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妻入骨:总裁好好爱- 第2296章 偷生一宝宝7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大周周 书名:疼妻入骨:总裁好好爱
    借着车窗外忽明忽暗的灯光,黑衣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封林诺。

    从他挺拔健壮的身姿,再到那张帅气而俊逸的脸庞……妹妹会爱上这样的小鲜肉,还是肤浅了一些!

    “你不用知道我们是谁!因为你知道了也没用!”黑衣人冷冷一声。

    前面一句话到也无妨,但后面一句话着实带上了挑衅和嘲讽的意味儿。

    听黑衣人的意思应该是想表达:即便你知道了我们是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为什么要领我上车?你们究竟有什么目的?”封林诺一边问着话,一边将口袋里的手机开了机。只要邢十七不是太蠢,应该会追到御龙城里来。还有刚刚遇上自己的封十五,他想在这辆商务车开出御龙城前拦下,应

    该不难。

    “这个你无需知道!你只要乖乖睡上一觉,三个小时后,自会放你回来!”

    黑衣人还在打量封林诺,像一台高精度的扫描仪一般的打量。

    为了安抚封林诺的紧张情绪,他又补充上两句:“对我们来说,你的命并不值钱!所以,你不用担心自己会有生命危险!”

    “让我睡上三个小时就放我回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封林诺扬动着眉宇,“你是想让我一个人睡呢?还是找个女人陪我一起睡?”

    “……”似乎没想到封林诺竟然会说出如此……邪恶又流气的话来,商务车上黑衣人和男姜酒都是一阵堵心的沉默。

    “你……一个人睡就行了!”

    最终,还是黑衣人强忍着堵心感开口答了封林诺一句。

    “没这么简单吧?”

    封林诺轻抿着略薄的唇,“该不会是想拿我做什么人体试验吧?”

    就姜酒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生都能从口袋里变出个装着某种药剂的金属球来扎他,眼前的这两个家伙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猜对了!”

    那个男姜酒似乎不想再跟封林诺多说什么,因为这样的聊天模式会让他很不舒适。潜意识里,他把封林诺定义成了纨绔子弟。

    长得稍稍帅气了那么点儿的纨绔子弟!

    “为什么找我?”封林诺紧声追问。

    原本封林诺以为,姜酒接近自己的目的跟那群名媛们大同小异:无非就是想嫁给帅气且多金的男人罢了!可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有些反转!

    “因为你……长得顺眼!”男姜酒又变出了妹妹姜酒空灵的声音来。

    “……”这也能算理由?

    “能不能不要学姜酒说话?”

    封林诺愠怒的瞪向那个男姜酒,“你刚刚已经恶心到我了!”

    一想到自己还跟姜酒亲过几口回,再联想到自己刚刚还摸了这个男姜酒……封林诺就觉得自己的两只手都快不想要了!

    可封林诺话声未落,那个男姜酒便快如幽灵一般将一枚针剂扎进了他的肌肉里。

    他是被封林诺的话给气成这样的!竟然说他恶心?关键是封林诺乱碰了他!!

    “我去……你们又……又扎老子?就不能换……换个新……新……”

    十几秒后,封林诺倒在车座上,陷入了层层叠叠的昏睡当中。

    “迪卢卡,你弄昏他干什么?”黑衣人飙了一句德语。

    “他该死!”被称之为迪卢卡的家伙愤愤一声。

    ‘噗嗤’一声,正如封林诺所预料的那样,商务车刚驶到御龙城的大门口,便被破胎器给扎了车胎。

    在商务车的正前方,站着一个俊美飘逸的男人。

    “把封林诺留下,就放你们离开!”封十五冷清清的说道。

    男姜酒看向那个黑衣人,“二哥,我们怎么办?”

    “按他所说的做:留下封林诺,我们离开!”黑衣人不敢冒险。

    因为他跟迪卢卡出事了,阿九一定会找来这里,那样阿九就会有危险。

    ‘嗞嗞嗞……’御龙城里的安保刚靠近那辆商务车,里面便升腾起一股浓浓的烟雾,还混杂着类似于消毒药水的气味。

    没有防范意识的安保嗅进那些烟雾之后,便开始四肢疲软,喝多了似的踉踉跄跄站都站不稳。

    “便宜这家伙了!”临行下车,迪卢卡还踹了封林诺一脚。

    趁着越升越浓的烟雾做掩护,黑衣人便带着男姜酒一行三人快速的离开了已经无法行驶的商务车,一头扎进了夜幕当中消失不见。

    看到离开的三人之中并没有封林诺,封十五便没有去追,而让人先驱散商务车里的烟雾。封林诺的当安全,才是最主要的。

    十分钟后,商务车里的烟雾散去了大半儿,屏着呼吸,封十五从商务车里扛出了昏迷不醒的封林诺。

    试探了一下封林诺的鼻息之一,封十五立刻将电话打给了丛刚。

    “师傅,封林诺又被默尔顿家族的人给弄晕了。这回只是普通的麻醉类药剂。”

    封十五用的是‘又’字,以说明封林诺第一次被姜酒弄晕的事儿,他是知道的。而且还知道弄晕封林诺的人是默尔顿家族的。

    手机那头的丛刚微静了一两秒,吁声问:“封林诺跑去御龙城干什么的?”

    “他自己说是来跟严无恙约架的!估计上回被严无恙打败了,他一直耿耿于怀中!”

    封十五如实作答着丛刚,随后又请示的问:“一会儿河屯跟邢十二会来,他们可能要带走封林诺……”

    “那就让他们带走吧!”

    丛刚幽声,“封林诺那小子也不好伺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封林诺又被默尔顿家族弄晕试图带离的事儿……要不要通知我义父?”

    封十五口中的‘义父’,指的是封行朗。

    “就不用通知你义父了!就你义父那脆弱的父爱之心,除了瞎紧张乱发火,也没多大的用处!”

    丛刚对封行朗的了解还是入骨三分的,“至于默尔顿家族……河屯那老家伙会去调查的!”

    “好的师傅,那我就让河屯他们带走封林诺了!但不知道河屯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我义父呢?”听得出,封十五并不想让义父封行朗担心。

    “放心吧,河屯比封行朗更会护犊子!”

    丛刚能读出封十五的心思,“你不舍你义父担心,他就更舍不得他亲儿子操心了!”

    ……

    “竟然敢在我眼皮子底下一而再的伤害我孙子,怕真是活腻了吧?!”

    赶到的河屯在看到再次昏厥的大孙子封林诺时,整个人暴跳如雷。

    “究竟是什么人干的?”河屯朝封十五沉声吼道。

    “他们一行三人:一个只负责开车,一个男扮女装诱引诺公子,一个在车里守着……我已经调取了那个男扮女装者的监控录像,义父您过目。”

    封十五并没有跟河屯提及默尔顿家族。按照丛刚的意思,是想让河屯自己去调查。

    “他们想对十五做什么?绑架他来要挟我?”

    河屯首先想到的,就是这群人为了财而弄晕他的大亲孙子。

    “我没跟他们交过手,并不知道他们的意图!等诺公子醒来,应该就知道答案了!”封十五小心翼翼的作答着河屯。

    “义父,您别担心,这回只是普通催眠之类的药剂,用不了几个小时十五就会醒的。当然,也可以提前叫醒他!”

    邢十二对封林诺的全身都检查了一通,并没有发现明显的外伤。

    轻抚着昏睡中的大孙子,河屯那叫一个心疼,“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呢!”

    “十五从小就调皮捣蛋,您想让他省心,怕是要丢进他妈的肚子里去回炉改造了!”

    邢十二轻捏着封林诺的脸颊,“义父,御龙城不宜久留,我们还是把十五这小子带回浅水湾吧!”

    河屯认可的点了点头。并带上了封十五提供给他的监控录像。

    邢十二扛着封林诺刚走到门口,便撞上了闻讯赶过来查看的严无恙。

    严无恙拦在门口处,应该是不想让邢十二带走封林诺。才十五岁的严无恙,虽说体型上够壮实,但脸上还是稚气满满的。

    他之所以不想让邢十二跟河屯带着封林诺,应该只是觉得:封林诺是干爸封行朗的亲儿子,应该等干爸来接走封林诺才对!

    在面对河屯和邢十二、邢十七等人时,这一刻年青的严无恙无疑是在蚍蜉撼树。

    “臭小子,你找死呢?滚一边玩去!”河屯低厉一声。

    “你们不能带走封林诺!必须等我干爸来了再说!”

    对于蛮横的河屯,严无恙并没有露出惧怕之意。有那么点儿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意味儿。

    “熊孩子,你怕是活腻了吧?”邢十二怒斥一声。

    “严无恙!”

    封十五立刻上前来拉离堵在门口的严无恙,“我义父是诺公子的亲爷爷,他带走诺公子是理所当然的!”

    严无恙还想顶嘴,却被封十五狠掐着手腕。

    严无恙只能怒怒的瞪着邢十二他们把封林诺给带离了。

    这一刻的严无恙,显然是憋屈的。因为这里可是御龙城,是他严无恙的地盘!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河屯从他的地盘上把人给带走了!他却拦不了,也不能拦!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在御龙城里真正的说了算呢!!严无恙第一次露出了野心的愤怒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