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八零:盛世小农女- 295:揍一顿就老实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奉五 书名:重回八零:盛世小农女
    闻言,杜爷只笑不语。

    阳光从茂密的树叶间渗透下来,洒在他的身上,为他镀上一层暖黄色的金光。

    赵渔眯了眯眼睛,此时她竟有些觉得,他是至云端下凡的救世之主,凡人根本高攀不起。

    正是时,佣人拿着一大袋子糖果飞奔过来。

    看到糖,赵渔已下子就忘记其他事,跟做贼似的装了满满两大口袋的糖果,转头看向杜爷,“一会儿不许告诉我妈知道吗?”

    “你以为你妈是傻子吗?”杜爷语调淡淡。

    “什么意思?”赵渔疑惑。

    杜爷接着道:“你做了什么,她心里其实跟明镜似的,只是不愿意跟你一个小丫头一般计较而已。”

    “你才是小丫头呢!我明明是大男人好不好!”赵渔气呼呼的看着他。

    杜爷捻着佛珠,阳光照在那抹鲜艳的红珠上,折射出一道耀眼的光,刺得赵渔有些睁不开眼睛,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道:“对了,你知道不知道这血菩提还有一个名字叫海红豆啊?”

    “海红豆?”杜爷微微蹙眉,一脸疑惑的道:“海红豆是什么?”

    赵渔看他也不像是装的,大声的嘲笑道:“连海红豆都不知道,真是笨死了!你手上的那串血菩提的别名就是海红豆啊!”

    杜爷连海红豆都不知道是什么,又怎么会知道海红豆背后所赋予的相思之意呢?    看来,是她想多了吧。

    赵渔的眼珠子转了转。

    藏好糖果之后,赵渔跟着杜爷一起走到屋子里。

    果然,倪烟在看到赵渔那鼓鼓的口袋时,也没多说什么。

    中午时分,杜爷和杜姣姣带两人去十里洋场最著名饭店去吃饭。

    九国饭店。

    九国饭店属于芝加哥学派哥特式建筑,建于上个世纪处,拥有具备九国特色套房,其中包括餐厅、宴会厅、多功能厅、酒吧、屋顶观光花园等。

    在这里能感受到古典西式宫廷的奢华。

    前世身为倪总的倪烟,对这里也是颇为熟悉。

    如今再次踏入九国饭店,倪烟也是感慨万千。

    九国饭店还是以前的九国饭店,但是有很多东西都和后世不太一样了,这是一个时代的变迁。

    “杜爷。”

    一行人刚进去,两名经理模样的人就迎了出来,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对杜爷的恭谨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

    杜爷微微颔首,侧头跟经理耳语了几句。

    “好的,您稍等。”

    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一行人,看到杜爷时,领头那个人连忙走了过来,对杜爷点头哈腰,“杜爷您好,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看到您的大驾,您还记得我吗?我是徐氏的徐满涛。”

    杜爷一愣,而后道:“我今天很忙。”

    徐满涛一愣,随后道:“好好好,您忙您忙,我就不打扰您了。”

    走出九国饭店后,徐满涛抬头看了看太阳。

    心想,难不成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换做平时的话,杜爷可没这么好脾气,曾经也有人想要跟杜爷打招呼,还没走到杜爷身边呢,就直接被九国饭店的保镖给拖走了,他今天也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跟杜爷打招呼的,没想到杜爷居然回应他了!

    还跟说他今天很忙。

    今天很忙是不是代表着,明天就不忙了?

    那他明天是不是可以来找杜爷谈事情了?

    徐满涛不解地挠了挠脑袋。

    跟在徐满涛身后的那些人也有些惊讶,纷纷走到边上问他,“徐先生,你是不是跟杜爷有什么私交啊?”

    徐满涛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这种事情还是不要说破的好。

    见此,其他人面面相觑,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惊讶,对徐满涛的态度也就越发的恭维起来。

    走到杜爷身后的杜姣姣也有些惊讶。

    她太了解她这个三弟了。

    除了身边亲近的人,平时谁也别想接近他,没想到今天居然破例了。

    这是为的谁呢?

    杜姣姣眯了眯眼睛,朝前方看去。    杜爷走在前面,一边走着,一边低眸跟赵渔说话。

    难道他是为了赵渔?

    是吗?

    杜姣姣扯了扯倪烟的衣袖,“烟烟。”

    “嗯?”倪烟微微低眸,“怎么了?”

    杜姣姣接着道:“你们家多多有主了吗?”

    “什么?”倪烟愣了下。

    杜姣姣接着道:“你们家多多有男朋友了吗?”

    “我们家多多还是个孩子呢,怎么可能有男朋友啊!”倪烟笑道。

    “没有男朋友?”杜姣姣微微挑眉。

    “没有。”倪烟摇摇头。

    杜姣姣接着道:“你觉得多多跟我三弟怎么样?”

    倪烟很认真的想了下,“我觉得他们之间应该没有那种想法吧”

    她并没有看出来赵渔和杜爷之间有什么旖旎的感觉。

    而且多多在还是一只鸟的时候,就跟杜爷关系挺好的。    “那可说不定,”杜姣姣接着道:“你看多多跟我三弟聊得挺好的吧,而且我三弟跟她也聊得挺好的。”

    语落,杜姣姣接着道:“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了,你会怎么办啊?”    “当然是祝福了。”

    虽然说杜爷不喜欢女人,可如果杜爷真的愿意为赵渔改变的话,那她一定会祝福。    “真的吗?”杜姣姣有些意外。    “嗯。”倪烟点点头。    杜姣姣接着道:“我三弟今年都三十五了哦。”    杜爷今年三十五,赵渔才十九岁,他们之间的年龄差是十六岁。

    倪烟笑着道:“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只要他们两厢情愿,难道你还想让我棒打鸳鸯吗?再说,莫其深今年也三十岁了啊,你看我嫌弃过他吗?”

    杜姣姣点点头,“说的也是。”

    有了杜姣姣这番话在,倪烟特地观察了下杜爷和赵渔之间的相处。    她观察了很久,也没发现什么端倪。

    应该是杜姣姣看错了吧

    倪烟微微挑眉,端起杯子,正准备收回视线,原本正在侧眸跟赵渔说话的杜爷却突然回眸。

    四目交接。    双方都楞了下。

    倪烟很快便反应过来,若无其事的道:“杜大哥你手上那串佛珠的颜色挺好看的。”    这么一说,倪烟才认出来,那不是被称作相思豆的海红豆吗?

    杜爷淡淡一笑,“这是血菩提,听多多说,血菩提也被称为海红豆。”    倪烟转眸看向赵渔,“多多,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有才了,连海红豆都知道了。”

    赵渔拍了拍胸脯,一脸骄傲的道:“那是!要不然我怎么是你的狗儿子呢!”

    倪烟笑着道:“嗯不错,变聪明了!”

    语落,倪烟看着赵渔,接着道:“不过这海红豆好看是好看,但往往越是好看的东西就越有毒,这种海红豆只要误食三微克以上,就会威胁生命,所以小孩子千万不要接触这种东西知道吗?”

    倪烟这句话可不是危言耸听,她之所以认识海红豆,就是因为有中医知识在。

    不过海红豆虽然有毒,却也是一种外用药。    赵渔惊恐的看着倪烟,“妈,那你长得这么好看,你也有毒吗?卧槽!那我以后一定要离你远点,万一你毒死我了怎么办啊!”

    “狗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欠缺一个完整的童年?”倪烟开始捋袖子。    熊孩子就是欠揍!

    揍一顿就老实了。

    赵渔赶紧躲到杜爷身后,一边偷看倪烟,一边道:“是你自己说的,越是好看的东西就越有毒的啊!”

    她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语落,赵渔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接着道:“不对不对!妈我错了!我不应该拿你跟东西比较!你是人,你不是东西!”

    闻言,杜姣姣都快笑岔气了。    因为无论怎么听,都觉得最后一句话有些不对劲。

    “说什么呢?有这么说自己的老母亲的吗?”倪烟走过来,伸手就要拧赵渔的耳朵。

    赵渔笑眯眯的看着倪烟,讨好道:“妈,您一点也不老,您特别漂亮!您天下第一美!”

    倪烟点了点她的额头,“算了,这次就放过你。”

    赵渔立即握住倪烟的手,“谢谢妈妈!妈妈真好!”

    杜姣姣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天哪大美人!你这女儿简直就是个大活宝!”

    赵渔转头看向杜姣姣,“姣姣姐,你说错了,我是我妈的狗儿子,我才不是的女的呢!”

    闻言,杜姣姣笑得更欢了。    杜爷低头看着那串红的滴血的佛珠,嘴角勾起一丝微不可见的弧度。    有毒吗?    有毒他也甘之如饴。    九国饭店的饭菜很好吃,就是有点不合倪烟的胃口,因为本帮菜里,几乎每道菜都放糖。    换做平时的话,倪烟肯定难以下咽。    但是现在不行,这里是沪城,她得入乡随俗,所以,从表面上看的话,倪烟吃得还是很香的。    吃完饭以后,倪烟又跟着他们出去转了转。    老沪城还是有很多值得打卡的景点的。    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倪烟在给大家拍拍拍。    赵渔和杜姣姣都是拍照狂人。    “妈,开给我和姣姣姐拍!”赵渔比了个剪刀手,将身旁的杜爷也拉过来,“你也过来一起拍。”    倪烟举着相机,说起了那句经典台词,“一二三,茄子!”    被迫营业的杜爷,嘴角扯起一丝淡淡的笑。    倪烟迅速地按下快门键。    赵渔又跑过来道:“妈,我也给你拍几张吧?”    倪烟笑着道:“今天我是你们的摄影师。”    赵渔接着道:“那我们四个人合拍一张,你总要过来拍了吧!”    说着,赵渔就拿过倪烟手中的相机,递给一个路人。    “好吧好吧,那就合拍一张。”    倪烟走过来,站在杜姣姣身边,挽住她的手,赵渔则是站在倪烟的左边,右手边就是杜爷。    拍照的路人暗暗惊叹,这相机里的四个人还真是男俊女靓。    尤其是穿旗袍的那个。    简直就是惊为天人!    其实沪城的女性都比较爱穿旗袍,但她还从来没见过,哪个人能把旗袍穿得这么好看呢!    第二天,倪烟带着赵渔去了一趟李瑶家。    李瑶是又惊又喜,她没想到倪烟能提前来。    “烟烟,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倪烟笑着道:“我是前天下午到沪城的,昨天去了一趟姣姣姐那儿。”    李瑶点点头,责怪的道:“你来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车站接你啊!”    “不用这么麻烦,婚期将近,你这个准新娘子应该很忙吧?”    “还好,也不是很忙,你快进来。”    进了屋子,李瑶又给父母介绍倪烟和赵渔。    李父道:“早就听瑶瑶说起倪小姐了,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倪小姐真是年轻有为啊!”    以前李父听李瑶说起倪烟的时候,他总感觉李瑶是夸大其词。    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能有那么厉害?    直至今天见到倪烟,他才知道李瑶并没有夸大其词。    因为倪烟身上有那股寻常身上没有的气场。    这种气场让他这个老江湖见了都觉得汗颜。    这个小姑娘日后必将还有一番更大的成就!    目前只是她的开始而已!    倪烟谦虚的道:“伯父您谬赞了,我不过是赶上了好时机而已。”    八九十年代和零零年代处是遍地黄金的时代,只要有一颗上进的心,和一双勤劳的手,就会获得收获。    闻言,李父眼底的赞赏神色就更加明显了。    一个优秀的年轻人身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淡去浮躁。    在倪烟身上,就完全看不到任何浮躁。    她很稳。    似是千帆过尽一般。    “倪小姐里面坐,寒舍简陋,如有招待不周之处,还请多多包涵。”然后又朝着李母道:“阿绫,快去泡茶。”    “好的。”李母赶紧去泡茶。    倪烟道:“伯父,您不用这么客气。”

    李父指引着倪烟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下。    然后,李瑶就觉得自己有些插不上话了。    因为李父居然跟倪烟一起聊上了。

    而且,还颇有一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    李父很欣赏倪烟这个后辈。

    因为无论他说什么,倪烟都能接上话,而且言辞恰当,没有半点错处。

    这个年轻人,远不止看上去的这么简单。

    如果倪烟不是个女的的话,李瑶都要怀疑,她的老父亲是不是要跟倪烟拜把子了!

    事实上,李父还真的有这个想法。

    可惜,倪烟年纪小了点。

    李母也很喜欢倪烟。    她觉得倪烟长得好看,说话的声音也好听,怎么看都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好孩子。    李瑶得空跟倪烟说了一些冰肌玉肤的事情。    临走的时候,倪烟给了李瑶一个大红包。

    李瑶不好意思收倪烟的红包。    倪烟笑着道:“瑶瑶姐,这个红包你必须得收,要不然我后天怎么好意思来参加你的婚礼?”

    李瑶这才收下红包。    倪烟走后,李父跑过来问李瑶,“瑶瑶,烟烟有没有男朋友啊,如果没有的话,你看着给你哥说说啊?”

    李瑶还有个哥哥叫李玳。

    李玳二十岁出国留学,现在已经二十六岁了,因为学校比较特殊,这六年来,从没有回过国,平时和父母只有书信来往。

    “我哥现在还是f国呢!您操这个心干什么?”

    李母道:“看你这孩子说的!你哥明天不就回来了吗!”

    李瑶摇摇头,“回来也晚了!因为大美人已经有男朋友了!”

    李父一脸遗憾的道:“唉,那真是太可惜了!”好不容易有他看得上眼的儿媳妇,没想到已经名花有主了。    李瑶摸了摸下巴,“其实我也觉得大美人很好,要不我让我哥努力努力?”

    如果倪烟成了她嫂子的话,那她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吗?

    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李瑶的思绪飘向了远方。

    李父摇摇头,“还是算了吧,撬墙角的行为可不值得提倡!”

    翌日,倪烟没有再去游玩了,而是去沪城的几个冰肌玉肤门店看了看。    门店的生意非常好,情况和京城差不多。

    限量款商品几乎是供不应求。    倪烟去门店考察的时候,赵渔则是去杜宅了,一直到晚上八点多,杜姣姣才开车送她回到旅社。

    杜姣姣透过车窗朝倪烟道:“烟烟,明天上午我来接你一起去李瑶家。”    倪烟点点头,“好的,那就麻烦你了啊姣姣姐。”

    “大美人,说这话你就太见外了啊。”

    因为飞机晚点的原因,李玳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到家。

    时隔六年没有见到儿子,李家父母激动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李瑶拉着李玳跟他说悄悄话,“哥,你在国外有没有给我找个洋人嫂子?”

    “乱想什么呢你!”李玳敲了下李瑶的脑袋。    李瑶接着道:“到底有没有啊?”    “没有!”

    李瑶眯了眯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道:“真的假的?难道国外就没有小姑娘追你?我可听说人国外的女孩子可开放了呢!”

    李玳的长相继承了李母,男生女相,五官极美,站在那里,也是让女人趋之若鹜的存在。

    “没有。”李玳重复了一遍。    李瑶接着道:“要是真没有的话,我倒是认识一个大美人,要不要我介绍你认识认识,说不定你加把劲,就能把人追上了!”

    “没兴趣!”李玳摆摆手,转身往往楼上走,头也不回的道:“坐了一天的飞机,累死了,我想休息了,你这个准新娘子也早点休息。”

    李玳是真的对国内的女孩子没兴趣。

    可能是在国外待久了。    他总感觉国内的女孩子欠缺了点什么。

    可能是思想太过迂腐了吧。    她们太古板了,还没有完全的走出旧社会的影子。    今天在机场,他居然还看到有年轻的女孩子穿着旗袍。

    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穿旗袍!

    现在已经新时代了,穿旗袍就跟留小辫子似的,滑稽又迂腐。    媒婆没当成,李瑶遗憾的叹了口气。    第二天上午,杜姣姣来接倪烟和赵渔去李家参加婚礼。    刚上车,赵渔就道:“咦,杜爷呢?”

    杜姣姣道:“在家诵经念佛呢。”杜姣姣一边说着,还一边朝倪烟挤眼睛。

    以杜爷在京城的地位,他犯不着自降身份去参加李瑶的婚礼。

    而且,他和李瑶又没有什么交情。    他如果真的去了,那就真的是路人皆知的的用心了。

    该避的嫌,还是要避的。    就像之前在京城一样,他并没有因为倪烟的关系,就过去参加上官曦的婚礼。    不过,虽然杜爷本人没有来,但是周子娴却来了。    因为周子娴娘家那边跟李家有一点的关系。

    当然,周子娴之所以会过来的重要原因还是因为倪烟。

    因为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赵渔奇怪的的看着杜娇娇:“姣姣姐,你一直朝我妈挤眼睛做什么?你眼睛不舒服吗?”

    杜姣姣轻咳一声,“哦,好像是有点舒服。”    倪烟直接笑出了声。

    赵渔又道:“妈,你在笑什么?”    倪烟立即收起笑容,一本正经的道:“啊?我笑了吗?我什么时候笑了?姣姣姐,你看到我笑了吗?”

    杜姣姣也一本正经的道:“没笑,没笑!多多,你眼花了吧!”

    语落,杜姣姣又看向周子娴,“子娴,你刚刚看到烟烟笑了吗?”

    周子娴配合地摇摇头。

    赵渔无语地挠了挠脑袋,“啊?难道是我眼花了吗?”

    倪烟点点头,“肯定是你眼花了。”

    车速很快,没一会儿,就到了李家。    李家就李玳和李瑶这两个孩子,身为家里唯一的女孩子,李瑶的婚礼举办的还是很隆重的。

    看到李父对倪烟那么客气,杜姣姣还以为自己这是出现了幻觉。

    李父此前是个读书人,脾气非常古怪,一般人很难入得了他的眼。

    同样惊讶的还有李家的其他来客,大家都很好奇,倪烟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值得李父这样!    周子娴嫌恶的咬咬唇,这个倪烟还真是有点能耐!居然让李父都对她另眼相看!    看来这个对手还真是有点难对付

    李瑶举办的也是西式婚礼,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坐在床前等待着新郎官的到来。

    倪烟举着相机给她各种拍。

    末了,将相机塞到赵渔手中,“多多,帮我和姣姣姐拍一张。”

    “好的。”

    李玳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第一眼看到倪烟的时候,说没有被惊艳到那是假的。

    但是再看倪烟居然也穿着一身旗袍,眼底的那层惊艳之色便慢慢的褪去了。

    这个女孩子,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李瑶拉着李玳的手道:“哥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倪烟,是冰肌玉肤的创始人,现在也是我老板,这是她的干女儿赵渔,小名多多。大美人,多多,这是我哥。”

    从李瑶的话中不难分析得出来,这个倪烟便是昨天晚上她想给自己介绍的那位姑娘。

    李玳想,如果这个姑娘今天没有穿着旗袍来的话,他或许还会考虑下。

    但现在,不会了。

    “李先生你好。”

    李玳点点头。

    赵渔跟在后面没反应。

    倪烟推了推她,提醒道:“多多,叫人。”

    赵渔乖巧的开口,“人,你好!”

    李玳:“”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杜姣姣差点笑出声。    倪烟有些尴尬地看向李玳,“不好意思啊,这孩子有的时候反应有点慢。”

    李玳摇摇头,很绅士的道:“没关系。”

    赵渔也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

    天哪!

    真是太丢鸟了!

    还好她现在已经是个人了。

    婚礼很快便到了进行时。

    大家来到酒店。

    就在婚礼快要进行的时候,新郎急匆匆的跑过来,“瑶瑶,婚礼可能要延后一点时间才能举行了。”

    “为什么?”李瑶脸色一变。

    要知道,大户人家可是很讲究这个的。

    延误吉时对以后不好。

    新郎接着道:“原定的司仪突然有事来不了了,现在要去重新请一个司仪。”

    本来重新请一个司仪倒是挺简单的。

    但是事情就难在司仪要会说法语,因为李瑶的哥哥是从f国回来的,同时有f国的重要人物也来参加了婚礼,所以司仪在主持婚礼的时候要用两种语言去说。    这个时代会说英语的人都不多,更别说法语了。

    要想找到一个会f国语言的人可难了    李玳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你们家就是这么办事的?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们就应该请两个司仪!以防万一!”    这选好的吉时,能是说延误就能厌恶的?    新郎被熊得一句话都没有,这件事确实是他们理亏。

    李玳看了看腕表,接着道:“我不管!再有二十分钟就到吉时了,耽误了吉时,这个婚干脆也别结了!”

    新郎急得直冒汗,“哥!哥,就二十分钟你让我们上哪找新的司仪!这件事确实是我们家考虑的不周到,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算在生气也于事无补了!我向你保证,我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新司仪!”

    “就二十分钟!你们自己想办法去吧!从细节上就可以看出一个人的态度!我看你根本没把我妹妹放在心上!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么重要的日子上出错!”

    看到这里,周子娴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一个让倪烟出丑的机会。

    周子娴站出来道:“我听说倪小姐无所不能非常厉害,会医术懂武术,想来法语对于倪小姐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端看倪小姐肯不肯给瑶瑶这个面子了。”

    现在,横在倪烟面前的有两个选择。

    一、拒绝李瑶,当众出丑。

    二、硬着皮头上台,当众出丑。

    无论倪烟做出哪个选择,丢脸的人,始终只有她自己。

    想到倪烟的窘态,周子娴心里畅快无比。

    站在边上的倪烟也是一愣,她没想到,周子娴会把她推出来。

    她跟周子娴也没结仇啊

    赵渔看着周子娴,很生气的道:“这个事多的老母鸡!我就知道她不是个好人!”

    杜姣姣也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子娴。    倪烟往前走了几步,“法语我是略懂几句,但是我没有做司仪的经验,要是给瑶瑶和伯父伯母他们抹黑就不好了。”

    倪烟这是实话实说。

    法语她会,而且很精通,但是司仪她真的没有做过,时间紧迫,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被别人看了笑话怎么办?

    闻言,李瑶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大美人,帮帮忙吧!马上就要到吉时了,我哥那个人脾气很坏的,到时候你随便应付几句就行,拜托拜托!”

    新郎也一脸祈求的看着倪烟。

    周子娴笑着道:“倪小姐,你这是太谦虚了!什么叫略懂几句,我看你应该是很精通才对,你就帮帮瑶瑶吧!这可是行善积德的好事。”

    倪烟没理会周子娴,转头看向新郎,“有主持稿吗?”

    新郎脸色一变,激动的道:“有!我这就去给你拿!”

    李玳有些意外的看了倪烟一眼,难不成,是他低估了这个女孩子?

    这个活在旧社会束缚中的女孩子,真的会法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