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言铭心- 第一百零三章:奇香案1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彧可人 书名:以言铭心
    “寨主。”青木辉放下背上的大木盒,笑看言漠,眼中星点如碧落,愿锁凡尘为伊人...即使疲惫不堪,他的笑容依然灿烂,时隔多日,回家的感觉总是让人心中一软,倍感温暖。

    “二当家,你可算回来了!哎呦,别提我们有多担心你...”齐运上前帮着青木辉,“留张纸条就玩消失,可把大当家急坏了!呦!还挺沉,怎么这么香...”他拿过大木盒准备放入大厅。

    青木辉一听言漠担心自己,擦着额角的汗珠往院中走了几步,因为自身风尘仆仆,他不敢太靠近。

    “寨主...”眼角含笑的青木辉看到言漠身旁的奇铭,赶紧作揖道,“在下见过王爷。”

    “二当家不必多礼,既然言儿称你一声哥哥,本王也该尊称你一声兄长。”奇铭起身颔首示意道。

    青木辉微微惊讶,赶忙道:“在下不敢,王爷唤在下姓名便是。”

    奇铭浅笑道:“既然如此,本王还是唤你二当家罢。”

    “您贵为王爷,唤在下二当家...怕是不妥...”青木辉作揖恭敬道。

    奇铭还没来得及说更多,言漠迎上前便道:“青木哥哥,你别管他,他爱怎么叫怎么叫,称谓而已,不打紧!”

    “关于称谓...你忘了那日皇兄所言之事?”奇铭拉住言漠的袖口阻止她靠近青木辉。

    言漠回首:“?”

    “趁着大家都在,本王正式宣布,山寨以后更名为笑林别院。”奇铭双手负后威严道,“大家可以继续唤王妃为大当家,但不可再唤寨主。”

    “是。”一众人齐齐拱手道。

    厨婶也跟着低头说是。

    “难怪前几日进王府,定要我和憨子改口,不可再叫寨主...”齐运从大厅出来,听到此番言论思索道,“还是王爷想的周到。”

    奇铭:“陆九,别院的牌匾与道口的马厩,尽快处理妥当。”

    陆九作揖:“是!王爷!”

    “青木哥哥...”言漠踏前道...

    “大当家。”青木辉挂上笑容,以手阻止道,“一身尘土未净,等我收拾完毕再说也不迟。”说着他绕过言漠,贴着门道往院中深处走去...

    “...青木哥哥还是一样的爱干净...”言漠目送对方消失在门廊间,才回到座位上继续进食...

    饭后,大家各自回房午休,青木辉捯饬干爽后,来到厨房,看到厨婶备下的拌面,他寻着座位慢慢享用起来...

    半柱香后,用完餐的青木辉来到大厅,开始整理大木盒子...他将各色香料、小瓷瓶罐、乳膏等一一拿出分类放在桌案上...

    言漠看望了小纹与弟弟妹妹后来到大厅,就见青木辉正在整理...

    “大当家,你来的正好...”青木辉拿起一株去除花叶的树苗递给言漠道,“这是西域的荼蘼,让齐先生寻块适合的地儿好好栽培,下一个春季便可采香,此香清雅,你一定喜欢。”

    言漠接过树苗,瞅了瞅:“末日之花,荼蘼?”

    青木辉笑道:“中原文人伤感它开于晚春,才有了末日之花的称号,其实在西域,它也叫佛见笑,感伤的不是花期,而是它的寓意,只有脱离凡尘才有机会见到佛陀。”

    “啊~”言漠明了道,“所以它是离别之...”

    青木辉赶紧捂住言漠的嘴,道:“我带它回来只为香料!绝没有离别之意!”

    “我知道啦...”言漠掸下青木辉的手,笑道,“我可舍不得青木哥哥呢!”

    听及此,青木辉笑弯了眼角~

    盯——————桌案边的两人双双感到一股灼人的视线...

    奇铭嘴角上扬,伫立在厅门外,死盯两人!!笑得别提有多假!!

    青木辉作揖道:“王爷。”

    奇铭优雅踏入大厅,落座于言漠身边,看着一推的香料与瓷瓶,道:“素闻二当家精通香料,今日一见,果真不凡。”

    “让王爷见笑了...”青木辉含笑道,“在下不才,略通香道而已。”

    “二当家不必自谦,这些香料实属难得。”奇铭拿起一块香料轻轻闻了一下,“域外名贵香料,鸡舌香与龙涎香,王府中的存量也不过如此,二当家竟能淘买到此等数量,看来别院中的存银还挺富足。”

    “王爷有所不知...”青木辉作揖道,“香料在原产地的售价比在京城的售价要低一些,在下常年经商,与当地民众熟络,便能以相对低价收购这些原香。”

    奇铭拿起一小罐香膏打开闻了闻:“这是...”

    “这是在下自己研制的沉香美颜方。”青木辉解释道,“以沉香、麝香、白芷为主,辅以茯苓、白术、鹿角胶、桃仁、大豆面、糯米、皂荚等,具有活血化瘀,祛斑清润,益颜色之功效。”他看向言漠接着说道,“我打算大力调配,拿去集市上贩卖,定能大赚一笔!”

    言漠打开一个小罐香,凑近闻了闻:“嗯~香味确实多变,有花香的清淡,有木香的硬烈,还有药香的沁心...又有美颜功效,想不热卖都难!青木哥哥,这里一共有几瓶?”

    青木辉:“因为制作工艺繁琐,现下只有二十瓶。”

    “这是什么?”言漠拿起一个白莲形状的瓷罐问道。

    “这是提取陀利华制成的香。”青木辉打开白莲罐,用指腹取了一点抹在言漠的手背上,“陀利华盛产于西域最南边,与中原的荷莲相似,搭配檀香还有薄荷甚是好闻。”说着他又拿起另一个瓷瓶,点了一些檀香齑粉,洒在言漠手背上,再给她滴了一滴薄荷液...

    言漠闻了闻,顿觉夏日清退了几分,凉意上头,穿心而过!

    “这个这个!!青木哥哥,这叫什么香?在夏季贩卖定一售而空!”言漠开心道!

    青木辉:“我还没给它取名呢...”

    “透心凉...心飞扬...雪碧?”言漠拧着眉毛,脑中突然冒出这些词汇来!

    “雪碧...如冰雪来自碧落...大当家!这个名字不错!”青木辉赞同道!

    “诶??”言漠不禁抽抽嘴角,“怎么感觉好像哪里不对...”

    一只五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拉过言漠,四指划过对方手心,奇铭凑近言漠的手背细细闻了闻,无端吹上冷清香,欲梦天涯思转长...

    “本王也觉得此名甚好。”奇铭抬起星眸,浅笑道。

    青木辉:“......”

    言漠:“.......”她迅速抽回手腕,白一眼奇铭!

    “说起来...”奇铭嘴角依然弯起,收回空空如也的手掌,看向青木辉道,“本王还不知道二当家的名讳。”

    青木辉:“回王爷,在下姓青木,单名一个辉字,字泽光。”

    奇铭:“青木...青木香,又名五香,焚烧此香,能通达九星之天。二当家的姓氏寓意非凡啊,不知全名该如何解读?”

    青木辉看了一眼奇铭,道:“在下本是孤儿,是师父收养了我,他见我眼睛瞳色翠绿通透,光华流转,便决定以青木为姓,辉为名。在师父的耳濡目染下,在下对香料越来越喜欢,师父见此,便开始教授在下香料的知识。”

    奇铭:“你的师父是何许人?”

    青木辉:“师父没有中原名,西域名为布勒哈吉。”

    奇铭笑容加深,问道:“不知二当家可有西域名?”

    青木辉抬头看着言漠,见对方也是一脸好奇的模样,才道:“班尼伏厸·塞恩庭巴。”

    听着陌生的组词模式,言漠与奇铭双双惊讶...

    言漠:“我还是第一次知道青木哥哥的别名...”

    奇铭微微蹙眉:“班尼...伏厸可是姓氏?”

    青木辉一笑:“班尼伏厸是光辉之意,塞恩庭巴是生长在西域的一种青蓝色树木,翻译过来便是青木辉。西域与中原不同,习惯将姓氏放在后面。”

    言漠与奇铭表情同步,了然中带有几分好奇。

    “不知二当家来中原前居于西域何处?”奇铭恢复浅笑,“此次前往西域可曾探望过师父?”

    “......”青木辉沉默了一下,“师父已经去世了...他逝世于十二年前,在下与师父曾居于燮罗国的塞芭村...”

    燮罗国...塞芭村...奇铭心中重复着,又问道:“逝世于十二年前?二当家何时来到的中原?”

    “狐狸!你查户口呢!”言漠听出了奇铭话中的用意,“青木哥哥是十年前来到的中原,西域通往中原各州,必经贺州,我和青木哥哥就是在贺州相遇的!”她没好气道!

    “言儿莫急。”奇铭转动含笑的眼角,看着言漠道,“二当家是你哥哥,本王总要多多了解,若有西域相关事宜,本王也好多做留意。”

    言漠:“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中的那点小九九!”

    奇铭展开笑颜:“看来知我者莫若爱妃也~”

    言漠送去一记白眼!!

    青木辉似是松了一口气:“大当家,你们别吵了,王爷有他的思量,我们好得好好规划一下,明日赶早集的事宜...”

    “王爷。”还没等青木辉说完,陆九进屋恭敬道,“岚伯醒了,何时回王府还请主子示下。”

    “别院庙小,王爷这尊大佛还请回吧!”言漠射放死鱼眼,催赶道。

    奇铭浅笑依旧,起身往外走...

    言漠眼神跟随,纳闷今日狐狸怎么这么听话...谁知!

    奇铭出门后停顿了一下,就走向言漠的房间!!

    “狐狸!”言漠赶紧追出去!被一阵疾风刮过的青木辉眨巴两下眼睛...

    岚伯从封止的房间出来,就看到自家王爷优雅踏入一间房,然后一个红影跟着越进!

    言漠房内,奇铭卧佛睡姿,闲适道:“这是本王的榻,本王今晚要留宿!”

    双手环胸的言漠,高抬下颚,一副看戏模样,突然露出灿烂一笑慢慢接近奇铭...

    睁着星眸的奇铭含情望着来人,嘴角不自觉弯起:“爱妃今晚可赶不走本王...”

    言漠手指动作迅速,欻欻歘一点!封住了奇铭的穴位,包括哑穴!

    言漠余光瞥见岚伯,立马下令道:“岚伯!带王爷走!!”

    “嗯嗯嗯嗯!”奇铭难得地堆起眉毛,不愿道!

    “是!”岚伯却是很干脆,扛起奇铭就往别院大门而去!

    “属下告退!”陆九慌乱地看看言漠,赶紧追出去!今日王爷定不会放过自己和岚伯的!!

    太阳西下,晚霞隐去最后一点光辉,清风徐徐,蓓蕾摇曳,无限美好...只是!益安王内不时传来哎呦的叫声!!

    恢复自由的奇铭不停掷出小石子!

    打中陆九一穴!他动不了了!紧接着又一颗石子袭来!他又可以动了!!全程就像玩“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一样!!陆九停停动动,样子极其滑稽!!他转动眼珠,看向一旁低头的岚伯,断断续续哭诉道:“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最后一个字几乎震动了整座王府!!!

    翌日,青木辉整好大木盒子,出发准备赶早集,刚走出大门就看到言漠正在练手速,欻欻歘地杀着蚊蝇。

    “青木哥哥。”言漠停下动作,回首道,“昨日风波大噪,我不放心,让齐先生和将军留守吧,正好帮衬憨子整理一下画册,今日早集我和你去。”

    青木辉笑靥如花:“好~”

    早上的集市总是烟火气十足,青木辉分放好小罐香后,对着躲在高树上的言漠笑了一笑便开口道:“在下常年往来西域,对香料甚是了解,此乃在下自研的养颜方香膏——小罐香!以沉香、麝香、白芷为主要原料,辅以茯苓、白术、鹿角胶、桃仁、大豆面、糯米、皂荚等,具有活血化瘀,祛斑清润,益颜之功效!可擦可洗,非常方便!!”

    来来往往的姑娘们齐齐转头,一看是美男卖香,齐刷刷地涌上!!

    “公子,这香怎么卖?”

    “都是什么成分?什么肤质都能用吗?”

    “一瓶可能见效?”

    “质量可有保障?”

    “公子,给我试试~”

    “公子~也给奴家试试呗~”

    “公子,香怎么卖不重要,关键是你怎么卖呀?”

    “呵呵呵...”青木辉笑成囧字眉,赶紧分发着手中的竹签,“姑娘,来,请试香...”

    一众姑娘个个眼中带花,含苞绽放,不停地向青木辉跑着眉眼~~

    青木辉讪讪地躲过那些慑人的目光,垂眸道:“此香不含防腐成分,请在半月内用完。试香完毕的姑娘请移步在此等候,在下会逐一诊断每位姑娘的肤质。”

    瞬间姑娘群炸开了锅!单单试香就很受欢迎!众姑娘妇人围观的哪是香料,更是眼前难得一见的异域美男!!!她们叽叽喳喳笑成一片,调侃着略显害羞的青木辉...

    突然空气中传来一股迷人的香味,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娇笑声,宛如进入志怪话本,诱人心魄...

    一角风铃妙声起,轻纱帷帐锁碧玉。珠帘翠幕香烟曲,误判轼辙落绛府...

    正是远近闻名的方府香车,车内坐着一位公子,他有着一双迷离的丹凤眼,哪怕是坐着,素雅直缀也衬得他身形长挑,在他身旁盘踞着五六个香艳的姑娘!

    “呀~是方六郎的马车!”

    “就是那个香车美人两不误的方府六少爷?”

    “就是就是!就是那个六郎!!快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