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骨传- 第337章:优越条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梦红辰 书名:圣骨传
    乾玄中天,传送阵法处,宽阔的广场边缘。在这里坐落着一座不算太大,但是看上去很是宽阔的宅院。正门之处,上方写着宏伟非凡的两个字——燕府。

    燕府内,正院大厅之中。林牧位于右侧,主位上是身为管理者的燕云,左侧是一个看上去年过半百的男人。他身上有着一股威严,让人不敢直视。

    还有众多燕氏家族的长老,或者是主事者。总之大厅之中的两边,众人都聚集在这里。他们的目光不时地瞥过林牧,但后者镇定自若,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好半晌之后,终于有一名发丝花白,身穿灰袍的老者站起来,面对着燕云,拱手说道:“家主,你才接任我燕氏一族的家主之位没有多久,便如此没有分寸?”

    话音一落,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他身上。家主的威严,不是随便就能置疑的,即便资格够老,也有足够的话语权,反正就是不行。这是规矩。

    气氛变得异常凝重,说话之人也变得有些忐忑,似乎明白自己说错话了。这样一来,他也不敢再多言。直到燕云抬起头,淡淡的看过他一眼:“你先坐下。”

    气氛一下子散去很多,林牧并未开口,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幕。他们要怎么样,这是他燕氏家族的家事。他林牧是燕云家主特地请回来的,还能怎样?

    “诸位,你们是否都觉得,我这样做有失分寸,也没有经过考虑?你们认为,我接任家主以来,急于求成,或者是想要做出一番作为,所以乱了本心?”

    众人不敢说出口,但也没有反驳,也就是说,他们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但碍于家主的威严,谁也不敢轻易说出来,这便是最关键的所在。

    提步上前,燕云出现在众人中间,也就是大厅中央的位置。眼神扫过每一个人。最后定格在林牧身上:“你们可知道,他究竟是谁?为何我如此大费周章?”

    没错,之前的中转站,之所以会提前知道林牧出现的位置,是因为燕云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够率先知道。经过观察之后,他终于决定将林牧请回来。

    “呵呵……他是谁?我管他是谁。你们都感受到了吧?这个小子身上气息微弱,连半点灵力都维持不住。好歹我乾玄中天南边区域,灵气也不弱啊。”

    众人点头,从表面上看,林牧现在的确没有什么修为,甚至与一个普通人没有多少区别。他的灵力空虚枯竭,一时半会儿难以很快恢复,这也正常。

    摇摇头,燕云很是失望。果然,得到契机虽然突破修炼瓶颈,但不管怎样,都无法弥补敏锐力十分不足的缺陷。这群老家伙,安逸的日子习惯了,更加迟钝。

    袖袍一甩,燕云的目光定格在林牧身上:“你们可知,他之前在中转站,一个完全封闭灵气的地方,居然与我也有一战之力。不用消耗灵力,一样能无所畏惧。”

    惊疑,众人同时盯着林牧。能够让家主这样说的人,不会是虚有其表。而且在这等场面之下,几乎所有人都针对他,居然还能如此平静,应该不是一般人。

    无奈的看着林牧:“你倒是说话啊,一直喝茶干什么?难道你从来没喝过?”终于,林牧抬头看了燕云一眼,缓缓地站起身:“你还真说对了,这茶很好喝。”

    “小子,少在这里故弄玄虚。虽然家主说你很不错,但我们没有亲眼见过,让我们怎么相信你?我燕氏家族,没有吃闲饭的人,所以没有真本事,还是……”

    屈指一点,啪!砰!灵力气劲爆炸。林牧走出来,扫过他们每一个人:“呵呵……你们是否忘了一件事?今天是你家主主动邀请我来的,并非我一定要来。”

    强者为尊,林牧很清楚,也理解他们的心思。他的确想要借助燕云的力量,或者说是在这里的影响力,为自己找到线索,所以必须要让他们服气。

    右手缓缓抬起,心念一转,掌心之上涌动一股强横的气旋。咻!咻!啪!啪!灵子碰撞,导致空间气息也跟着波动。一颗光球出现,在掌心徐徐旋转。

    盯着光球,林牧提步来到大厅门前。转头看向众人:“当真要我将之扔出去?你们可要想清楚,一旦我将它丢出去,那么后果你们自己承担。”

    “哼!故弄玄虚,你以为就凭你这颗小小灵气光球,能够有多少威力?林牧小子,我看你就是来骗吃骗喝的吧?”毫不掩饰的出言讽刺,不留情面。

    关于他的话,林牧其实半点都不在意。他看了一眼燕云,然后掌心一转,这一手必须将他们所有人都镇住,否则之后的计划更难以实现,所以也没有收敛。

    当光球被扔向半空之时,众人只见得那光球在空中迅速膨胀,灵气在不断的聚集,最后化作一颗巨大的球体,一道道波动产生,随时都会爆炸。

    错愕,不可置信,众多主事者不知道该如何。这时候,燕云残影一闪,出现在光球面前:“林牧,你何必如此计较?帮我一起化了它!”

    如果这光球爆炸,那么他们整个前院都将化作乌有。天缺之体的特性,就是能够随心所欲的凝聚灵气,在短时间内为林牧所用,这一点烟云十分清楚。

    双手结印,一只无形的大手掌印记出现,完全将光球覆盖。林牧也闪身而出,与燕云配合,很快便将光球化解。当灵力波动消失,燕云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胡闹!你们简直太过放肆。林牧是我请来的客人,不管怎样,你们不能如此没有规矩。我不论你们是不是长老,有没有更高的资格,今天这事没完!”

    说着,燕云气呼呼的离开。正当他走出两步的时候,位于大厅之中,右侧之上的男人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并且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父亲,您这是……”急忙将之扶住,燕云看向林牧:“林牧,你跟我来。不论什么样的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希望你帮我救救我的父亲。”

    什么样的优越条件都答应?林牧有些发懵,燕云凭什么就认定他可以出手相救?而且看这架势,完全是不惜一切代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