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笙歌繁华烬- 第二百五十八章 重逢(二)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雨落芊芊下 书名:暮色笙歌繁华烬
    祁缙才到了大殿,就发现整个大殿内的氛围其实并不同于外面,十分严肃甚至有些冰冷。

    和她预料的有些不同,祁缙有些意外,看向席焕,一向顽劣的模样也收了几分,眼底里也看不清情绪。

    她早该知道,席焕不简单,所以即使在面临这样一个强有力的情敌,也可以不动声色,这样看来,即使对上殷墨倾,席焕却也未必就会落个下风,这样反而更有看头。

    祁缙内心思量着。

    “淮月,你来了…”

    才同上官若,还有韫醴寒暄的柳钰昭,一看见祁缙进来,就挪不开眼睛了。

    就连正在讨论什么,他也完全不在意了,立刻就向她迎了上来。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她一再表明自己只把他当做兄长一样看待,但是柳钰昭就好像从来没有听见过这话一样,过了当日,对她便又会锲而不舍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看他一脸殷切,祁缙总会心软,有了君煜轩的前车之鉴,她已经不愿意再去伤害任何一个对她好的人。

    更何况,柳钰昭是同他一样温柔的人,只是说话,就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只是缺了一点,虽然声音温柔,但她听起来却不会心动。

    听祁缙的语气,似乎并不愿意看见他出现在这里,或许她只是不想看见他,柳钰昭心里苦笑,但是面上却没有做出一丝表情。

    他解释:“我既然是侍郎,今日的场合怎么能少的了我呢…”

    祁缙差点忘了,在祁宸设计杀死君煜轩后,就封了柳钰昭为侍郎,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入王宫,所以才会有一些关于她的荒唐的流言传了出去。

    只是她并没有再去解释,因为他都不在了,也便没有了解释的必要,在世人眼中,她是什么样,如何的,她根本就不会在乎…

    显然,她这么问,似乎有点伤了他,这并不是她的本意,她只是忘记了他的新身份。

    她正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来掩饰她此刻的尴尬,就听见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王妹来的刚刚好,本王本来还差人去找你,你宫里的奴婢说你有事出去了,但是青临王远道而来,本王又不好怠慢,所以思量再三便决定先开宴,王妹不会介意吧…”

    看见祁缙进来,祁婧文立刻起身朝她走了过来迎她。

    祁婧文现在已经是王上了,而且几日前还跟她因为楼主令的事闹翻了,现在突然这么殷勤,绝对不会是那么简单。

    “王上盛情宴会贵客,本就是应该的,祁缙怎么会介意呢…”祁缙也换上了笑脸,看起来十分开怀的模样。

    在外人眼中,这两人无疑就是一对感情深厚的姐妹,即使一个已经成为了王上,她们之间似乎并没有什么隔阂一样。

    然而一切是真是假,旁人又怎么会看的清楚。

    “既然王妹没有放在心上,那本王便就放心了…”

    “今日的宴上都是些你爱吃的,不如与本王坐在一处,一起享用如何…”

    祁婧文又说道。

    瞬间便将大殿上的所有人都惊一跳,没有想到祁婧文会这么做,她这么做的行径岂不是在说,愿意和祁缙一同共享这个王位,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难道是他们多想了,众人心里狐疑起来。

    这是想要将她捧杀呀,祁婧文这招不可谓不狠毒,祁缙既然看穿了她,自然不会让她得逞了去。

    她笑着推辞:“长姐如今已经贵为缙云的王上,怎么还能同以前一样与祁缙坐在一处,多谢王上的好意,不过君是君,臣是臣,祁缙还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才最妥当…”

    “既然王妹这样说,那本王便不再勉强了…”

    两个人都是一脸的笑容落了座,让众人好一番的感动,虽然祁宸死了,但是他们新一任的王上宽容大度,两姐妹看起来似乎相处得十分融洽,这让这些领国的使臣看到,便知道缙云依然坚不可摧。

    然而殷墨倾是什么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两个人都是在伪装,虽然两个人的笑容都无懈可击,但是明明就话里有话,就连眼底深处的针锋相对,他也能察觉得到。

    祁婧文说话了:“王妹,今日青临王来并非是国事,还带了几位友人,算是单纯的一次拜访,不如我为你介绍他们认识认识…”

    祁缙点点头:“如此,便有劳王上了…”

    “这位是青临王身边的韫醴将军,想必你已经认识了…”

    祁婧文手指着韫醴道,祁缙冲韫醴一笑,算是打招呼了。

    韫醴还没开口说话,祁婧文已经指着身边的人说了起来“这位,是青临王的表弟,上官若公子…”

    上官若站了起来,冲她拱手作礼。

    祁缙定睛一看,站起来的是位长相俊郎的年轻的公子,殷墨倾长得本就俊美非凡,既然是他的表弟,长得确实也不差,只不过有些冷冰冰的。

    然而在上官若眼里,从祁缙一进来便已经吸取了他全部的注意力。

    全场中,只有她一个人穿着一袭白衣,没有多余的点缀,秀丽的青丝只是拿一根木簪轻轻的挽着,仅是素颜,却胜过了在场所有的世家千金,美丽的快要让人窒息,难怪就连名动天下的君煜轩都会栽在她的手里,看来不只是空有美貌,还很聪明…

    明明祁宸的丧期已经过去,她却还一身白衣,显然是未能从悲伤里过去…

    没有传言中的不可一世,一举一动都十分有礼,只是跟祁婧文的对话,就有些让人深究了。

    看起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非像表面所看到的一样,那样的亲密无间…

    还有那个柳钰昭,也好像看起来是在单相思,祁缙虽然也在同他说话,却似乎在刻意的与他拉开关系…

    察觉到了上官若似乎在打量她,祁缙不动声色的拿起桌上的酒杯,用衣袖遮挡,似乎有一种刻意在躲避的意思。

    韫醴实在看不下去了,扯了扯上官若的衣袖,上官若才从眼前的风景里回过神来,有些尴尬的收回了视线。

    祁婧文将眼前的一切尽收眼底,嘴角扬起一丝笑意。

    正当祁婧文还要介绍时,突然传来一声:“不好意思,我来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