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策之云谋天下- 第一七四章 用金算盘发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行走的叶阿回 书名:江山策之云谋天下
    曾停晃悠着腿儿,绿袍子的袍角上下飘忽。

    “梨花木的,就别想了,今儿个白送了出去,还没来得及打呢。”

    他口中嚼着毛豆儿,腰上挂着的布袋子里还有剥得干干净净的煮毛豆。

    他很不喜欢毛豆壳子上的浅毛毛,每次触上去,都会觉得短针在扎手。

    手指拈在光溜溜的毛豆儿上,一颗,一颗,像是在抚摸情人的唇瓣,那么仔细,那么轻柔。

    曾停认为他今天碰上云岫,是他平生三件倒霉事之中最倒霉的一件。

    白搭四个棺材。

    还有一口棺材是黄梨花木打的。

    尽管黄梨花木窝窝里面躺着的是自己按辈分上来称的侄儿。

    一只手摸着金算盘的子儿,指尖弹着珠子。

    他这金光闪闪的招牌,有许多人说过同一句话: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你这招摇的就如同恨不得别人来抢!

    抖抖算盘,谁想要,便来拿去好了。

    只是这么些年过去了,他茶坊里大大小小的棺材卖了不少了,这算盘子儿一颗没少。

    神奇吗?

    一点也不神奇。

    惦记的大有人在,真下手的,寥寥无几。

    有时候啊,被所有人珍重的这条命,在老天爷面前,就是一个笑话,像米粒大小的笑话,可有可无的笑话。

    他眯起了眼。

    味同嚼蜡。

    曾老板认为他生平只有一个最爱——钱。

    仅仅只有钱罢了。

    亏本买卖,做得心里不舒坦。

    他的后槽牙磨着毛豆儿,想象自己在嚼山珍海味。那个让他亏了本的细皮嫩肉的贼丫头,真是贼精贼精的,只可惜慧极必伤啊。

    被吓得两眼一翻,晕厥过去的姑娘横躺在地上。

    曾停站在她跟前,叹息道:“我又没说是你的。”

    简陋的房门咿呀作响。

    有一干瘦的老太婆抿紧了唇,拄着拐慢慢地跨过门槛。

    她两眼空洞无神,眼白很多却布满血丝,唇是缩瘪而无光泽的。

    但她将自己的头发梳得很齐整。

    像出嫁的新姑娘,对待自己的妆容一丝不苟。

    另一只手上颤巍巍地抓着一把梳子,嗫嚅道:“曾停,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就麻烦你了。”

    “老太太,这就准备好上路啦?”曾停将装毛豆儿的小布袋束紧,用金丝线裹了两圈。

    “曾停,芙儿的事,还请你多上心了。”老太婆瞧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姑娘,“芙儿是老身唯一放不下的孙女。”

    “老太太,你就把心放到阎罗王那里等待下一世吧,芙妹的事就包我身上了。”

    “包着包着,就到你的床上了……”老太太抬手,一拐杖拄到了曾停的脚尖子上。

    曾停被这突然袭来的力戳的往上一跳。

    那一身肥肉随着他的蹦跳颤抖如波浪,一波接一波,久久不平息。

    老太太望着干干净净的院子,“怎么没把棺材给老身抬过来?”

    “这不,工人们今儿太累了,我遣他们回去歇息了,就请老太太随我走一遭吧。”

    “你得背老身去你的茶坊,人老了,不中用了,脚不太方便。”

    “老太太,背你可以,你得和我细细传授一下你的家门绝学。”曾停伏在她耳朵上说道。

    老太婆空洞无神的双眼重新焕发光彩,“胡扯,什么家门绝学,人都要死了,还传什么传?”

    曾停咯咯咯地捧着肚子笑起来,“你这老太太,到头来要把秘密带进棺材里,连芙妹都不告诉。”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老太太的拐杖敲在了他的腿弯处。

    “老太太不减当年风采!”他揉揉腿弯,笑吟吟地说着,“就是芙妹,可能……”

    他话没说完,勾起一抹阴险的笑。

    沙城里谁都知道杨家老太是个狠人,只是她早年丧夫,中年丧子,独自抚养了一个平平庸庸的孙女长大。

    她的话一点问题都没有,不传给杨芙,即是不知者不罪,但外人怎会相信杨芙不知道内情?

    平庸如她,也许老太太的脚刚跨进棺材,其余人失了忌惮,顺手就送了个大礼给她的乖孙,杨芙不出一日紧随着就去了。

    曾停掂量了一下,这棺材钱啊,还是收少一点为妙。

    但按照命数来说,他不应该往下降价了。

    不知不觉,手又抚上了腰上的袋子,想去摸两颗豆子嚼嚼,用以平心静气。

    可刚一碰到那个袋子,他还是觉着不对。

    被这老太太一搅和,眼看着嘴边的鸭子长毛飞了。

    他才不会就此放任煮熟的鸭子扑腾着往天上飞。

    金算盘一抖,他脑子里百转千回,想法太多了,实施起来是否会很困难。

    这老太太咬死不松口,大不了就带着孙女一道儿去阎王殿报道,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曾停琢磨来,琢磨去,就是没琢磨出个名堂来。

    再添一把火?

    把握不住火候,小心把自己给烧个外焦里嫩。

    只见老太婆将拐杖一横,“你用你这金算盘发毒誓,照顾好芙儿,我就把你想知道的事告诉你。”

    曾停一怔。

    老太太这么好说话?

    只是这金算盘……

    他瞅了瞅手中的算盘,再瞅了瞅坚定的老太。

    目光来回,他瞧不出个实在的东西来。

    曾停犹豫了许久。

    老太太开始催促:“曾停,想好了就做最后一个买卖。”

    他攥紧了算盘,迟迟不下决定。

    凡事都有个万一。

    “怎么,舍不得了?做久了鬼怪,不知道怎么做人了?”

    他不再扯着脸上的肉,任由它们脱离了笑容,渐渐放松。

    “老太太,换个条件吧。”他想知道,但他不想用金算盘来发誓。

    “你答应,我立马说。你不答应,那便让芙儿随老身一块儿去喝孟婆汤,下辈子老身还要做她的奶奶,照顾她,看着她出嫁。”

    曾停咬着牙,点头答应了。

    “好,按老太太的要求,曾停今个就发毒誓,如违此誓言,我和这金算盘的前任主人一般,灰,飞,烟,灭!”

    “好!”老太婆干瘪的嘴唇唤着曾停的名儿,教他俯身贴耳过来。

    曾停的绿袍子袍角在晃动。

    像天上的月儿倒映在井里,风一过,乍起波痕。

    他的眼睛里闪着不定的光。

    “当真是这样?”

    “老身无半句虚言!”

    曾停蹲下身,扶住老太太的腿弯儿,往背上一带。

    老太太稳稳地伏在了他的背上。

    “曾停,老身也为你算过命了。”

    曾停的脚步本就虚浮,甫一听到这句,一只脚硬生生地悬在空中,没有落地。

    他干笑两声,感受着身后之人的轻重。

    人老了,就失了身体里的精气,慢慢地,就轻了,到最后,瘦如干柴,轻飘飘。

    羽化登仙是不大可能的,那是话本子里常说的,给世人宣扬苦难与磨折不可怕,熬过去便可,这是必要的修行,待到死后,活得越苦的人越能体味到往生之乐。

    其实说到底啊,死都死了,还讲究什么快乐不快乐的?

    他攥紧了金算盘,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内心波涛汹涌。

    杨老太的托孤……

    他叹息着。

    在他的长叹息中,她去了。

    仿若又轻了一些。

    最后一口气喷在了他的颈窝里。

    那么凉,那么凉。

    生死无常,看淡就好。曾停如是想着。

    ……

    屋顶上目睹了全过程的两人碰了杯。

    “老太太自己贴的。”叶惊阑晃了晃空壶,示意里面没了,仅余两杯而已。

    云岫颔首,说道:“可那姑娘被最近的接连发生的惨事吓破了胆,以为勾魂无常找上门来了。”

    “你是在催促我破案吗?”

    为了安抚人心,叶惊阑必须早日将凶手捉拿归案,可惜现在还没有丝毫眉目可言。

    “叶大人是御封钦差,我等小喽啰岂敢说大人半个‘不’字?”最后一杯酒,她要细细品。

    陈情酒好像在出了大漠之后,就变了味儿,少了呼啸的狂风,奔走的乱石,无穷无尽的曝晒与极寒交替,这个味儿,就淡了。

    “你已经说了。”叶惊阑放下空酒杯。

    他拉过煮毛豆的小篓子。

    探出手,拣了一个饱满的豆荚。

    两指一带,去了壳儿。

    再往空杯中一丢。

    如此反复,很快就装满了杯。

    装满了毛豆儿的酒杯被推到了云岫的手边。

    “我想到了一个人。”云岫塞了一颗豆子到嘴里。

    叶惊阑在脑海中搜寻那人的音容笑貌,竭力模仿出那种笑出二月春风的感觉。

    形不似,神似。

    “你怎知我说的是他。”

    “析墨一直是一个温柔的人。”他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析墨对任何人或事都保持着一条水平线上的度。

    而云岫,在高出水平线许多。

    他很清楚,却不嫉妒。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他换回了自己慵懒的笑,嘴角微微上扬,桃花眼里漾着粼粼波光。

    要是世间所有事必须讲求先来后到,那么许多人都会错过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

    云岫端起杯子,嚼着豆子。

    “虞青莞和薛漓沨,将早与巧占了个双全,到最后还是不肯相认。”云岫举着例证。

    “也许在你见到绪风的时候,你会感慨更多。”

    绪风……

    耳熟的名字。

    她来不及深想,被叶惊阑一把拽下了屋顶。

    “子时快到了。”

    云岫一愣神,曾停和她做出“子时之约”时,叶惊阑不在场吧……

    叶惊阑看出了她的疑惑,眨了眨眼,“蒙歌是沙城人。”

    沙城人很排外,要是同为沙城人,打听起事儿来,那就容易得多了。

    譬如曾老板的茶坊。

    譬如薛漓沨和虞青莞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譬如老柳树下的那口井。

    叶惊阑又道:“你可别多想,只是茶坊一事罢了,其他的,蒙歌也没打听得周全。”

    “蒙芝芝也有失手的时候?”云岫调侃道,想当初王嫂那里还多亏了蒙歌扮的“蒙芝芝”,左一口“姐姐”,右一口“漂亮阿姊”,换来了一手有用的资料。

    牺牲一人色相,成全大家幸福。

    美事一桩。

    “连叶知芜都对骑马之事一窍不通,你又怎能要求蒙芝芝无所不能呢?”

    说起自己穿女子衣裙的事来,脸不红,心不跳。

    云岫暗骂一句:厚脸厚皮。

    厚脸厚皮的叶惊阑拉着她到了城门口。

    守城的官兵抱着长矛打瞌睡。

    只有两三个站得笔直,强迫自己和正在打架的上下眼皮做斗争。

    “干什么的!”有一士兵乍醒,长矛横着,就快戳到叶惊阑的鼻尖。

    叶惊阑亮出腰牌。

    “原来是叶大人。”

    他们已经得了沙城土霸王的消息,既然叶惊阑愿意亮明身份,那就万事随着这个钦差折腾吧,反正不是他犯下的事,随便叶惊阑怎么查。

    “锦衣巷如何走?”叶惊阑朗声问道。

    收了长矛,有些局促不安的士兵抓了抓耳朵上边的头发。

    他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啊。”

    总是听说锦衣巷,那里曾是穷人、乞儿的云集之地,这么几年过去了,捱不过去的多了,眼下仅剩曾停和另外两家命硬的落魄户儿。

    士兵又补充了一句:“叶大人要想去那里寻线索的话,多半是白费劲,那里的人和外边的人几乎没有任何交集的,说自己是穷的有骨气……”

    他狠狠地“啐”了一口,“穷就是穷,还非要和骨气牵扯上。我们救济的可不少,也不见他们有骨气的拒收啊!”

    看来沙城百姓对锦衣巷没有多大好感。

    毕竟送给他们的吃食和衣裳是没有收回的可能性的,沙城百姓本没有指望他们能给予什么回报,但他们的自命清高让救济过他们的人心怀怨念了。

    看来这锦衣巷里的人也不是好相与的人。

    穷人,有骨气的穷人……

    “来了来了。”一大颗肉球圆滚滚地到了云岫跟前。

    曾停一指叶惊阑,那指头虚虚地戳中了叶惊阑的眉心,他不大高兴了,忿忿地说道:“贼丫头,你怎么把他给带来了,若是你早说是两个人,我才不会答应你带你去锦衣巷。”

    “且当他不存在吧。”云岫笑笑。

    曾停撇嘴,扶正了脑袋上的帽子,“一个大活人呢,当什么不存在,亏得你说的出口来。来者是客,他也翻不出什么风浪,就这样吧。”

    他们往第一条巷子里走。

    “老板,你对一弱女子也下得去手。”叶惊阑瞥他一眼。

    曾停的手拨着算盘子儿,头也不抬地说道:“我要是对一男儿下得去手,那才不得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