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绝冠之无心天后- 第一百零六章 灵镜里的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树下芭蕉 书名:倾世绝冠之无心天后
    灵镜里,漫天飞雪,朵朵红梅傲雪盛开,白里透着红,红里映着白,交织相容,把夜空染得明亮绯红。

    一个身着玄色衣袍的男子,双手背在身后,独立在雪里。头发上,双肩上,覆上了一层雪,犹如一副水墨画。

    忽然,灵镜里的画面变了,绯红的梅园,变成了翠生生的竹林,这不正是南山脚吗?

    涂山真心里惊喜,惊的是南山脚下现在只有黎华一人,喜的是灵镜里的人终于出现了。

    不愿接受,这也是事实。

    黎华被她凉了十天,她不知道他肯不肯帮忙,只好厚着脸皮去求他了,谁让灵镜选中的是他,而不是别人。

    为了救白萧然,只能就委屈一下自己了。

    临下山前,涂山真对着灵镜,原想联系联系如何微笑,不至于一会见到黎华太不自然。

    镜子里,她看着那硬挤出来的笑,就像一个面具,假得不行,镜子告诉她,微笑这个词与她无缘。

    不如拿点东西贿赂一下更靠谱,她找来找去,在叶满房间找到一件紫墨色锦缎披风,材质做工都拿得出手。

    为了表示诚意,她还叫上了涂山松三兄弟。

    涂山真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涂山松莫不着边际,不过他觉得涂山真这一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来到南山脚时,远远看到黎华站在那里,眼前之境和灵镜之境一模一样。

    涂山真走上前,行礼寒暄:“天君,雪大风紧,天君如若不嫌弃,不如到南山避避风雪?”

    黎华眼眶湿润,一动不动,看着涂山真,眼神暖暖的,似乎要把这风雪融化了一般。

    涂山真以为他是冻傻了,让涂山松拿来披风,给他披上,双手不停的在他面前闪来闪去。

    “天君,天君,能听到我说话吗?”

    黎华一把握住涂山真的双手,给她传递着温暖。

    “真真,你终于肯让我跟着你了。”

    涂山真笑得很勉强,抽出手,给他拉了拉披风。

    黎华明显感觉到披风上的魔灵之力,眼神瞬间变得凌厉。

    “这是谁的?”

    涂山真跟她解释道:“之前我在南山脚救了一只小妖,这是他的。”

    黎华眼神越来越不对,比这夜还要深邃。

    “是叶满?”

    涂山真支支吾吾,看遮掩不过去,点了点头。

    以前,黎华就从黎不散口中听说过叶满和涂山真的流言蜚语,以前他不知道涂山真就是涂真真,当成笑话一笑了之,现在不一样了,不论是不是真的,心里都不是滋味。

    他解开绸带,双肩一耸,披风掉落在地。

    “别人的东西,我从不用。”

    涂山松上前,捡起披风,拍了拍沾在上面的雪,挂在臂弯上。

    涂山真不知道,黎华还是个有洁癖的,“不用就不用,上了山,有仙泽养护,也不会觉得冷。”

    黎华嗯了一声,争着走在前面,用仙法为涂山真挡去路上的积雪,把涂山真护得好好的。

    在涂山真这里,从来只有她保护别人,今日,黎华的这一举动,她并不排斥,甚至产生了一只错觉,自己就是个小女人,也需要别人的保护。

    到了南山屋,涂山真让涂山松给黎华准备一间房间,黎华指明,坚决不住叶满的屋子,没办法,涂山真只好把自己房间旁空着的一间厢房腾出来给他。

    涂山真犹豫了一会,还是觉得直接跟黎华说明目的,太直接了,打算还是等第二天再说,这样有个过渡,会让人更容易接受。

    可是黎华并不这么想,他早就从涂山真的眼睛里看出了预谋,因为他敢肯定不是他的执着打动了她。

    “真真,五百年来,我还未认真赏过雪,不如你今夜陪我一起煮茶观雪如何?”

    涂山真正愁没机会跟黎华讲,欣然答应。

    她命涂山松在草亭摆上火炉,灵泉水和荷叶茶。

    草亭内,红泥小火炉上,茶壶里扑通扑通煮着茶。草亭外,百亩荷田换上了洁白的衣裳,与飞雪共长天一色。

    此情此景,让黎华又回到了一心岛,与涂真真相守的日子。

    可是,眼前的涂山真,却把凡尘那一世全然忘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痕迹。

    黎华:“真真,又下雪了?”

    涂山真:“嗯。”

    黎华:“天宫没有雪。”

    涂山真:“我知道。”

    黎华:“你喜欢雪吗?”

    涂山真:“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

    黎华:“你有喜欢的东西吗?”

    涂山真顿了顿,摇摇头。

    黎华的心在暗暗滴血,是啊,她的心不在了,还会有喜欢的东西吗?

    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转而深情的望着涂山真,他发誓,这一次要守好她护好她。

    涂山真看着走神的黎华,突然很同情他心想他是不是又把自己当成了已故的那位故人。

    她看着荷田,喝着茶,等着他从回忆中走出来,也不催他。

    风过,炭火随风摇曳,黎华回过神来,说:“真真,你今夜迎我上南山,该不是就为了请我喝茶吧?”

    涂山真为黎华续上茶,顿了顿,说:“确有一件事,让天君帮忙。”

    黎华望着涂山真,想都没想,说“什么事?真真你只管说,我一定帮你办到。”

    黎华的态度,让涂山真感到十分意外,她原想让他在南山脚干等了十天,他一定很生气,竟然还这个爽快就答应帮他,甚至都不问是什么事。

    “我想让天君和我一起救一个人。”

    黎华心里已经踩到,这个人就是白萧然,他心里凉凉的,但是他要帮她,只要她幸福,最后即便选择了别人,他也同样会祝福。

    “是狐帝,对吗?”

    “对。”

    “要我做什么?”

    涂山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黎华详细讲了一遍,黎华曾在一本上古神籍中看到过梦灵之境,但是记载只是寥寥数笔,还没有今日涂山真讲得多。

    “真真,只要是你让我去做的,我义不容辞。”

    “好,那我们明日就动身。”

    “不急,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你该不是反悔了吧?”

    “真真,在你眼里,我就如此不堪?”

    “不,我只是想让大师兄早点醒过来。”

    “相信我,我答应了你,就一定就帮你,只不过我们还需要做好充分准备。”

    涂山真觉得黎华说得有道理,约定好黎华先回天宫,查阅典籍,找到线索,三日后在狐帝陵相见,一同开启时光之门,回到上古神族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