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相嫡女逆袭记- 41、阿姐是他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居逸旌 书名:计相嫡女逆袭记
    宋青嵘见阿姐肃着脸,上前轻轻抱住她,旁人也许不知,一向强势的阿姐眼眸中偶尔流露出的脆弱最是让他心痛。

    多少日夜、多少苦难、多少艰难……都是阿姐一人扛过来的!

    有心说,以后这些都有他来扛,可他了解自己,他抗不下来的。

    青一见三娘被抱住,第一反应就是想上前将六郎扯开,不管是谁,都不许抱他家三娘!

    司水跪坐在地上,仰头痴痴的看着上方相拥的男女,她恨不能取代三娘的位置,让六郎抱在怀里细心呵护。

    她的求不得,三娘却能轻松拥有……如果她翁嗡(祖父)还在、阿爹还在……她的家还在,是不是就可以让六郎正眼看看自己?也许还能娶她当正妻呢!

    “三娘,夜里风凉……有什么话进去说吧!”青一借机拉开他们,将她冰冷的手放在自己掌心里暖着,“司水,你且先回去吧!

    如果你不愿意离开,我们会在商量后,给你个结果的。

    这次……莫要在门口偷听了!”

    司水猛的抬头,看见青一眼里清亮的光芒,如同一个巴掌打在自己脸上,疼的她浑身抽搐,却不得不咬牙忍下。

    他知道门外是她,那六郎也必然知道……六郎会怎么看她?

    “我先回去了!”她颤巍巍的起身,晃晃悠悠的转身离去,低下的头,掩住了脸上狰狞的表情……

    三人落座,重新上了新茶,袅袅飘起的热气糊了人的容颜,烛火‘啪’的一声爆响,宋三娘似惊醒了一般,拿起桌上的茶碗小口的抿了一下,再轻手轻脚的放回到桌上。

    “阿弟,这段时间……”她拉起他的手,一下一下的揉着他手指上的关节,“是我让你受委屈了!”

    宋青嵘不自觉的噘起嘴,将自己的头靠在手臂上,微微抬眼看着阿姐在烛光中柔和的面容,想到这段时间受到委屈,眼眶一阵一阵发酸,怕自己哭出来,低头压下眼中的酸涩。

    “阿弟……”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起身站到他身旁,将他头上的发髻散开,一下下顺着他黑亮又柔软的头发,“这世间只有我们姐弟二人相依为命,楚州未来将是我们的家园,所以我会将心思放在那里多一些。

    我原来的想法,是想让你去接触附近的官员,参与楚州的设计,与孙先生商讨相应的事宜,这样未来你全权接管楚州的时候,就会很容易上手……这些都是我的想法,可我完全没有问过你想如何?

    很抱歉……我让你难过了!”

    “阿姐……”宋青嵘如同一只被顺毛的猫儿一般,喃喃的说:“我们姐弟二人……还需要说这些场面话吗?

    我只是有些不高兴,先生们总是拿我当孩子看待,说什么他们好像都不放在心上,一副‘他什么都不懂’的眼神看着我……我感觉自己像个傻子一般!”

    他起身环抱住阿姐,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让她更加方便的给自己顺毛,眼缝儿里瞧见青一正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们。

    哼哼!

    阿姐是他的!

    谁都抢不走!

    “嗯!”宋三娘认同的点点头,“这确实是先生们的不对了!

    圣人言:三人行,必有我师!

    凭什么因为你小……他们就瞧你不上?

    明天我把他们都叫来,好好的说说他们,圣贤书读了这么多年,连什么是根本都不记得?”

    “阿姐~~~”宋青嵘蹭了蹭微微有些长肉的肩头,“先生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不然你也不会带他们回来,有些脾气也是正常的。

    我年纪尚幼,他们比我阿……舅舅们都大,哪怕说我两句都是应该的!

    阿姐,莫要因为我就出言训斥先生,失了人心就不好了。”

    阿姐还是原来的那个阿姐,依旧温暖、依旧护短……真开心!

    “哪儿能就这样算了?”宋三娘眼眸温柔的看着他,嘴上却说的恨,“如果不把他们叫来好好说说,以后他们还会如此说你……毕竟,你长年纪,他们也涨。

    年纪大小这事儿,咱俩怕是这辈子都赢不了他们了!”

    “不赢,便不赢了!”宋青嵘抬起头看着阿姐,“楚州是我们的家,我不能让阿姐一个人担下所有的责任!

    阿姐信任我,才愿意放手给我做,我会好好听先生们讲,忽略他们看我的那些眼神……阿姐,我会好好的!”

    “嗯!”宋三娘笑的很是开心,感觉心中最冰冷的一块儿都被阿弟暖化了。

    她看着阿弟清隽的脸,怎么看,都好看,难怪司水被迷的昏头涨脑,不顾分寸也要黏着阿弟。

    以后也不知道阿弟会被哪个小妖精儿勾搭走?

    想想就心塞,自己好不容易养大的俊俏小郎君,以后都要便宜别人了。

    她从现在开始,把自己锻炼成恶阿婆(婆婆)一般的大姑姐,也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阿弟,关于司水……”她咬了咬唇,“我对她也存了几分怜悯……可我不应该用你来代偿这份怜悯!

    道歉的话,我就不说了,免得我们反而因为这些客气话生分了。

    你不想见着她,我可以给她银子,让她自己去过活。

    别看司水对你是这样昏头昏脑的样子,她清醒的时候,男人都比不过她!

    拉开些距离,可以解了你的烦忧,也可以让她看清楚自己……你看,可好?”

    司水如今这个样子,给整个车队都带来了不好的影响,几位先生都曾隐晦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希望她能够约束司水,让她能清醒一点!

    “不好!”宋青嵘摇摇头,“阿姐,司水跟了你这么多年,不能说让走,就给银子让她走。

    这样做……以后谁还愿意跟着你,为你卖命?反正都是给银子,谁的银子又有什么差别?

    我们先将她留下,然后告诉她身为一个婢女的本分。

    如果她受不了,那时我们再让她离开,附赠一大笔银钱,让外人看我们,也是有情有义。”

    史书上,对待想要清退的有功之臣,帝王也是要徐徐图之,不可一刀切的解决,会伤了周围人想要效忠的心,对己方相当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