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荒野求生开始作妖- 第423章 冷笑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安图恩 书名:从荒野求生开始作妖
    其实也不能怪沈觉作死。

    此刻沈觉正以自己最真实的感受,试图感化在场众人。

    “你们想啊,被那群东西盯了大半夜啊,我心里多不爽啊,我要是早跟着下来了他们或许就不会过来了,我总得看清楚是个什么东西吧,把他们引过来之后再一个一个教训回去,多解气啊!”

    沈觉苦口婆心的感化这大家,大家却无动于衷。

    “所以沈老师的目的是要以身做饵?”姚云儿算是get到了沈觉话语间的精髓。

    “对!我就是要把它们引过来,再教训一顿!”沈觉答道。

    “可是……”姚云儿挠了挠头,继续问,“虽然有点那什么……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你为什么不用工兵铲的刀刃直接秒了那群狼,而是用拍的呢?打一顿就解气了?”

    “不然呢?小女孩脑子里不要那么多打打杀杀好吗?老李你媳妇儿思想有点歪啊。”沈觉说,“我倒是可以一铲子秒了那些头狼,这不怕狼血溅得到处都是,你们难道不害怕。”

    “也……还好吧……”姚云儿说这话自己都没什么底气。

    “哈哈……”沈觉看了一眼姚云儿,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

    “其实吧,这群狼应该是饿了挺久了,好不容易看到一群猎物,是咱们运气不好,不过幸好是挖到了这个洞,不然今晚可真是凶多吉少啊。”沈觉感叹道。

    “是啊,多亏了这个洞。”大家在这一点意见十分统一。

    “不然这狼也没错对吧,就跟我们吃野山羊,山鸡野兔一个道理,你看咱们没打到山鸡野兔的时候,那些哥山鸡野兔也不见得会出来跟我们拼个你死我活啊,对吧?”

    “那是他们太弱鸡,不敢出来吧……”前面的话姚云儿是赞同的,后面的话姚云儿就觉得有些牵强的。

    “是,也不是……”沈觉摆摆手,继续说,“我只是觉得,干掉这匹狼对我们来说没任何意义,赶走就行了,就算杀了这群狼,这岛上还那么多狼,还有熊啊野猪啊,说不定还有老虎什么的,杀得完吗?”

    “杀不完,不过好歹也是肉啊,送上门来的……”

    “狼肉不好吃的,”沈觉无奈笑了笑,“说了半天,原来琢磨的是这个啊……?”

    “不然呢,这下着大雪根本打不到猎,这叫到嘴的肥肉都被你给拍死了!”姚云儿说。

    “哎?不对?”裴心悠察觉到沈觉刚才的话里有一丝的端倪,“你怎么知道狼肉不好吃,你吃过?”

    “嘿,没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啊?沙漠里一个快渴死的人和一头快渴死的狼的故事,你们没听过?”

    沈觉收获到的是三只同时摇晃的脑袋。

    “行,那我给你们讲讲。”

    “话说很久以前啊……”

    “好老套的故事开场白……”姚云儿捂着嘴小声跟裴心悠耳语道,裴心悠听完也跟着偷笑起来。

    “在场的听众能不能认真一点,尊重一下表演者好吗?”沈觉说。

    “好好好,表演者,开始你的表演吧!”裴心悠笑得不行,摆摆手说道。

    “话说很久以前啊,沙漠里有一个人喝一头狼一前一后走着,他们都精疲力竭,快要渴死了。”

    “那人呢,想尽快穿越沙漠,好逃出生天,那狼呢,就一直跟在人后面,就等着那人撑不住倒下,好喝掉人的血解渴。”

    “哇,这头狼好好的耐心啊?为什么不直接扑上去?”姚云儿瞪着大眼睛闪呼呼的,十分认真的问道。

    “这位听众的问题很好,我们想想,两个都快要渴死了,精疲力竭奄奄一息,为什么呢?”沈觉与听众互动。

    “因为狼也没有力气了,连最后搏斗的力气都没有了,一人一狼现在就是在拼耐力,看谁先倒下。”裴心悠回答道。

    “不错,这位听众说得非常好,的确是这样的!”沈觉朝裴心悠笑了笑,点点头。

    这样心有灵犀,我的想法你都能懂的感觉十分美妙。

    “哦,原来是这样,沈老师你请继续!”姚云儿说。

    “一人一狼拼着耐力,但谁也没有倒下,都咬着牙死死撑着。眼看着双方都快力气耗尽,再没动作两个都会死,本着怎么都得活一个的原则,狼率先发起了进攻。”

    “狼一跃而起,扑到人身上,张嘴就朝人的脖颈咬去,人也不甘示弱,撑着最后的铆足了劲跟这头狼杠到底。”

    “所以最后谁赢了,人还是狼?”好奇宝宝姚云儿问道。

    “当然是人赢了,毕竟智商在那里,畜生还是不能比的。”沈觉答道,“不过赢得聊一时,赢不了一世。”

    “什么意思?”三人异口同声问道。

    “那人与狼相互撕咬,人先把狼给咬死了,又饿又渴的人喝了狼血,吃了狼肉。”

    “嗯,这不是很好吗?吃饱喝足继续上路,难道他最后还是没有撑到走出沙漠?”裴心悠依着沈觉的话推理着。

    沈觉笑了笑,摆摆手,继续说,“还没等继续上路就死了。”

    “啊?为什么?”

    “因为狼肉狼血太难吃,那人直接给难吃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但只有沈觉一人在笑,笑得不行那种。

    其余三人面如死灰生无可恋的看着沈觉,一言不发。

    “额……好冷……”

    “是啊,比外面的冰天雪地还冷……”

    “沈老师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就为了戏弄我们?”

    “别,别啊,我认真的,这故事是真的!”沈觉十分认真的解释道。

    “就算是真的,从你嘴里说出来也不那么真了……”裴心悠十分无语,淡淡说道。

    “是啊,这不是一个故事吧,是一个冷笑话吧。”李成新扯了扯嘴角,这次,淡定入老李都听不下去了。

    “不仅是冷笑话,还很无聊……”讲真的,姚云儿这是第一次感受到直男经常玩笑的一句话: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

    “好吧,就算这是冷笑话,打发时间不是?”沈觉抬头瞥了一眼洞口外面,“你们看,天快亮了。”

    不仅是天亮了,暴风雪也停了,漆黑的夜色渐渐褪去,天边是逐渐透明的灰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