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淘宝店- 第2133章 决战!世俗齐心(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宁逍遥 书名:三界淘宝店
    金丹初阶的高手!

    宁小凡咬着牙,将许久没有用过的焚天锤拿了出来,与他对抗着。

    “你以为拿个榔头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吗?哈哈哈!”

    风吹雪手中的剑光如雨,直接将宁小凡压得抬不起头。

    宁小凡有秘宝护身,暂时不惧刀剑,但也是一番苦战,毕竟眼珠之类,那可不是自己随便能挡得住的,所以还是很狼狈。

    不过,此时就是一个很恐怖的事情,风吹雪就算打宁小凡打得再狠,杀不了他,也是无济于事,而且还会浪费时间。

    等时间一过,他就立刻gg。

    他秘法开启的越多,消耗的时间就是多分出去一份,也就是除以二,所以他现在十分被动,他见自己竟然把宁小凡给压制住了,手上不禁又加了几分力气,剑光狂舞,非杀了宁小凡不可。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攻速逐渐慢了下来,他大概也知道,好几次致命攻击都砍在了那秘宝之上,这是宁小凡从云鹤仙宗拿来的秘炎甲,无上界的宝贝,哪是他一个小小苦海界高手就能破开的?

    随着时间流逝,风吹雪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所以他开始更加全力的以死相拼毕竟且如果时间一过他就彻底废了,所以现在他真是在对命,以命换命的打法倒是真把宁小凡给难住了,一个人都不要命了,那真是有点手段。

    不过,宁小凡虽然现在处于下风,但他有秘炎甲护身,风吹雪暂时还伤不了他,此时的宁小凡就像是一只乌龟,你随便打,我就是不接招,我也不怕我杀不了你,反正你跑了就跑了,大不了小爷我不追了。

    抱着这种心态,风吹雪想要想在十分钟里打败宁小凡,那简直比登天还难。

    此时的宁小凡就像一只老龟一样,只守不攻,任你怎么打,怎么疯,我就是不跟你正面接触,这让他有种有劲没处使的感觉,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相当难受。

    时间开始逐渐流逝,风吹雪还是一分钱便宜都没占到,他心下一惊,知道这次自己是真的被宁小凡给耗死了,但是他也无可奈何!

    眼见着他的动作开始迟缓了下来,宁小凡依旧被动防御,但逐渐地可以施招了,也让风吹雪挂了不少彩。

    终于,十分钟的外挂结束了,风吹雪靠着秘法强行飙出来的实力也终于耗完了,而且顺带着抽空了几乎所有的灵气,他此时就像一只死狗一样趴在地上,五脏六腑就像是被人剧烈拉扯一样痛苦。

    而宁小凡虽然也有些气喘,但状态还算可以。他表情冷淡地站了起来,对面的风吹雪已经如老龟一样伏地了,宁小凡提着焚天锤,将风吹雪的脑袋踩在了脚下。

    “你的宝物的确是厉害,看上面的气纹,应该是无上界的法宝吧,相传你与云鹤仙宗有恩,难不成这是云鹤仙宗那帮老鬼送给你的?”

    风吹雪气力消耗极大,此时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好像把一个句子一口气说完,都能窒息而死。

    “是,或不是,都与你无关。”宁小凡将焚天锤收进纳戒之中,转手再次将鬼蜮天刀凝聚了出来,径直朝着风吹雪的脖颈刺了过去。

    云鹤仙宗至少有恩于他,他不可能将云鹤仙宗卖给秦踏天,虽然秦踏天现在无力对付,但将来不知道会不会以此为借口对付云鹤仙宗,所以这个活口必须铲除。

    “呃!”

    风吹雪挣扎着要站起来,但他现在全身上下无一丝力气,根本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看着刀刃朝着自己的脖颈划来。

    “宁逍遥。”

    就在宁小凡一刀即将割断风吹雪的喉管时,突然听见风吹雪喃喃说了一句。

    “给你最后一句留遗言的机会。”

    宁小凡将刀锋横在了他的脖颈之下。

    风吹雪盯着宁小凡握着刀的手,冷冷地笑了一声:“我的遗言就是……打蛇要打死,千万别给他留遗言的机会……”

    宁小凡顿时意识到了什么,但他已经来不及了,风吹雪的身体颤抖了几下,陡然爆炸,整个身体化作了一团血雾,将宁小凡卷了进去,随后血雾瞬时干涸,将宁小凡包裹成了一个血色的蚕蛹。

    ……

    保州市,大慈阁。

    大慈阁始建于金朝,以“市阁凌霄”之美誉名列“上谷八景”之首,成为古城保州的象征,故有“不到大慈阁,何曾到保州”之说。

    大慈阁自古为佛教圣地,真觉禅师圆寂以后,人们为了怀念他,又将他的住处取名叫真觉禅寺。山门正面上额就有“真觉禅寺”四个大字。

    燕市珠楼树梢看,祗园金阁碧云端。

    此时的大慈阁,早已人去楼空,徒留白衣胜雪,清冷仙子,手上紫凰剑,心中复仇人。

    一道冰柱,如箭一样射来,紫凰剑争鸣一声,倏然将冰柱击碎。

    第一道冰柱似乎只是一个打响战争的序号,紧接着,漫天的冰柱一瞬间如锁定目标的导弹一样,开始了一番齐射,瞬间将飞月清瘦的身体淹没在了其中。

    但旋即,巨大的剑气横扫四方,破碎的冰柱击向四空,漫天冰渣被打碎,两个男人从天空落下。

    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几道血口,显然是刚刚被剑气所伤。

    “隐界第一剑仙飞月,果然名不虚传,即便修为跌落到了这种层次,却依然能重伤我兄弟二人。”

    开口说话的那个人,声音低沉如雷,胸腔里仿佛有一台巨大的低音炮在震动。

    “阳造化,我记得我离开隐界的时候,你还是反武势力之中的头号人物,与神罗门打得火热,怎么,自从弑武殿被打败,逃出隐界,你也从天荒大陆逃回来了?还成了秦踏天的座下之犬。”

    阳造化冷笑一声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兄弟二人一身修为,在哪里都是人才,又何必跟着那臭算命的一起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开战呢?仙子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这么多年,连魔盟都输给了武神山,谁是武神山的对手?你不如跟我回去做武神夫人,还有一世富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