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术法- 第九章、偏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三十将尽 书名:五行术法
    木也二人听闻皆是一惊。

    虽然他们之前对此事有所猜测,但是还是没有想到,那人竟然已经死了!

    凡烁咽了咽口水,艰难的说道:“孙先生可否告知,他是怎么死的。”

    孙刑看了看四周,低声严肃的说道:“这是就是我要跟你们说的,种魔的第二个可怕之处。”

    木也只觉得舌根发苦,心也越来越沉。

    果然孙刑继续说道:“被种魔之人,组织可以通过某些仪式,配合成员留在组织的指尖血直接杀死,无论你在天涯海角都逃脱不了。”

    “所以被抓那人,在被抓之后组织并没有想办法营救,而是通过仪式直接杀死了?”

    孙刑点了点头,“不错,那金之炁太过重要…….”

    他之后的话并未说完,但是少年们都已明白,在组织看来,人命没有任务重要。

    无边的恐惧感从木也的脚边升起,然后一路向上,将其整个吞没。

    两人就这么怔怔的站在原地,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

    木也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声音,朝孙刑问道:“那这种魔……”他本来想问,有没有办法可以解除这种魔。可是又想到,从这两天所见的可以看出,孙刑也属于组织的高层,问这种问题似乎并不太好。最终也就及时停住了问话。

    孙刑却已明白了木也的意思,叹了口气说道:“有是有只不过太过艰难,那需要你们可以成为组织首领级别的成员。或者足够强大,在组织杀死你之前抢回留在组织内的指尖血。”

    木也这才感觉到自己指尖微痛,抬手看去就见自己的食指上有一个微不可查的针眼。

    而一旁许久没有说话的凡烁,这时却开口问道:“那孙先生,所有组织的成员都要种魔么?”

    既然已经说开,孙刑自然知无不言,“不错,组织里的所有人,除了十二首领,已经全部被种魔!”

    木也还不死心,继续问道:“组织难道不怕首领背叛么?”

    孙刑自嘲一笑,“像我们这种,既然能够成为首领的人,在各国之中早已被列为最高级的要犯,落入各国手中早就无生还的可能。”

    木也想想也是,这群跟各国作对的疯子,不知给各国的贵族带去了多少耻辱和麻烦。他们一定恨不得生啖其肉,的确谈不上什么背叛。

    见气氛有些沉重,孙刑连忙开口道:“这种魔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

    果然闻言木也二人都抬起头,将目光投向孙刑。

    孙刑这才说道:“那魔血进入你们身体,会无形中改造你们的身体,让你们的肉身也来越强健,要知道上古之战中,魔族就是已肉身强横,生命力顽强而著称的。而且很多被种魔之人,在危机之刻都可以激发自己的潜能,从而爆发出以前所未有的力量。”

    虽知孙刑没有必要哄骗自己二人,可是木也还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突然木也想到了一个关键,于是开口问道:“可是孙先生,断木城离这里这般遥远,组织是怎么及时得到消息的?”

    孙刑点了点头,他对木也这个少年越来越满意。

    一旁的凡烁也开口问道:“而且在组织外执行任务的成员,应该很难有机会跑回组织,去那个解药的吧?”

    见自己少了很多引导之功,孙刑满意的笑了笑,“这正是我接下来要带你们去做的事。”

    说着率先朝桥上走去,木也二人也连忙跟上。

    三人很快来到东岸,然后朝着北峰走去。

    期间不时有经过的人朝孙刑躬身行礼,孙刑都是毫不在意的将其打发了,一路上对木也二人有说有笑的,显得十分亲近。

    在走到北峰山脚下时,孙刑挺住脚步,对着木也二人说道:“这里就是今后你们要来学习术法的地方。”

    木也朝着北峰看去,这里到不似南峰那样离湖很近。在北峰的山脚下,是一个很大的广场。

    广场由青石砖铺就,一直到山脚的台阶处。

    目光沿着石阶而上,就看到山脚处被开凿出,一个毫无遮挡的大厅。

    里面人头攒动,不喜欢在忙碌着什么。

    广场上和大厅里的人自然我看到了孙刑,都远远的行礼,见其跟两个少年有说有笑,纷纷露出好奇的神色。

    木也虽然不自在,但是现在也管不了许多,而是问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孙先生,他们都是来学习术法的么?”

    孙刑这次却没有点头,而是认真说道:“其实这北峰之内,不仅有术法典籍,还有一些武术典籍,杂学书籍,山川人物志之类的,可谓应有尽有。”

    说道这里又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在这乱世生活不是只要学会术法就行的,你要学的有很多。比如各国的风土人情这对你执行任务很重要,而那山川地理是你在野外行走必不可少的,还有能了解那妖兽虫草的特征能避免你许多麻烦。”

    这番话下来,对于两个少年无疑是教导之意了,两个少年连忙感激的抱拳行礼。

    一旁经过的人也是纷纷侧目,都暗自猜测着,这两个陌生的少年,和火猴大人是什么关系。同时也记住了两人的面貌,打算日后再多做打听。

    孙刑注意到旁人的神情,暗自一笑。

    而凡烁却问起了具体的细节,“孙先生,我们要借阅典籍学习,具体要怎么做呢?”

    孙刑依然耐心,和声说道:“你们只要拿着自己的令牌,到那大堂就可查询自己的贡献。而在各个典籍的书架上都标有,借阅需要的贡献。每借一本书,就会消耗相应的贡献。”

    “那组织就不怕我们在北峰里面暗自背下来么?”木也却抓住了“漏洞”。

    孙刑却哈哈一笑,“哈哈,这点组织怎么会想不到呢?每本典籍你们只能看到前面几页,大多是些术法的威力,修行的限制啊什么的。想要看完整版的,就需要从书库内取出原籍。”

    木也面色有些发窘,知道自己有些自以为是了。的确如孙刑所说,这么明显的漏洞,他一个刚刚加入组织的少年都能想到,更何况那些心思缜密的大人物呢!

    见北峰之事已经交代的差不多了,木也二人也不再发问,孙刑朝两个少年说道:“走吧,时候不早了我得感紧去西峰,还有些事情要办。”说完转身离开了北峰。

    木也这才明白自己三人的目的,并不是这北峰,就急忙跟凡烁跟了上去。同时心里也更加奇怪,既然如此,孙刑又何必带着他们两个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

    一路上还是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好在木也多少已经有些习惯。

    三人到达西峰的时候,却已经有人等在山脚之下。

    那人是一个面容和善的中年男子,见到孙刑前来,连忙迎了上来,“猴子,你终于来了。”

    孙刑也笑容已对,歉意说道:“哈哈,夏郎君久等了,是不是急着睡午觉,等的有些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