄天的下层也好,我也要弄个明白。今天若是你不从,休怪我不客气。”

    一直念及她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不管是不是别有用心。但这一秒,林牧的所有耐心都耗尽了。见弦月还是不动,心念一转,灵力在她体内疯狂乱窜。

    “啊……”一阵惨叫,南弦月痛苦不已。脸上的表情扭曲,甚至难以控制的抽搐。强行压制灵力,却又遭到这样的反噬,是个人都受不了。

    还在继续挣扎,林牧眉头紧皱,没想到这丫头的毅力如此之强。于是上前一步,将之拎起来:“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执着?难道你还有什么事没有说清楚?”

    话音一落,海滩的另一边,出现一道身影。只见他身穿月白色长袍,其上绣着彼岸花一般的图案。中年,但是颇有几分俊朗,气度也不凡。

    “真是想不到,如此轻松便被你察觉。林牧果然是林牧,天缺之体的拥有者,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看来我们这等计谋,当真是太过侮辱你了。”

    中年男人走来,镇定的面对林牧。然后屈指一点,那南弦月直接昏过去。紧接着,男人正面对上林牧:“我就是你要找的管理者,在下燕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