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王者归来叶峰苏曼- 第二十三章 同学逼婚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青云 书名:都市王者归来叶峰苏曼
    第二十三章同学逼婚

    关上房门,叶峰把老妈抱到床上,让她昏睡过去。

    修炼到神境,等于脱胎换骨,踏入更高层次,最明显一个标志,神境强者能够利用神识,能够借助一点天地之力。

    刚刚踏入神境的叶峰,释放神识,差不多可以笼罩十米范围。

    蛊虫很有灵性,十分神秘,普通人根本就看不见。

    叶峰释放神识进入老妈体内,从老妈心脏位置看到一点亮光。

    那只已经成年的淡金色蛊虫,十分警觉,感受到生命威胁,立马躲藏起来。

    但神识无处不在,它又能躲到哪里去?

    避免打草惊蛇,惊动蛊虫,叶峰神识退了出来。

    思索片刻,叶峰想到一个好办法。

    温水煮青蛙,让对方失去防范,不知不觉陷进去。

    叶峰体内拥有精纯灵力,血气,是蛊虫大补之物。

    通过神识锁定蛊虫藏身之处,叶峰伸手按在老妈胸口,一丝丝精纯灵力,往老妈体内缓慢流去。

    果然,躲在心脏深处那只蛊虫,嗅到灵力气息,挣扎片刻,最终还是受不了诱惑,爬出来,贪婪吞吸起来。

    吃饱之后,蛊虫返回心脏深处,躺在那里呼呼大睡。

    看到这一切,叶峰总算松了口气。

    一丝丝灵气缓慢流过去,把它逐渐包裹起来。

    片刻之后,蛊虫被封印抽取出来,是一只金蚕蛊,身体透明,无形无色,普通人看不见。

    据说,养蛊术传女不传男,古时,湘西那边出现很多苗女养蛊,如今都快失传了。

    养蛊之人,把母蛊养在体内,用自己体内血气滋养蛊虫,这样才能够控制蛊虫,为己所用,主人一旦身死,蛊虫也一起陨落。

    蛊女神鬼莫测,十分可怕,宗师高手都顾忌三分,不敢招惹。

    踏入神境的叶峰,不但不怕蛊虫,还可以养蛊,利用蛊虫杀敌,但体内养着这么一只恶心蛊虫,有种怪怪感觉。

    考虑片刻,叶峰从包包里面掏出一个玉瓶,暂时把蛊虫放入其中。

    已经成年的蛊虫有大用,叶峰舍不得把它击毙,何况,利用这只蛊虫,他才能够找到它的主人。

    一般来说,放养蛊虫的主人,就藏身在云海市,不会距离太远。

    解决掉蛊虫之患,叶峰又花一点时间,帮老妈恢复身体。

    若不是叶峰突破到神境,拥有非同一般的灵力,生机流逝差不多的朱芳,就算解决掉蛊虫,还是很难活下来。

    从头到尾,半个小时过去,叶峰才坐起来,擦拭额头汗珠。

    “峰儿,妈整个人都轻松了,没事了。”

    脸色红润的朱芳,从床上下来,往前走几步,兴奋嚷叫起来。

    体内养着一只蛊虫,平常都没什么感觉,但每月十五月圆之夜,蛊虫就会躁动起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让她生不如死。

    现在,感觉体内那神秘东西消失,算是彻底解放了。

    “妈!你真的好了?呜......”

    叶梅推开房门进来,看到活蹦乱跳,容光焕发的老妈,冲过去把她紧紧抱住,热泪哗哗啦的下。

    “丫头,妈没事了,真的好了!”朱芳抱住女儿,心疼不已,眼角扫到装扮寒酸的儿子,朱芳心里十分愧疚,自责道:“峰儿,都怪妈当年没有看好你,把你弄丢了。”

    “妈,是孩儿不孝,让你受苦了!”叶峰摇摇头,走过去,跟老妈妹妹拥抱在一起。

    站在旁边的叶天铸,望着他们三人,咧嘴笑了。

    片刻之后,一家人出现在楼下门口,吴群跟陆雅两人不见了。

    吴群三姨嫁到青云村,她帮忙叫一辆面包车,送两人去市医院治疗。

    青云村村民,基本上都是姓黄,或者姓叶。

    黄姓人站在远处观看,同族叶姓人都聚拢过来。

    一位颤巍巍白发老头,走到叶峰面前,高兴问道:“小峰,还记得我吗?”

    一位苗条漂亮大婶,打量着叶峰,问道:“小峰,还记得婶子吗?”

    一位皮肤黝黑小伙子,走到叶峰面前,怪怪问道:“你真是叶峰?”

    “三叔公最疼我,哪里敢忘记?”叶峰调皮笑着,冲白发老头喊一声。

    随即,望向苗条漂亮大婶,笑嘻嘻道:“美丽婶,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半夜三更,跟黑猫去你家偷拔花生,被你吆喝一声,吓得落荒而逃,差点摔断腿。”

    “靠!你真是叶峰!臭小子,你这十年跑哪去了?”皮肤黝黑小伙子十分激动,哇哇大叫起来。

    这家伙就是黑猫,皮肤黝黑,孔武有力,是叶峰童年伙伴。

    离家十年,叶峰容貌变化太大,黑猫倒是没多大变化。

    “小峰,还记得强哥吗?”

    “这小子变化太大,不说,真的认不出来。”

    “小子,回来就好,天铸叔,芳婶,都苦坏了。”

    “果然是好人有好报,当年,天铸一个人独揽债务,让我们同族兄弟躲过一劫,大家都感激不尽。”

    “是啊!天铸叔是个大好人,我爸常常念叨他的好!”

    “不愧是铸哥儿子,长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

    “......”

    同族叶家人十分热情,你一句,我一句,赞不绝口,都没人提及叶峰穷酸样。

    倒是站在远处观望的黄姓人,看到叶峰装扮太寒酸,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眼里都是嘲笑之色。

    离家十年归来的叶峰,一看就知道混得差劲,估计是一路乞讨回家。

    这时,一辆宝马豪车开过来,后面还跟着几辆小轿车。

    一位容貌丑陋年轻人,从宝马车下来,直接吆喝起来:“让开!滚开!”

    “天哪!这不是富贵吗?”

    “没错,确实是黄富贵,咱们村里鼎天儿子,据说,鼎天都成镇上首富,不知是不是真的?”

    “千真万确!咱们黄家出了一个牛逼大人物!”

    “富贵回来干什么?不会是看上叶梅吧?”

    站在四周村民,看到黄富贵出现,一个个赶紧让开。

    黄富贵走到叶梅面前,直截了当道:“叶梅,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黄富贵女人。”

    “黄富贵,你胡说什么?”叶梅翻一下白眼,心里火大。

    黄富贵是叶梅同班同学,这家伙依仗父亲有钱,在学校玩过不少漂亮同学,也曾经追过叶梅,对吴群一片痴情的叶梅,都懒得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