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绝冠之无心天后- 第一百零五章 跟定你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树下芭蕉 书名:倾世绝冠之无心天后
    黎华也想着,尽快把羽冬送走,否则,早晚会被他说漏嘴。

    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他不想让涂山真被动的接受这段记忆,也不想让涂山真想起那份遗忘的痛。

    “羽冬,你吃完了吗?”

    “嗯?”羽冬夹着一片玉藕,正要往嘴里送,被黎华这么一问,玉藕停在半空,吃与不吃都是罪。

    涂山真心里笑着,这两人真有意思,这下子可有好戏看了。

    黎华直接下了逐客令,好像狐帝陵是他家一样,“吃好你就先回去,不要在狐帝陵叨扰真真。”

    羽冬顿觉失了面子,把玉藕放到碗里,不情不愿的说:“黎华,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悲催,连片藕都不给吃,这里不欢迎我,我回羽殿就是。”

    羽冬用哀怜的眼神看着涂山真,涂山真忍着不笑,不要看黎华平日里严肃稳重,说起冷笑话来很有一套。

    涂山真一脸无奈,却没有挽留的意思。羽冬起身,朝着黎华比了一个鬼脸。

    “小别胜新婚,别了五百年,肯定有很多话要讲,有很多话要做,我不打扰你们。”

    说完,羽冬自去。

    涂山真看着黎华,想着他要什么时候走。

    黎华突然说:“我不走了!”

    涂山真惊诧,明明刚刚没说话,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黎华又说:“真真,我知道。”

    涂山真站起来,指着黎华,质问:“天君,明人不做暗事,为什么要读我的心。”

    黎华委屈的说:“真真,我没有。”

    涂山真不信,如果没有读心术,他怎么可能知道她想什么。

    “你这话是骗鬼吗?”

    黎华走到涂山真身边,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莫非,你是鬼?”

    涂山真一股闷气从内心涌出,好吃好喝招待,还在狐帝陵撒泼打混,也不看看这是哪里。

    “天君,吃了吃了喝也喝了看也看了,你可以走了吧。”

    “我要长住狐帝陵,你说要对我负责的,莫不是想食言。”

    涂山真没有想到,当初一句应付的话,黎华竟然当真了,现在不知如何是好,总不能再随乱应付一通吧。

    以前,白萧然总对她说,一个谎要千万个谎才能圆,现在她想说的是,一个应付要千万个应付才能圆。

    “我涂山真一言九鼎,驷马难追,天局要住就住,住多久都行,狐帝陵房

    间多的很。”

    说着,涂山真走出大殿,向白鹭鸶交代了几句,便回了南山。

    涂山真知道黎华追了上来,也不理睬,加快速度。

    她加快速度,黎华也加快速度,在南山脚结界外追上了。

    她不理他,他默默的跟着。

    她走他也走,她停他也停。

    她忍无可忍。

    “请问天君要跟我到什么时候?”

    黎华神情严肃,言语认真。

    “地老天荒。”

    她无奈叹气道:“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遇到这么个难缠鬼。”

    黎华双手背在身后,小声答:“水性杨花,抛夫弃子。”

    黎华说得很小声,但还是被涂山真听见了。

    她转身,大声质问:“我都没谈过恋爱,怎么就水性杨花了?我有个未婚夫,正在玄冰床上躺着,哪里来的夫?又是哪里来的子?”

    这么大反应,让黎华措手不及,只能闭口不言,傻站着,听着涂山真教训。

    “不许你进我的南山,听明白没有?”

    “没有。”

    涂山真又生气又好笑。

    “你是赖上我了。”

    “看了我,就要对我负责。”

    “什么看了你,怎么又无端给我加了一条罪名,我可不认。”

    “看了就是看了,真真,就算你不承认,看了就要负责。”

    涂山真穿过结界,把黎华凉在结界外,以黎华的修为,这点结界根本拦不住他,但他想她来打开结界。

    回到南山屋,涂山松三兄弟正忙着收集荷田的仙气,看到涂山真回来了,都放下手里的活,围上去,问这问那。

    涂山松:“神君,听说你去了天宫的蟠桃宴,怎么样?气派吗?”

    涂山柏:“神君,蟠桃好吃吗?我这辈子还没吃过,神君也不想着给我们带几个回来。”

    涂山油:“神君,你终于回来了,你去狐帝陵作了帝后,小仙君为了找叶满去了什么南海之颠,玉茹公主也回天宫了,整个南山就我们兄弟三人,冷清得很。”

    涂山真看着他们三兄弟,感觉到久违的亲切和舒心。

    哪里都不如南山好。

    “蟠桃宴有什么气派的,不如我们涂山的家宴,蟠桃也没什么好吃的,不如南山的冰糖玉藕。明年带你们去,你们就知道了。”

    涂山松感觉不对,结界外还有一个人。

    “神君,山脚下那人要如何处置?”

    涂山真喝着茶,慢悠悠的说:“你是说天君啊,就让他在那里站着好了,别理他,这个人烦得很。”

    “什么?”涂山松张大的嘴迟迟没有合上,眼睛瞪得大大的,表情极为夸张。“是……是……天君,怎么能怠慢了。”

    他想要出去迎一迎,刚迈出一条腿,被涂山真吓住。

    “干什么去?”

    涂山松笑着回:“神君,那可是天君啊,哪有让他在山脚干等着的道理,我这不就是想去接一接。”

    涂山真放下茶盏,严厉的说:“不准去,我丑话说在前面,今天谁要是敢去,就别再进南山的门。”

    涂山松从未看到过涂山真生气,这次,她是真不想见这个人。

    黎华,就这样被拒之门外。

    一天。

    两天。

    三天。

    涂山松心里干着急,天君哪里是南山能得罪的。

    他冒着被赶出南山的危险,去和涂山真说。

    “神君,已经三天了,天君一直在山脚下等着,夜里露重风寒,要不还是让他进来?”

    涂山真不予理会,冷冷的说:“他是天君,这点风露算什么,耐不住自然会走,你瞎操什么心,干活去。”

    黎华的无赖嘴脸,涂山真是见识过的,请佛容易送佛难,还是少招惹的好,顶多落个大不敬的罪名,又能耐她何?

    四天。

    五天。

    六天。

    ……

    十天。

    黎华依旧等在南山外。

    这份毅力,是常人少有的。

    这一夜,南山飘起了雪,雪片片飞落,不多时荷田就积起了薄薄一层。

    涂山真伸手,一片雪花落在手心,化成水,她的心突然一颤,似被什么牵动着。

    再一看,灵镜有了反应,发出微弱的光,她取出灵镜,里面立着一个背影。

    是他,竟然是他,怎么会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