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 第1840章 姨娘16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汤圆好圆 书名:快穿任务:炮灰来逆袭
    事关孩子,老太太紧张得不得了,也不想再听眼前的人说话,事情真相还得自己回家了解。

    急冲冲地回了家,径直地去了刘从蝶房间去,此时柳睿广还陪在一旁,看到老太太,起身叫了一声娘。

    “到底怎么回事?”

    “孩子呢,还好吗?”她紧张地盯着刘从蝶,等待回答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生害怕听到不好的消息。

    柳睿广过去拍了拍老太太的背,安抚道

    “娘,您别担心,一切都还好,孩子没事。”

    “真的?”老太太还是有些不放心,看向刘从蝶,向她求证,刘从蝶点了点头,还摸了摸肚子,柳睿广说

    “大夫也来过了,保证没事。”

    “我才出去一早上,家里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老太太松了口气,握了握拳头,手心都是汗水。

    之后又从柳睿广口中把事情晓得了个大概,不过柳睿广就是没说刘从蝶非要诬陷施千双的事情,只说刘从蝶当时肚子痛,害怕,说了些胡言乱语。

    老太太看儿子目光闪烁,定是有所隐瞒,想到外面人又说刘从蝶这小妾不简单,她皱了皱眉头,拉过柳睿广,悄声问道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为娘?”

    “没有。”柳睿广说。

    “哦,我去问施千双去。”老太太不虞地瞥了一眼他,对儿子的隐瞒不是很开心。

    柳睿广想到妻子正在气头上,连离婚的要求都提了出来,娘这时候去,无疑是火上浇油,有心阻止,可见老太太带着浑身气势,已经迈开脚步,知道是拉不回来了,无奈叹了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刘从蝶,到底没跟着出去,留了下来。

    孟离还在这边陪着心情低落到谷底的施千双,却听门外小丫鬟在跟老太太打招呼,施千双站起身来,整理了下衣服,冲着孟离苦涩一笑,道

    “许是兴师问罪来了。”

    “您也别怕,咱们行得正坐得端。”孟离冲着她笑了一下,鼓励她。

    老太太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进来就拧着眉头说道

    “正是白日,家里又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们娘俩关着门在这儿做什么呢?”

    施千双沉默不语,老太太又说

    “你就这么不关心老爷的孩子?”

    施千双忍不住问“娘觉得我应该怎么关心?”

    顿时间老太太脸上浮现出一抹讥笑“也是,你这善妒的女人,怕是巴不得别人不好,只是不能如你的愿罢了。”

    “我也只是出去少许时间,你就想在家里兴风作浪吗?”

    “娘说的什么话,怀疑我?”施千双深深吸了一口气,深觉悲哀,刘从蝶不是没事吗?也要把这个罪名安在她的头上?

    老太太觉得刘从蝶不会无缘无故的肚子疼,而且恰好在她不在家的时候,事情多多少少跟施千双脱不了干系。

    “你给我老实点,别落得名声败坏,被人唾弃才好,从今天起,那孩子要出了什么事,第一个担责任的就是你。”老太太的语气尤其蛮横,毫不讲理的警告着施千双。

    孟离觉得老太太不单单是为了保证孩子安全才这么警告施千双的,大概还是看施千双不顺眼很多年了,心里憋着很多气,如今施千双不得丈夫疼惜,让老太太可以一扫昔日郁气,肆无忌惮的欺负她。

    她倒是想帮施千双怼上两句,只是话还没出口,施千双竟然自己说了

    “娘,您放心,我马上就要跟睿广离婚了,到时候离开了这个家,这个家出了什么事也不能赖在我头上。”

    她声音弱弱的,但也说了出来,目光坚定,但孟离见她指尖微微颤抖,也知她内心忐忑。

    在听到老太太不分青红皂白就说出这种话时,施千双就明白离婚是必须坚定要做的事情,本来担心孩子出事她背锅,现如今老太太的态度就是只要孩子出事,有没有证据都是她背锅,这锅背着,一世的名声就毁了,便成一毒妇,被人唾弃。

    老太太这才震惊地看着施千双,半天都没回过神来,难以想象一直温顺的儿媳居然还敢提出离婚这种话来。

    “是不是你挑唆的?你这丫头从不省心,拆散你爹娘你以为你就能好过吗?别人只会说你没娘的孩子,一听说你没娘,就该说你是没教养的东西了。”回过神来,她看向孟离,目光中充斥着厌恶,养了这么个孩子,真真是家门不幸。

    孟离淡定地抚了抚并不褶皱的衣袖,漫不经心地说道

    “祖母,别什么罪名都往别人头上安,拆散爹娘的不是您吗?要不是您这么努力,我娘也没打算离婚呐。”

    “你……!”老太太抬起满是皱纹的手指,指着孟离,随后眼睛在孟离和施千双两人身上过了几个来回,才说道

    “倒真是天真,县长夫人当着还不乐意,怕真是该滚出去吃吃苦头了,只是到时想回来就没门路了。”

    施千双目光漠然,心说要真是出了这个门,再苦也没打算回来的。

    “祖母,我心情不好。”孟离说。

    老太太想也不想就回“那关我什么事?”

    孟离“主要是因为你在这里才心情不好的。”

    “无法无天,真是无法无天!”老太太又被孟离给气着了,气得在房间里转悠了几圈,实在是没人搭理她,她才哼了一声,故作高傲地转身出了门去。

    她走后,房间里也是久久的沉默,良久,施千双说

    “女儿,你真的不怪我吗?归根结底对你还是有影响的。”

    “能有什么影响呀?今日不同往日,娘,您就放心吧,总不能因为我,就要娘憋屈后半生吧?”

    如果长寿一些,再活四十年也没问题的,对施千双来说便是半辈子,四十年对她来说也是漫长的时光,有必要尽可能的幸福。

    孟离宽慰了她几句,就是让她不要顾虑那么多,想离婚就勇敢一些,守着变心的人是一种折磨。

    虽说现在叫施千双割舍掉柳睿广就如同割肉一般痛,但伤口总会有愈合的一天。

    kuaichuanrenwupaohuiix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