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女生小说 >九州皇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二十亿,化为泡沫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九州皇-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二十亿,化为泡沫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东方十三 书名:九州皇
    听见身后的话语,东夏庭脚步顿然顿下。

    回声望向,眼眸中虽有无尽憎恨,但堂堂世家公子,又怎能不善隐藏情绪?

    面容不带任何神色,但张东依旧看出了藏在他心中最深处的,浓浓杀意。

    只是讥讽一笑,张东抽着烟,在众人眼眸之下,缓缓站起。

    “东公子,既然来参加拍卖会,又何必着急着走呢?”

    “而且,这幅画…归不归您,还不一定呢。”

    还是那番和煦。

    俊秀的面容,虽配上一身坚毅的黑色制服,但没有掩盖他的丝毫,更是为他增加了几分英气。

    可,越是如此。

    现场的人,对他越是恐惧。

    东夏庭是何等人物?

    外州来客,此等人物前来雍州,不好好对待就算了,还被强迫以如此价格,购一下区区一幅画。

    这若是被那些通天人物知道,还能了得?!

    所谓外交。

    便是交于浮表,重于面子罢了。

    如此消息传回去,对于雍州的形象,又怎能算不上打击?!

    而且。

    这男人,似乎不仅仅止步于此。

    他好像。

    不仅仅要东夏庭吃个这么大亏,还要让东夏庭将手上的那幅画,也给吐出来!

    听出张东话中意思,东夏庭手上攥着画轴的力气,越发有些骇人。

    二十亿。

    购买下区区一副画卷。

    这亏,他吃了!

    可现在。

    还想将这幅画,也一并拿回?!

    也就是说,他此次前来南境,不仅仅花了二十亿,更是空手而归……

    这已经不是侮辱了!

    这完完全全是,在他头上拉屎,还有反手问东夏庭借纸!

    “这画,我已经买下,协议上也是我的手印,又怎可能再出现变故?!”

    东夏庭的脸已经通红,犹如吵架一般争执着,张东听见他的话语,却只是淡然的吐出一口白雾。

    这画。

    是他义弟的遗物。

    不论是谁,不论何地。

    只要被他看到,那便无人,能够从他眼下拿走。

    张东并没有说话,但他的态度,已经昭然若揭。

    此刻。

    无声胜有声。

    强大的压迫直接从那一袭黑衣之中传来,还未走出的东夏庭被这袭来的气息,震撼的呼吸一凝!

    这气息。

    实在是…太过强大!

    他所见过之人,也唯有父亲,才有如此强大的气势!

    可要知道。

    父亲乃是堂堂东家之主,更是一州之内的顶天富豪,那一身凌厉气势,也包含着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经验。

    眼前这人,最多不过三十岁,又怎会有如此很辣,老道的气息?!

    但现在,已经不是让他考虑这个的时候。

    张东的意思,实在是清楚不过。

    这幅画。

    你…休想带走。

    “刚刚那人,无非是死有余辜而已,可你作为他的主子,任由下属犯乱,这…东公子,是否,要给我一个交代呢?”

    如果说,刚刚还只是无声的压迫罢了。

    现在张东的话语,便是那点燃炸弹的火星。

    追责!

    嗡~!

    在场的所有富豪听见这一番话,也是顿时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东夏庭的仆人确实惹了你。

    可人也死了,也让对方吃了个大亏。

    这是要…斩草除根吗?!

    东夏庭面色雍红,显然是一口闷血,压在胸口!

    刚刚被龙梦杀死的人。

    可是他在家族中的直系。

    所谓心腹中人,也不过如此。

    可就这样,被龙梦直接化为这漫天血雾,他,忍了!

    现在,这已经占尽风头的男人。

    却是要在这万人面前,将他的最后一层脸皮,也活活撕下。

    这又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但,眼前的现实。

    却容不得东夏庭作出选择。

    强撑着自己心中的那一口气,缓步来到张东面前。

    精美的画轴。

    递给了张东。

    二十亿的作品。

    却要这样赠予他人。

    这让东夏庭,如何服气?!

    他已经能够遇见,等他此次回到家族,迎接他的会是怎样严厉的惩罚了。

    不仅仅没有完成父亲交代的任务。

    更是如此让家族蒙羞!

    张东接过他手中的画轴,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一幕。

    却让在场的富商,更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就好像。

    披着狼皮的羊一般!

    冷冷的哼了一声,东夏庭便是拂袖离去,而张东,则是再次缓缓落座。

    龙梦坐在他身旁,询问着意见。

    “大人,此人若是离去,必将是隐患不如,我将他……”

    话语中,已有隐隐杀意,可张东却是摆了摆手。

    “让人吃了这么大个亏,也就差不多了,不过你帮我吩咐北境情报部,帮我查查,这东夏庭,究竟是何方来路。”

    南境,位于雍州边陲。

    相较于北境的位置,还要偏僻。

    一场小小的拍卖会。

    竟然能够让州外之人,前来赏脸。

    张东,又怎能不心生疑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