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灵纪- 第三十一章 忘归楼(一)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末等巫 书名:捕灵纪
    卧室里的装饰与以往无二,连一丝灰尘都没有。我在人间,姐姐在凤钵里,想来二师父也经常叫人打扫这里,所以才如此的洁净。

    姐姐轻声道:“罗袂,你去了哪里?”

    我惊觉姐姐其实错过了很多,只是她一向沉稳,即使醒来一切乱作一团,也不曾做出惊疑的神情。

    我把从凤钵到人间,再到返回苦栖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姐姐只凝神听着,末了才问一句:“砚池还在苦栖山吗?”

    我正要回答,突然听到有人应道:“在。”这声音微微颤着,我从来没听到砚池这样说过话,即使只说了一个字,我也能听出他在尽可能地稳住声音。

    砚池又道:“我在。”

    姐姐跪在地上,只微微颔首道:“砚池小公子好。”

    砚池急忙半跪着扶起姐姐道:“不必拘礼。你们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砚池,外面出了什么事情了?”我看着他们两个文绉绉的就着急。

    “往打开了厝龙渊的封印,我们派去打探消息的捕灵人尽数牺牲。”

    “往现在在哪儿?”我和姐姐顾不得二长老的处罚了,忙起身道。

    “还在厝龙渊,没有进攻的迹象。现下除了君、大长老和二长老坐镇苦栖山,其余长老都去人间处理灵元了。要是推演世界的计划真的铺开来,后果不可估计。”

    “那,百虫呢?”

    砚池颇有些为难:“他正往苦栖山这边赶来,带了千余牧灵人,君猜测他是来乱苦栖山,乱人间的长老们的方寸。”

    我一直以为就算他不记得在苦栖山的点点滴滴,就算不记得长老们的恩惠,不记得我们一起闯祸的日子,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没想到他真的助纣为虐,在他做出太过分的事情之前,我一定要阻止他!

    “带我去。”

    “罗袂!”

    “你说什么?”砚池道,“他已经不记得你了。”

    “我记得就好。如果百虫不能回到苦栖山,至少不能让他和苦栖山为敌。”

    砚池看了看罗绮道:“如果罗袂去找百虫,也许可以解苦栖山燃眉之急。”

    罗绮皱着眉,咬着嘴唇,半晌才道:“二长老让我们在这里面壁,哪里都不许去。砚池小公子想必也有诸多事情要去处理,我们姐妹两个有罚在身,就不送了。”她转身重新跪了下去。

    砚池退了两步,差点踢到茶几,道:“是我多嘴了,罗绮姑娘不要见怪,我先告辞了。”快步离开。

    “姐姐!”

    “先不说百虫记不记得你,他尚且离苦栖山远着呢,我们不要轻举妄动,若是坏了长老们的计划,你我如何担当得起?”

    “不管他在哪,我都要去找他。”我下定了决心,“我不相信百虫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罗袂,你去哪儿找他?”

    “他就在苦栖山附近我肯定能找到他。”

    “找到他又能怎样?”

    “姐姐,从小到大我最讨厌听别人说这句话,又能怎样,不能怎样。进展这种东西谁也不能提前预知,好又如何,不好又如何,我只是不愿意做那个只知道被动接受随波逐流的人罢了。”

    “罗袂,如果单单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好的坏的又如何,姐姐也可以陪你一起受过,可是如果牵连的是人间的生灵,是宇宙的存亡,你还可以如此任性吗?”

    “姐姐高看我了,我哪里有那么大的本事?”我不想再争辩下去了,“姐姐回来后便不是那个敢作敢当的姐姐了。”

    苦栖山上戒备森严,一层结界像防护罩一样保护者苦栖山。过往的灵元数量增加了一倍,它们依然像以往一样悠闲地到处飞着,只是都离结界的荧光远远的。

    我围着苦栖山转了一圈,倒没有什么异常,除了一只大鹏鸟想要往苦栖山飞,一头撞上了结界,被结界弹出去,似乎伤得不轻,周围的灵元迅速流动了起来,不多时大长老的徒弟焰姬就赶到了。

    看来想要进苦栖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那就说明百虫已经到了这附近,如果不快些找到他,恐怕真的要打起来了。

    强行闯入结界会引来捕灵人,如果出去呢?我靠近结界,暴露在外的脸果然就有了微微的刺痛感,怪不得灵元们都离结界远远的,看来不能硬闯。

    苦栖山脚下有大量的捕灵人聚集,南峰供着苦栖树和捕灵人的法宝,东侧和西侧是长老们住所的聚集处,北侧则是捕灵人日常训练的地方;苦栖山上方是长老们冥思修炼的场所。捕灵人若是想要进攻,必然会从南峰攻入。

    我起身正要往南峰赶去,迎面撞上了青鸟,嘴里叼着一封书信。我揉着生疼的肩膀道:“你这是要去哪儿啊?这么着急忙慌的?”

    青鸟在地上扑腾了两下终于站稳了,道:“送封信。你这是要去哪啊?”

    “我散散步。你给谁送信啊?”我说着就把信从他嘴里揪了下来。且不说我们灵元类生物从来不用信啊纸啊这些东西,就是八长老那火急火燎的性格,也不会用信这个东西。

    青鸟一看我拿走了信,立刻跳了起来:“这信很重要,可不是谁都能看的,且耽误不得。”

    我更好奇了,一边抵着青鸟,一边拆开信:

    诸位长老在上:

    孟氏女叩首。苦栖山与我忘归楼共理灵元事务,向来是由贵处九长老将灵元送来,由我处找寻机缘投放。近日,一位年轻公子莅临,意欲取走取走灵元。忘归楼自成立以来,从来没有未经长老的手便进出我楼门的灵元,不知苦栖山各位长老作何打算。

    我已备好薄酒,恭请九长老稍移尊驾,略作点拨。

    孟氏女拜上。

    年轻公子?难道是百虫?

    青鸟趁我分神,伸头衔走书信,立刻展翅朝大长老的议事厅飞去。

    大长老和二长老还在议事厅议事,大长老看完青鸟带去的信,道:“看来往开始动作了。”

    二长老道:“觉的灵元到人间后一直潜伏不出,诸位长老传信来问是否先返回苦栖山,再做打算。”

    “先召回三长老、八长老和九长老,其余长老继续留守人间。孟婆那里我让焰姬走一趟吧。”

    我连忙从门后走出来:“弟子愿随师姐一同前往。”

    大长老挥挥手,示意前来拦我的青鸟退下道:“无妨。罗袂,你可恢复好了?”

    “回长老,大好了,且觉得浑身灵力增进了不少。”

    “既如此,便辛苦你跑一趟了,万不可任意妄为,凡事听你师姐安排。”

    “谨遵大长老教诲。”我悄悄抬起头看师父,他正握着白瓷茶盏,事不关己地呷着茶杯里的茶水。

    师父,对不住了,我一定要去找砚池。

    大长老叫来了焰姬,布置了任务就让我们下去了。

    我坐在二长老的宫殿门口的台阶上,二长老很晚才从大长老的议事厅回来,一身白衣,衣摆随风微微飘动。

    “随我进来。”二长老经过我身边时说道,声音清冷。

    “你可知错?”

    “我没错。”

    二长老稍稍垂首,又道:“苦栖果你怎么吃的?”

    “嗯?”我有点懵,问我怎么吃苦栖果?

    “苦栖果你是怎么吃的?”二长老又道。

    “我……我就拿过来……咬,咬着吃的。”我不知道二长老为什么这么问,“事出紧急,我忘记洗了。”

    二长老好笑道:“可是连皮带肉吃掉的?”

    我懵着点了点头。

    “你姐姐呢?”

    “她咬不动,我就挤了果汁给她喝,然后又剔了些果肉给她。”

    二长老点了点头,又道:“我怎么记得你最初在我宫里的时候,是不似这般顽皮的?”

    我一下子羞红了脸,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师父这个问题。

    “好了,有两件事你要记得。一是你与姐姐如今灵力相连,你们二人一损俱损,凡是想着你姐姐些;二是苦栖果肉是灵力增益进补神药,果皮却是祸害,只是这究竟怎么症状,尚不可考。你如今一口吞食,日后会有什么劫数,为师也无能为力。”

    “徒儿记下了。”

    “去吧。”

    焰姬早已将一切准备妥当,带上了拘灵锁和刑元斧。二长老将结界打开一个出口,我和焰姬一起出发去忘归楼。

    忘归楼位于忘归楼西侧,从外部看就是一个低矮却修葺整齐的茅草屋,院子倒是挺大,石头小径从两扇薄薄的木栏门一直通到檐下,小径旁边有一个石头桌子和四张石头凳子。

    孟婆站在小院口,身后站着两个小侍女,看到我们微微躬了躬身道:“原来是焰姬,你家长老们倒是会使唤人。”

    我和焰姬回礼道:“见过楼主。那位公子在何处?”

    孟婆道:“我给使了些迷烟,连同他的两个手下都给放到西客房了。”

    “孟楼主可真是越来越精进了,以前可都是使汤的。”十长老说过有次我和百虫把她的花种煮熟了,害她等了许久都不见花种破土长芽,便来找九长老要说法,刚好孟婆来找九长老,就哄骗十长老喝她的汤,要不是十长老留了个心眼,恐怕这会也是心智不全呆傻不堪。

    “哪里哪里,只是有些不怀好意的人来我这楼里捣乱,我这也是为了防身。”孟婆一挥手,小院的门扉变成了一座华丽高耸的门楼,内里楼阁连绵,亭台错落,灯火璀璨。原来这小院只是一个障眼法。

    孟婆垂首:“二位请。”

    忘归楼里人生鼎沸,一派市井模样,一路上倒是有不少人跟孟婆打招呼,也有一些不知是人是鬼的往孟婆手里塞东西做礼物,孟婆一一婉拒。只带着我们一路往西走去。

    西侧的客房不似市井那般气派,连着数十座房屋外观一致,青灰色瓦舍被开着满湖的荷花隔着,只一座竹桥相连,竹桥上每隔两米便有一只红彤彤的灯笼高高挂着。

    孟婆引着我们来到客房的最末一间,道:“就是这里了,那个小少年冷漠得很,不爱说话,他两个手下倒是话痨得很,本来我也不会出手迷晕她们,只是他们太过聒噪,又出手伤了我的两个爱徒,想着可能是苦栖山上的人,不便将他们逐出,这才用了些非常手段。”

    焰姬道:“楼主客气了,长老们近来也未曾派人前来,想必是个误会,待我等确认后再做定夺。”

    孟婆连连称是,推开房门。只见门口两人被绳子绑得奇形怪状,吊在房梁上,这会儿悠悠醒转,正欲破口大骂,被嘴里塞着的布给生生堵到了嘴里。里间床上坐着一个少年,被绑了手脚无法动弹,剑眉星目,灰色瞳子,斜着眼睛看着我们,是百虫!

    我正要上前,被焰姬一把抓住道:“楼主大义。这位虽然不是我们苦栖山上的人,但是与苦栖山倒是有些瓜葛,至于他为什么来忘归楼,还需要细细盘问。只是苦栖山到忘归楼往来不便,可否辟出来两间客房,待我们查明了详情再做处理?”

    孟婆道:“焰姬客气了,昔日里多得大长老照顾,我又如何吝惜两间客房,二位若有其他要求尽管提就是,只是我这里寒酸,二位不要嫌弃。”

    焰姬道:“楼主哪里话。有劳楼主了。”

    孟婆拱手离开。

    我看着她们两个文绉绉地说了半天,牙都要酸掉了,孟婆一走,立刻走到百虫身边,取出他嘴里的毛巾道:“百虫,你来这里干什么?往有没有虐待你?”

    百虫一脸疑惑地看着我,道:“你们是谁?”

    “你,不认识我?”我还是不愿意相信。

    砚池摇了摇头。

    “我是罗袂,二师父把我送到九师父那里跟你一起学习捕灵,我们一起给苦栖树刷雨露,一起拔十长老的鲜花,一起偷六长老的酒,你不记得了吗?”

    百虫疑惑地看着我,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

    “后来我去了人间,你在人间守护我。徐莱,徐莱你记得不,我变成了徐莱,你在书店里工作,我们一起参加了同学会,认识了好多人。迟敬敬的蛋黄酥,还有,还有书店门口的商业街,你换班的时候我们就去逛街,从街一头走到另一头,再走回来。你记得吗?”

    百虫一动不动地听我说,你是想起来了吗?

    百虫的两个手下被缠得结结实实,还是挡不住他们乱动,嘴里发出“嗯嗯嗯”的声音,身子扭得像条蛇,焰姬一人给他们一手刀,便齐齐晕了过去。

    我又道:“百虫,我是罗袂,你好好想想,我们在苦栖山上的日子,你教我捉鸟捕鱼,记得吗?我们一起种出了好多颜色的乐欢树,还有,青鸟,你记得青鸟吗?”

    百虫逐渐放下了戒备,缓缓道:“罗袂?”

    “对啊,是我,就是我,罗袂。”

    百虫定定地看着我,他肯定是想起来了。百虫又看了看帮着他胳膊的绳子,我连忙去解绳子,被焰姬一把按住道:“百虫,你们来忘归楼干什么?”

    百虫冷冷地看了一眼焰姬,不再说话了,任凭我再说什么,他都紧紧闭着嘴,一言不发。

    焰姬道:“此事急不得,你先去好好休息,待明日我用拘灵锁问问,看看往对他动了什么手脚。”

    我点点头,准备去隔壁客房休息,经过百虫两个手下的时候,那两个手下便使劲扭着身体撞焰姬,似乎是对刚刚焰姬把他们打晕很是不满,焰姬抬手正要再给他们一下,他们便远远躲开,焰姬一放下手,他们又撞了上来,我实在是没心情和这两个话痨又幼稚的牧灵人计较,就自顾自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