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策之云谋天下- 第一七三章 蒙络的生辰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行走的叶阿回 书名:江山策之云谋天下
    “他们也没有姓氏。”

    “为何?”

    叶惊阑缄口不言。

    这一段尘封的过往,忽而提起,就像一根刺猛然插入心窝子,膈应得慌。

    云岫不再问,当一个人紧闭心门时,就该表现自己的识趣。

    一时之间,周遭温度似骤降。

    相顾无言的两人,只一杯接着一杯的陈情酒。

    雕在杯子上的兰花在月光下显得格外清丽,雅致。

    她的手扶着杯身,修长而白皙的手指和月色相近。

    再斟一杯,遥寄明月。

    “七夕节。”

    七月初七正是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

    她不乞巧,只祈求鹊桥相会的两人能予以她和她所在乎的人些许庇护。

    “在你心中,普天之下谁最美?”他的指尖轻轻敲敲银杯,磕在兰花瓣朵儿上。

    “叶大人比你更美。”她弯弯眉眼,清亮的眸子里满是笑意。

    叶惊阑起了玩心,打趣道:“你曾与我说,我见过大理寺卿之后,会自惭形秽,可我每日对镜端详,完全没有云姑娘说的那种感觉。”

    “可你也没有比叶惊阑更美。”

    她食指屈起,往外弹了一颗毛豆儿。

    “哎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总犯我,可怎么活啊!”蒙歌假惺惺地捂住额头,让人错觉额头上被毛豆儿击出了一块大疙瘩。

    实际上煮熟的毛豆,不管用多大的力,都达不到那么夸张的效果。

    这只是蒙歌为了给自己的偷听摆出的一个合理的借口。

    人总是这样自欺欺人地活着,常常想要为年少的轻狂,泛滥成灾的思念,无法约束的放浪不羁找一个理由,为证实自己过往是无怨无悔,惆怅到潸然泪下的相思,笃定到不偏不倚的信仰寻一个源头。

    蒙歌没有带走蒙络,仅仅是做了个样子罢了。

    花花绿绿的小脑袋冒了一半出来,嘴里还嘀嘀咕咕地嚼着一句:“我不喜欢她。”

    蒙歌不为人察觉地叹了口气,她这句话从凌城延续到了沙城,哪怕她知晓了云岫的真实身份,仍然会毫无顾忌地表达自己的内心。

    为什么不喜欢云岫?

    也许只是给自己放了一个台阶。

    站在台阶下,她可以坚持自我,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谁也奈何不了她。更何况云岫压根儿不在意她的想法。

    而她在犹豫,是否该跨上那一步台阶。

    上了台阶就意味着她必须接受,有云岫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她很害怕,害怕承认自己的心在慢慢改变。

    “蒙络也想乞巧吗?”云岫取出自己的荷包,递了出去,“里面有针线。”

    蒙络爬上了蒙歌坚实的后背,狠狠地踩着他的肩膀攀上了屋顶。

    她还是那一身五彩缤纷的衣裳,甩着脑袋,让那么多条辫子自由地触碰。

    她怯生生地挪着步子,丝毫没有当初的嚣张。

    “我……我不乞巧。”蒙络憋了老久,憋出来了这么一句不像她会说出的话。

    “我瞧着你喜欢暗器和一些小玩意儿,趁着这乞巧的日子,我便将它赠予你。”云岫轻晃了下手中素色的荷包。

    叶惊阑勾了勾唇角。

    蒙络舔舔嘴唇,迟迟不敢上前接过。

    她并不怕这荷包藏着什么毒,她是怕接了这个荷包,就得义无反顾地踏上那一个台阶。

    可是她又猜到里边是云岫常用的金针。

    她老早就眼馋到不得了。

    触手可及……

    十分诱人……

    脚底磨蹭着,快要将脚下的青瓦都磨得光滑。

    “我……”她攥紧了拳头。

    云岫仍然是挑着眉,伸出手。

    那个素色的荷包,就像一个当风的旗帜,在蒙络的眼里放肆招摇。

    “我……”她使劲儿晃了晃脑袋。

    满眼,满心,全是那几根细细的金针,金针上的光芒一闪而过,窜进了她的周身血脉,逆行至天灵,脑袋发晕。

    云岫笑起,她就喜欢这般磨人。

    接与不接都是一个问题。

    “我……”她将下唇咬得发白,一道红痕立现,白与红的分明之感,使得他人不自觉生起怜惜之情。

    她快要熬不过自己内心的渴求。

    忽然往前迈了一大步,抢过荷包。

    蒙络像一只攀着无形的蔓条跳跃的猴儿似的,三步并作两步跃进了另一条巷子里。

    那里没有光亮,也无人能看见她。

    远远传来含糊不清的“多谢”。

    她先是找了一处能借着月色看清事物的角落。

    哆哆嗦嗦地打开荷包。

    取出一根细针。

    云岫果然没有骗她。

    她的心里像生了一块礁石,任由惊涛骇浪卷起白沫儿,毫不留情地拍在上边,凿出了孔洞,从孔洞之中涌流过无休止的浪潮。

    蒙络就着月色,虔诚地捧起金针。

    她没有乞巧,她只是希望索罗族的月亮神是真实存在的,在这一刻,能听见她的祈愿。

    她在心中默念着最为诚挚的心愿,无人知晓,也无须被人知晓。

    收好了金针,将素色荷包揣到怀中,贴在最靠近心脏的位置。

    七月初七,是她的生辰。

    而过了三年的同月同日也是她流离颠沛的开始。

    往事不提也罢。

    但这么多年来,就算是蒙歌也无法展开笑颜为她庆贺生辰,这是苦难日,是痛楚的纪念日。

    她抱住双膝,蜷成一团。

    泪如雨下。

    四周一片寂静。

    她压抑在喉咙里的哭嚎,闷成了奔涌的热血。

    老人常言:年少不知愁滋味。她却一遍一遍地体味着这般那般的苦与闷,她不知这可否称为“愁”,只觉这种感觉上了眉头,上了心头。

    她的手指不住地绞着埋在双膝的脑袋上的辫儿。

    怎生得这么一颗多愁善感的心。

    她又怨怪自己不该接了云岫的小恩小惠。

    蒙络啊蒙络,比起蒙歌来,你更像一个瓜怂。坚守不住自己的阵营,这么快就丢盔弃甲、束手就擒了。不战而败的孬种。

    蒙歌扒拉在她身后的墙上。

    又是无声的叹息。

    将自己团成团的蒙络喃喃自语道:“我没有不喜欢她。”

    蒙歌一笑,喜欢吗?不喜欢吗?好像没有个真正的定数。

    他的口型在说:生辰快乐。

    屋顶上的两人并肩坐着。

    “你怎知今日是蒙络的生辰?”叶惊阑有些好奇,没听蒙歌提起过云岫有询问过他,而金不换和孟章早就回了盛京,云岫就更没机会接触了。

    难不成云岫在很久之前便谋划上了?

    在凌城时,他们算不得友人,蒙络又像一只一碰就炸毛的猫儿……

    云岫应该不会主动去想法子讨她欢心。

    “猜的。”云岫又怎会告诉他,她在给花钿的信中写上了好生查探蒙家兄妹一番。于是花钿到沙城后,和曾停打听的事里其中有一件即是关于蒙家兄妹的。

    曾停抖的那张手绢儿里就藏着关于他们的事。

    细小的文字让她辨认了好一阵。

    蒙家兄妹是沙城人。

    当初异族暴动,占领了整座沙城。

    驱逐、屠戮是他们野蛮行径的温和说法。

    蒙歌和蒙络那时好不容易保住了小命,在外流浪了一年有余,不知他们这两个孩子是如何过来的。

    云岫想,定是很苦,而她体会不到这种苦。

    感同身受的前提一定是有共同经历,才会在听到他人往事时有所触动。

    她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获取蒙络的认可——送礼。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话在任何时候都适用。

    叶惊阑是蒙歌的主子,蒙歌将他当成了头顶上的天,对信仰有着绝对服从的蒙歌会为了让他满意而让步与屈就。但蒙歌又顾念着自己唯一的妹子,蒙络的喜怒哀乐会直接影响到蒙歌。蒙络摆在明面上的不喜欢使得蒙歌夹在这复杂的关系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左右为难。

    于是云岫打破了这个僵局。

    她以自己的独门暗器作为台阶,递到了蒙络跟前,换取了蒙络的退让。

    “云岫。”

    他压低了声音,像在诉说悄悄话。

    “嗯?”她的鼻音渐浓。沙城卷了沙石的风有些急,吹得她在恍惚之中迷了眼。

    云岫眯起眼睛,看着对面院子里的姑娘虔诚的乞巧。

    “我曾以为,你是不屑做这些事的。”他指的是适才云岫赠礼与蒙络。

    “这世上的许多事是无论成败都要去做的,许多东西需要将生死置之度外去守护的,还有许多责任,压在了肩上,就要义无反顾,不论痛苦与否,必须去承担的。”她揉搓了一下眼角,真是今夜的风太急了,她顿了顿接着说,“有时候命运是没有对错的,我们也无权更改。”

    “我命由我。”他只那么一句浅淡的话。

    “可是宿命就是宿命,归根结底则是生来注定。”她闭了闭眼,“就像……我从一出生就是纳兰家的女儿。”

    “你现在已经不是了。”

    “谁知道会在哪一天拆穿这个拙劣的伪装?”云岫清了清喉咙,身边的人没有染风寒,她倒是先染上了,“年节时,我第一次在朝堂外与你相见,以为此生除了同朝为官便再无交集,然而……”

    “我本不该到凌城的。”叶惊阑沉吟片刻,丢下这么一句。

    “我知道。”

    而后相视一笑,丢开了这件事。

    不必多说,谁也瞒不了谁。

    “你瞧。”她的手指虚虚地点在了乞巧的女子身前的水盆里。

    叶惊阑以指腹点中她的眉心,嗔怪道:“你何时才能像个真正的女儿家?”

    只见云岫轻吐舌头,粉嫩一闪即过。

    “下辈子。”

    “可惜,我只有这一辈子。”

    “听说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

    “那我一定不长命,而析墨定是一只绿王八。”

    叶惊阑当真是厚脸厚皮之人,随时随地都在标榜自己是一个好人,不忘踩一踩析墨。

    云岫捉住了他再次点过来的手指,一折。

    那人仍是笑着的,只是这笑里似暗含酸楚。

    “叶大人和析墨一直不大对盘,和薛将军更是仇敌,看来叶大人今后的日子不好过。”

    叶惊阑抽回了手指,故作姿态地背到身后。

    他在悄悄地活动指关节。

    面上是浅笑吟吟。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暂时的朋友。”

    叶惊阑的话很对,他和析墨只是偶来的利益纠纷,撇开那层罪恶的油腻,他们也就是喜欢拌嘴的故人罢了。且只能称为故人。

    而薛漓沨,他一贯以刚正不阿为做人准则,自然是看不惯“阿谀奉承、靠脸伺君”的男宠,要是扒开了这层带着偏见的皮,他会否和叶惊阑握手言和?

    没人能告知确切的答案。

    但看着叶惊阑成竹于胸的模样,云岫隐隐有了自己的判断。

    “你说,曾停是什么人?”叶惊阑忽的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

    “好人。”云岫眼睛也不眨地回答道。

    “你刚才说过,好人不长命,祸害留千年。”叶惊阑将她的话原封不动的奉还。

    云岫一想到那个圆滚滚的人,就觉好笑,他是她见过为数不多的天生带喜感的人。

    于是她琢磨一阵后,说道:“他比你厉害,他是一个可以留千年的好人。”

    “你对他的评价极高。”

    “因为……”她手指一横,向着一处。

    “呼——”倏然卷起的风沙真真正正地迷了人眼。

    叶惊阑深吸一口气,平而缓地呼出,“哎……”

    门上赫然贴着一块白色的“喜”字。

    这种蔓延开来的恐怖气氛,如同瘟疫一般,席卷了整个沙城。

    乞巧的姑娘也察觉到了异样。

    这也许就是虞青莞说的“女人的直觉”。

    第六感极强的女子,她僵着脖子回头。

    白色“喜”字映入眼底。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惊破了沙城的宁静。

    有几家的窗格子里燃起了烛火。

    她同犯了疯魔的人没有区别,双手插入发间,三千青丝在这一刻散乱开来。

    跌坐在地的她,嘴皮子都在发颤。

    水盆倾覆,湿了她身后的地,延伸至她撑在地面的手掌下,她也没有任何知觉。

    “咔咔。”算盘子儿的清脆响声在寂夜里格外清晰。

    软底布鞋在地面行走是没有声音的。

    但曾停太胖,他每行一步,绿色袍子随着步子抖上三抖,连软底布鞋都踩出了声儿。

    “哎,丫头,我这棺木,给你算贵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