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蜀汉中兴- 第1963章 内外夹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寒塘鸦影 书名:三国之蜀汉中兴
    突如其来的大火,让海头城陷入一片混乱之中,焉耆军忙着灭火救人,城内的百姓更是瑟瑟发抖,将门窗设法堵死,生怕被暴乱的官兵冲进来乱杀乱抢。

    客栈木楼全部起火,一时找不到救火之物,睡在里面的焉耆官兵纷纷跳出来,有些不心摔断腿,倒在地上哀嚎惨剑

    “是谁失火?”朱那从断裂的半截楼梯上冲下来怒吼,手中提着铠甲披头散发,混乱之中连头盔都没有找到。

    “将军,快出城去吧!”

    副将搀扶着朱那远离大火,他们只是在这里短暂停留,追查此事毫无意义。

    “啊——”

    就在此时,忽然身后接连不断传来阵阵惨叫,听声音不像是逃生,朱那转过身来,便看到几名官兵被一群黑衣人袭杀。

    “不好,是沙贼,心!”

    看到这些人在沙土中隐现,随着一蓬蓬沙土飞扬,周边的士兵不断倒下,朱那脸色大变,胡乱将铠甲披在身上,抽出了宝剑。

    “结阵,戒备!”

    副将大叫着,招呼亲兵赶忙过来保护朱那,几十人仓皇跑过来,望着地上的沙土惊慌失措。

    “彩龙帮好大的胆子!”朱那气得咬牙切齿,孔雀海一带敢劫杀官兵的只有彩龙帮的贼人,那里也是沙贼最多的地方。

    “将军,快走……呃——”

    副将保护着朱那向城外撤退,忽然眼前一蓬沙土飞扬,迷得眼睛都睁不开,下一刻便觉胸前一阵刺痛,被利刃刺中胸口当场毙命。

    朱那大惊,再也不敢耽搁,四周都有士兵拱卫,快步向城门口走去,身后的客栈已经彻底燃烧起来,火势熊熊,将城内道路照得通明,长长的影子扭曲着,如同他们慌乱的心神。

    还未到城门口,就听到外面传来海潮般的喊杀之声,朱那不由停下脚步,惊问道:“彩龙帮胆敢冲击我大军?”

    焉耆军也一脸莫名,朱那派一人先去打探消息,传令召集副将赶快到城外迎敌,他怎么也想不通,贼军竟敢攻击装备精良的官兵,这是不要命了吗?

    “大将军,不好,外面是汉军!”才走到城门口,便见亲兵跌跌撞撞跑来,满脸惊慌。

    “什么?”朱那脸色大变,停下脚步愕然半晌,“可,可看清了?”

    “千真万确,”亲兵的声音都在发抖,匆慌答道,“看起来有数万人。”

    “啊?”朱那惊得倒退两步,失声叫道,“安末真达混蛋骗我,中计了,中计了……”

    其余副将一听外面有数万汉军,早就吓得心惊胆战,他们本就自知实力不如汉军,如今人数也不占优,谁也不想出去迎敌,不自觉向后而退。

    一名副将忐忑问道:“将军,我们该怎么办?”

    “走,快杀出去,逃回焉耆!”朱那忽然摆动长剑,沉声道,“留在城中谁也走不了,回国之后再找安末真达报仇。”

    “报仇,报仇!”将校们嘴里叫喊着,心中却只想着逃命,簇拥朱那向外逃走。

    来到城门口果然看到月色之下尘土飞扬,迷蒙一片,无数骑兵纵横奔驰,在乱军之中来往冲杀,根本看不出到底有多少汉军。

    “安末真达,你这个混蛋!”

    朱那咬着牙怒吼,汉军出现在海头城,除非是安末真达告密,否则根本不会有人知道焉耆的兵马到这里。

    哗啦啦——

    就在朱那脸色狰狞扭曲的时候,忽然脚下一片沙土爆飞起来,守在身边的亲兵惊叫一声下意识地掩面后退。

    朱那心知不妙,以袖遮住眼睛就往左边的城墙大步跑过去,还不等他回头,便觉肋间接连传来阵阵刺痛,惨嚎一声坐倒在地上。

    昏暗的月色之下,赶忙低头看时,肋部中了三支短箭,每一支都没入肋骨缝中,疼得他倒吸凉气,不住颤抖。

    “快,快救我……”

    亲兵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赶忙围拢上来查看伤势,十几人围成一圈死死盯着地面心戒备,远处的喊杀声和近在眼前的危机让他们惊慌失措。

    亲兵抓着朱那的手臂,正准备将箭矢拔出来为他疗伤,正抓住箭尾,还未用力,便见朱那忽然浑身震动,一阵剧烈的抽搐,面容扭曲,眼睛瞪得老大。

    “呜啊——”

    几乎是从胸膛之中发出凄厉的惨嚎,朱那身体不断抽搐着,嘶声咆哮,额头、脖颈中青筋冒起,似乎受了极大的痛楚。

    亲兵吓得赶忙撤手,不住叫着“大将军”,不明所以,他还没有拔箭,为什么朱那竟如此痛苦?

    惨嚎之后却见朱那脑袋一歪,满头大汗却已经气绝而亡,几人惊慌大乱,以为是箭上有毒,更加心戒备。

    亲兵一松手,朱那的尸体歪歪斜斜倒下,有韧头一看,发现朱屁股底下流了一大滩血迹,还混合着令人止呕的屎尿臭味。

    那壬大眼睛尖叫道:“大将军……被人从地下刺杀了!”

    “快走,离开这里!”

    看到朱那坐在地上被人刺穿后门,那些亲兵不由胯下发紧,倒吸一口凉气,再也顾不上朱那的尸体,朝着孔雀海的方向狂奔而去。

    城门下左边一座斑驳的石兽后面,悄然走出一人,消瘦的身躯穿着紧身衣,如同沙漠中的蝰蛇一般,正是彩龙帮帮主热合奎。

    看焉耆兵逃走之后,快步上前将朱那的脑袋割下来,嘿嘿一笑:“大将军能让本帮主走个后门,多谢抬爱。”

    城内沙贼偷袭,城外汉军围杀,大部分将官都被困在城中,焉耆兵马彻底大乱,那些将校在朱那死后更是各自逃命,海头城内外惨叫连连,杀声震。

    朦胧的月色之下,海头城四面都是汉军的喊杀之声,震撼狂野,尘土飞扬,到处都有骑兵奔驰,根本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马。

    焉耆军心大乱,在城外留守的几名副将根本招架不住,派人向朱那报信却迟迟不见回复,转眼间就被汉军冲得阵型大乱,连军令也无法传布。

    眼看大势已去,焉耆军只得各自逃命,将官们只得带了亲卫残兵,在乱军中夺路往孔雀海逃去。    166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