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妻入骨:总裁好好爱- 第2294章 偷生一宝宝6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大周周 书名:疼妻入骨:总裁好好爱
    “什么?你也要去?还要带上晚晚一起去?”

    封行朗哼声,“林雪落,你还让不让我活了?你真忍心把我一个人丢在申城当孤家寡人呢?”

    “什么叫‘孤家寡人’?我家虫虫不是人呢?”

    林雪落怒意冲冲起来,“封行朗,你是不是早忘了你还有个小儿子叫封邢程?听你这口气,还真是忘了吧!”

    “没忘……没忘!我自己亲生的儿子怎么可能会忘呢!”封行朗急声解释。

    “忘没忘,你心里有数!”想到什么,林雪落侧身过来揪过丈夫的一只手,“听说上回的招商晚宴,封大总裁您可是出尽风头呢……引得那些小姑娘各种的眉来眼去、投怀送抱!还听说封大总裁您还

    赞不绝口其中一个小姑娘的手感超好……说吧,你用哪只手摸人家小姑娘了?”

    “这话你是听白默说的吧?”

    封行朗将当天参加晚宴的人做了一下简单的筛选,目标人物便直指白默。

    “先不说白默坑我的动机,就说在大庭广众之下,你觉得我会对那些图谋不轨的小姑娘动手动脚,以自毁自己的形象吗?”封行朗困乏的解释着。

    “那你的意思是:你不会来明的,想来暗的啰?!”林雪落有些钻牛角尖。

    “老婆,你太高估亲夫我了!我早已经没了那个贼心,更没那个贼胆!每天那么多事儿要处理……”

    封行朗倾身过来,用掌心撸了下额前的头发,“你看看我这脑门,头发掉得都快锃光瓦亮了!岁月不饶人呢!”

    林雪落用自己的手比划了一下,还真觉得丈夫的发际线有些上移了。

    “行朗,你才四十多岁,可千万别秃顶呢!”

    林雪落在丈夫的脑门上直哈气,“咱家晚晚才十一岁,还等着你这个亲爹挽着她送进婚姻殿堂呢!你要是秃了顶,那得多丑啊!以后不许过度用脑!听到了没有?”

    “老婆,你要是能让我老点儿睡……我还能少掉几根头发!”封行朗是真的困乏了。

    “睡吧睡吧!我抱着你睡!”林雪落像抱女儿晚晚一样抱着丈夫。

    终于,在高超智慧的化解之下,封行朗这才得以安然入梦。

    ……

    深夜十二点,封团团依旧紧紧的盯看着手机里的照片。

    照片上,封林诺拥着姜酒的肩膀坐在操场看台上,头靠头的偎依在一起。

    虽然只是背影,但那样的相拥,随意又自然。感觉就像夫妻一样的默契。

    封团团想到了叔爸在他家别墅院落外跟她说过的那番话:

    【如果非要说不喜欢……那你叔妈一定是不喜欢伤害他儿子的人!别说你叔妈了,叔爸也不喜欢伤害自己孩子的人!】

    【一句‘诺诺是为了你而殉情的’,就足够伤狠你叔妈的心了!虽然你是无心之举,但却忽略了一个母亲爱自己孩子之深!】

    【团团,其实你可以很快乐的融入这个大家庭里……以封林诺妹妹的身份!以你叔妈对你的喜欢,她肯定会接受你的!】

    封团团一直在琢磨叔爸封行朗的话,自己怎么才能再次回到诺哥的身边呢?诺哥突然宣布有了新女朋友,绝对是临时起意的决定!

    换句话说,诺哥只是为了惩罚她!惩罚她伤害了他母亲的爱子之心!

    联想到大冉冉回来时说过:白芽芽竟然用割腕自杀的方式逼迫自己的父亲认可他跟诺哥的恋爱关系?真够可笑的!

    其实自己也挺可笑的不是么?!叔爸叔妈都说诺哥是他伤,但为什么一直没能找到伤害诺哥的凶手呢?不应该的啊!尤其诺哥还有一个神通广大的爷爷,而且他爷爷手下还有那么多的义子!想调查出是

    谁伤害了诺哥,应该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啊?!

    封团团甩了甩有些吃疼的脑袋,黯然叹息一声后,却又灵光一现。

    随后,封团团立刻将封林诺和姜酒的照片发送给了白芽芽。

    【芽芽,我跟诺哥分手了……诺哥有了新的女朋友,她叫姜酒!而且跟诺哥还是同班同学!】

    照片和信息发送了好一会儿都没得到回应,封团团哼哼一笑,便关了台灯准备睡觉了。

    有人帮她去对付姜酒,那再好不过了!用白芽芽的娇横,去斗姜酒的肤浅,她们俩半斤八两。

    回到白公馆的芽芽,刚刚才洗漱完毕准备跟封林诺发个‘晚安’,却没想竟然收到了封团团发来的照片和信息。

    “天呢……诺诺哥竟然跟封团团分手了?太好了!”

    白芽芽高兴得直接从床上蹦哒了起来,“诺诺哥有新女朋友了?这么快?这个姜酒是谁?”

    本想回信息去追问封团团的,鉴于自己在诺诺哥家那么一闹的确有损形象,白芽芽便拿着手机跑去了豆豆的房间。

    “豆豆,豆豆,诺诺哥跟封团团分手了……”

    白豆豆淡淡的看了一眼兴冲冲的妹妹,埋头继续看她的书,“这很奇怪吗?”

    “可是……可是诺诺哥又有了新女朋友,叫姜酒!你看,这是她跟诺诺哥的照片!”

    白芽芽爬上了姐姐豆豆的床,将手机里的照片滑给她看。

    “是封团团发给你的吧?”白豆豆看了一眼照片后问道。

    “是啊!她说她跟诺诺哥分手了!”

    白芽芽盯看着照片上的姜酒,“你说这个叫姜酒的女孩儿长得漂亮吗?怎么诺诺哥刚跟封团团分手就找她当女朋友?”

    “芽芽,你是不是准确去封林诺的学校去看看这个姜酒?”豆豆突兀的问。

    “是啊!我打算星期一中午偷偷溜出去看看这个姜酒究竟长什么样儿!”白芽芽着实好奇封林诺的这个新女朋友。

    “这也正是封团团所希望的!然后你就会成为第二个她!”白豆豆淡声。

    “第二个她……白豆豆你什么意思?”白芽芽紧声问。

    “总之,你别管就是了!封林诺选谁做他的女朋友,那是他的自由!你干涉了也没用!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能被别人左右的人!”

    白豆豆平声静气的说道。但还是多看了一眼那张照片。正相拥着的两个人,看起来到是挺般配的。

    “懒得跟你说!”

    白芽芽爬下床去,“像你这种明明喜欢诺诺哥,却从不敢去追去求!你就永远当你的暗恋者吧!”

    目送着白芽芽走出房间,白豆豆淡淡的叹了口气:她知道即便自己没可能,那妹妹芽芽则更没可能!

    或许在白豆豆看来,封林诺喜欢的,应该是像干妈林雪落那样的女人!

    ……

    好不容易逃出了封家,封林诺有种放飞自我的惬意。

    他当然不会因为白默追上楼来想揍他,觉得自己有多么的生气或是憋屈,反而有那么点儿小‘感激’白默,不然他也没机会半夜出门野了!

    就凭白默,根本伤不了他;封林诺想制服白默,那是轻而易举的事儿!不还手,就意味着他能以弱者的姿态逃出来撒野了!

    这个时间点了,当然不会乖乖去浅水湾了。

    年少轻狂的热血,荷尔蒙爆棚的身体,封林诺觉得自己应该找个地方好好的发泄一下自己!

    而御龙城当然是最好的去处了!

    这个时间点,属于御龙城的狂欢才刚刚开始。

    邢十七一路若即若离的跟在封林诺的车后;时不时被他的甩尾动作紧张着。

    等邢十七意识到封林诺选的根本不是去浅水湾,他立刻给邢十二打去了电话。

    “老十七,你该不会是把十五给跟丢了吧?”邢十二斥责怒问。

    要知道,这个时间点,本是他抱老婆逗女儿的美好时光,现在却要陪着义父河屯一起守等着邢十五那野小子过来。

    “十五好像要去……御龙城?”邢十七没有理会邢十二的怒意。

    “御龙城?他去御龙城干什么?”邢十二紧声问。

    “不知道。我先跟过去。你让义父给他打电话,催促十五回浅水湾吧。”

    邢十七一脚油门追了上来;封林诺似乎发现了身后的尾巴,故意一圈又圈的跟车后的邢十七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河屯的电话随之打了过来,封林诺只是瞄了一眼,便将手机关机了。

    相比较母爱浓浓的母亲大人和城府颇深的亲爹,义父河屯自然要好对付得多。一切可以按照江湖规矩来处理。

    终于,在封林诺的超炫车技下,邢十七最终还是被他给甩掉了。

    或许也是邢十七的一种战略:与其这样在马路上一圈儿又一圈儿的耗着,还不如让这小爷甩了自己,得逞去他想去的地方。

    曾经的封行朗来御龙城靠刷脸就行,现在的封林诺也是一样。

    进来御龙城之后,封林诺直奔生活区。

    对!这深更半夜,大好时光,他是来找严无恙干架的!

    上回被十五岁的严无恙干败了,年少气盛的封林诺哪能咽得下这口气;今晚是来打翻身仗的。

    刚从超跑里出来,封林诺便觉得有个什么东西从车后一晃而过了……

    肯定不会是邢十七。虽然邢十七每次都鬼鬼祟祟的,但这回晃过的东西更为妖娆娇小,更像是个女的。

    姜酒?

    从那个敏捷又精怪的身影来判断,还真像姜酒那只妖怪!

    不过她来御龙城干什么呢?又是怎么来的?也像邢十七那样跟踪自己而来的吗?不管姜酒那丫头究竟是怎么来的,封林诺总觉得一个小姑娘家的半夜三更来御龙城这种地方,有些不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