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殿下的鱼生- 第八十四章 吊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小海浪 书名:公主殿下的鱼生
    眼看乾坤兽向风绪扑去,后者却没有任何反抗的迹象。

    安宁一面朝那乾坤兽的方向射出一道金色的烈焰,一面出言提醒道:“风绪,快躲开!”

    受到安宁的干扰,乾坤兽的动作有了片刻的迟疑。

    就是这一片刻的迟疑,让风绪回过神来,躲过了乾坤兽的袭击。

    二人一前一后,将乾坤兽围在中央。

    乾坤兽摇头晃脑,笨重的身体一会儿朝向安宁,一会儿又面向风绪,看样子似乎是在犹豫该从何下手。

    安宁对它的弱点部位了如指掌。

    有了之前的经历,乾坤兽也不敢妄动,生怕一时不慎又被安宁算计了去。

    不得不说,这乾坤兽与一般的妖兽不同,拥有极高的智慧。

    乾坤兽按兵不动的同时,安宁也在观察着乾坤兽。

    此刻,安宁的心中也是疑问重重。

    这怪物看着刀枪不入的,历代鲛人国主都是怎么打赢这玩意儿的?

    幽暗的溶洞之中,一抹寒光闪动。

    安宁忽然眼前一亮,那是乾坤兽的犄角。

    只是这犄角似是有些不同,它恰好位于乾坤兽额头眉心处,看着就好像是一把雪白的利刃。

    而这时的乾坤兽似是失去了耐心,终于发动了攻势。

    一股狂暴的气息向安宁压了过来。

    乾坤兽重逾千斤的身子就像一艘巨轮,朝着安宁碾压而来。

    若是躲闪不及,普通人可是要变成一滩血水了。

    然而,安宁一动不动,任由这乾坤兽朝自己扑过来。

    “安宁?”

    风绪急红了眼,安宁这是怎么了?难道她也和自己刚刚一样,被吓得愣住了?

    情急之下,风绪管不了其他,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乾坤兽那足有一人高的后腿。

    后腿上坚硬的皮肤将风绪的双手硌得生疼,后腿传来的巨力将他的胳膊撕扯的近乎移位,然而他却始终不肯放手。

    这一举动激怒了乾坤兽。

    它缓缓转过头,那三根犄角发出阵阵寒光,一双铜铃大眼对风绪怒目而视。

    “找死!”乾坤兽突然口吐人言。

    它张开了血盆大口,露出了森白的獠牙,呼出一股浊气,就如同阵风刮过风绪的脸颊。

    风绪双眼紧闭,他不敢看乾坤兽那可怖的模样,却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死死地抱住对方的后腿不放。

    安宁微微愣神,她没想到风绪为了救她,竟然跟乾坤兽硬拼了起来。

    再这样耗下去,风绪力有不逮是迟早的事。

    安宁所料不错,乾坤兽稍稍发力,风绪就像一个破布娃娃,被抛到了空中。

    下一秒,乾坤兽张开了血盆大口,正好对着那即将从空中掉落下来的风绪。

    它的铜铃大眼中满是贪婪之色,口水流了一地。

    鲛人族的血肉对许久不见天日的乾坤兽来说,无疑是大补之物。

    “不好意思,你要失望了!”

    安宁的手中,一物忽现,正是在藏兵阁之中被安宁挑中的漆黑铁块。

    灵力运转,金色的火焰煅烧着漆黑的铁块,锈迹斑斑的铁块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砰!”

    还不等风绪落下,一物以闪电之势射入了乾坤兽的血盆大口之中。

    乾坤兽怔愣了片刻,随后表情便从错愕变成了痛苦。

    “嗷~”它挣扎了几下,便轰然倒地,四脚朝天,铜铃大眼也变成了死鱼眼。

    安宁射出的子弹,在乾坤兽的体内乱窜,将后者的五脏六腑洞穿了个遍。

    此时,风绪也从空中落了下来,正好压在了乾坤兽那软软的肚皮之上。

    “呜~”本就被子弹重创,又受到了风绪的“重击”,乾坤兽不由口吐白沫。

    反观风绪,高空坠落,却因为有乾坤兽这个肉垫,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之前因为乾坤兽所受的伤,也因为他那变态的恢复体质,渺无踪迹。

    风绪挠了挠头,从乾坤兽的肚子上爬了起来,神情有些不好意思。

    他可不是故意趁兽之危,只是巧合,巧合,巧合……

    “安宁,这是什么武器?”风绪起身后,才注意到了安宁手中那把形状怪异的武器。

    “这是手枪。”安宁把玩着手中的枪,对它的威力颇为满意。

    安宁被开除学籍后,到处颠沛流离。

    她最后进入了一个神秘的组织。

    在那里,她学会了伪装,格斗,射击。

    她成为了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

    而她最擅长的,便是狙击。

    当安宁在藏兵阁看到这块其他人眼中的破铜烂铁之时,她便知道,这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武器。

    “你输了。”安宁握枪,来到乾坤兽的面前。

    乾坤兽看着安宁手中那把银光闪闪的奇兵,眼中满是惶恐之色,它怕安宁真的要了自己的命。

    安宁在乾坤兽面前蹲了下来,出乎意料地,她伸手握住了乾坤兽额头的那只犄角,

    “咣当!”被安宁猛力一拔,那犄角竟然应声而断,掉落在一旁,发出清脆的声响。

    “这是?”风绪吃惊地看着那只断裂的犄角,轻呼了一声。

    安宁捡起那犄角,仔细端详起来。

    这不是犄角,而是一把短剑。

    幽冷的寒光之中,灵力汇聚,包裹着这把利刃。

    自带灵力的兵器,除了教习子幽那把神兵榜前八的幽梦剑,勉强凑数以外,安宁还从未见过第二个。

    “不知道这短剑是什么品级?”

    安宁将短剑收起,便起身离开。

    就这么走了?

    风绪有些琢磨不定,询问安宁:“乾坤兽怎么办?”

    安宁扫了一眼某兽,半晌才道:“它也怪可怜的。”

    被圈养在这溶洞之中,作为历代鲛人国王的磨刀石,没有自由,没有希望,对于这样一头智慧不俗的洪荒巨兽来说,简直是生不如死。

    像是听懂了安宁的话,乾坤兽瞪大了双眼,口中不断发出呜咽之声,频频点头,像极了拨浪鼓。

    “你想让我带你出去?”安宁看着乾坤兽的动作,好奇地道。

    “呜呜~”乾坤兽一脸祈求之色,小声呜咽着。

    “说人话!”安宁可没忘记,之前盛气凌人说他们找死的,就是眼前这头委屈巴巴的兽中奇葩。

    论演技,这货也就比小虎差点。

    “……带我走,大姐,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