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绝冠之无心天后- 第一百零四章 追妻狐帝陵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树下芭蕉 书名:倾世绝冠之无心天后
    南天门。

    黎华久久站在那里。

    守门神兵颇为纳闷,黎华在看什么,但又不敢上前打扰。

    “怎么?今日这么有时间?在这里站了那么久。”

    黎华回头,看到羽冬就站在身后,他竟然没有发现。

    羽冬是羽族新任羽君,与黎华私交甚好,五百年前曾陪着黎华一起下凡历劫。

    没错,他就是那个凡间高冷、温暖又有点小可爱的忍冬。

    “我什么时候来的,你还会管吗?我看你的心早就飞到青丘去了。”

    “知我者羽君也。”黎华回答得很直白,也丝毫不掩饰遇上涂山真的喜悦。

    “哦?”羽冬对此颇为诧异,“你终于放下凡间的涂真真,打算重新开始了?不过,我可听说涂山神君现在是青丘的准帝后,作为天君,你要趁人之危似有不妥。”

    黎华回答很干脆。

    “青丘涂山真就是凡间的涂真真,你说这是谁趁人之危。”

    “啊?”羽冬惊讶的看着黎华,“你说青丘涂山真就是凡间的涂真真,你不会搞错吧?”

    黎华眼神深邃,优思夹杂着幸福,“千真万确,这件事我绝不会弄错。”

    羽冬打趣道:“那你还不赶快去青丘把阿真绑回来。”

    黎华顿了顿,说:“真真完全忘了在凡间的过往,她现在根本就不认识我。”

    “什么?”羽冬再次惊讶的看着黎华,短短一时间,他接收了太多信息,他的先捋一捋。

    “啊真为什么会失忆,她不记得你,是不是连我也忘,好伤心,剖她心断她尾的是你不是我,真是殃及池鱼。”

    黎华瞬间脸色阴沉。

    羽冬自己说错话了,转移话题。

    “听说今日的蟠桃宴办得不错,今年的蟠桃也是大丰收,真是可喜可贺!呵呵呵呵……”

    黎华没有要原谅羽冬的意思,往紫微殿走去,把羽冬凉在南天门。

    其实,他不能原谅的是自己。

    羽冬识趣的跟在黎华后面,去了紫微殿。

    “羽冬,你怎么还在这里?”黎华没给好脸色,冷冷的说。

    “黎华,你怎么这么小气,不就说错了一句话,你至于这么不阴不阳吗?”羽冬知道自己错了,但主动认错难免失了身份。

    黎华不语,低头看着桌案上的公文。

    羽冬挥挥手,让殿里的仙娥都退下,看着黎华,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跟黎华说似的。

    “你有没有听说涂山神君和小妖叶满和狐帝白萧然之间的纠葛?之前天地三界都传遍了,尤其是在涂山茶馆里,演绎着好几个版本,你要想听,我可以一一给你讲讲。”

    黎华抬眼,瞪着羽冬,眼里充满怒意。涂山真与叶满和白萧然之间的事情,他不是没听过,只不过以前跟他没关系他不想听,现在和涂山真有关系,他也不想听。

    羽冬自讨没趣,干站在殿里也不是事,不如去青丘看看,摸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涂山真从九重天回来后,就到玄冰床前和白萧然说了一会话,跟他讲了蟠桃宴上的趣闻趣事。

    “大师兄,今日在蟠桃宴上遇到一个奇怪的人,你猜是谁?是天君,他缠着我说等了我五百年,你说他是不是认错人了,对,他肯定是认错人了,我在狐帝陵睡了六百年,你一直守在我身边,我怎么可能认识他。”

    “大师兄,你快点醒过来,我一个人帮你守着那么大个青丘,真是有些累了,你醒了我就可以去看看瑶瑶那只小狐狸,还可以去看看师傅,顺带再把你和玉茹的事办了,玉茹还在等着你。”

    涂山真说完话,走出殿,看到白鹭鸶候在那里。

    “白礼官,你今日很闲吗?”

    白鹭鸶行礼回禀道:“帝后,羽君来访,正在大殿里喝茶等候。”

    涂山真很奇怪,羽族除了二嫂白袅袅,其他人她一个也不认识,更不要说羽君,更是见也没见过。

    “羽君来做什么?”

    “他只说来看一位故人,其余并未多说。”

    涂山真来到大殿,羽冬正在喝茶。

    她看羽冬,身着一件雪白羽绒披风,里面是一身兰色锦袍,头发高高束起,藏着历任羽君的权威发簪,凤凰金粼羽簪,脸盘微润,气质儒雅端庄,不失羽君的风度。

    涂山真迎上前,寒暄了几句。

    “羽君到访,狐帝陵蓬荜生辉,不知羽君屈尊降贵来,有何事指教?”

    羽冬嘴里含着的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

    眼前这个人,与涂真真极为相似,尤其是眉宇间那朵红梅印记,简直是一模一样,不过比起涂真真来,涂山真气质里多了几分英气,而且更加美艳。

    “啊真,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忍冬啊?”

    涂山真一脸不解,“羽君,相比你是认错了,我涂山真从不认识这个叫忍冬的人。”

    羽冬正想详细将五百年前凡间发生的事情给涂山真讲一讲,白鹭鸶进来禀报,说天君来访。

    今日这是怎么了?

    来了一个羽君,又来了一个天君。

    涂山真出于礼数,迎出去,将天君请进大殿。

    看到黎华,羽君低着头,不敢看他,自顾自喝着茶。

    黎华走到羽冬面前,“忍冬,你说要四处逛逛,原来是跑到青丘来了。”

    羽冬起身,似有遮掩的说:“听说青丘景致非常,比蓬莱仙岛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正想让阿真,不对,不对,是让涂山神君带我四处逛逛,黎华你来得刚好,正好可以一起欣赏青丘的大好山河。”

    黎华对这个不感兴趣,他用心语警告羽冬,不许他和涂山真提起凡间的事情,否则就跟他绝交。

    羽冬无奈之下,只能答应。

    涂山真让白鹭鸶按照最高规格准备晚宴,虽然她并不想留黎华和羽冬留下吃完饭,但是眼看到晚饭时间了,他们两个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她也不能让天下说青丘小气,一顿饭而已,她青丘还供得起。

    席间,就羽冬话最多,黎华不停提示他,让他不要多说,不过他还是说了很多。

    “我说,啊真,五百年不见,你就成了青丘狐族帝后,真是让我羽冬刮目相看。”

    涂山真不知如何回答,尴尬的笑了笑,她只是为了青丘大局暂时用一用这帝后的名头,等白萧然醒过来,她肯定是要还回去的。

    羽冬这么多话,黎华全程下来,都黑着一张脸。

    涂山真觉得羽冬和黎华非常奇怪,还是一个要说,一个不让说,她夹在中间,听也不是,不停也不是,作为主人,她也不能一走了之。

    这顿饭,吃得她很是心累,心里盘算着还要是早早送走这两尊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