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青未了- 二卷第二十章 夜会 偶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易念一 书名:一念青未了
    易念一发动汽车,拐了几个路口,进入湖东路,行驶一阵,又从湖东路转到凤霞山坡的小路,一条窄窄的石板路,仅容一辆车通行。

    满山坡的桃树繁花似锦,开满粉红、深红、绯红、纯白及红白混色等各色桃花的桃枝在石板路上搭起一个鲜花长廊。缀满鲜花的桃枝不时从车窗扫过,车子过后,花瓣飘落。车子盘旋上行,停到半山腰一个古式院子院门前。

    下了车,院前的停车场没有一辆车。往日灯火通明、人声喧闹的院子也没有一丝灯光,黑沉沉、静悄悄的。在寂无人声的半山腰,喂有虫子的吱吱声。

    厚重的原色实木大门禁闭,上去拍门,“咚咚咚”的声音在周围一片寂静中尤其突兀,院里却没有人回应,倒惊起几只夜枭,飞起到空中鸣叫。

    往昔,此时应该是这里最热闹的时光。门厅的灯发出温暖柔和的光,俊俏的服务生在门口侧立,随时准备迎接到来的客人。

    如今,却如鬼域一样。既无灯光、也无人影。

    在门口徘徊了一会。

    她还会在哪里?

    市场?

    转身上车,沿着石板路,车子滑下山坡,又打落一路的娇艳桃花。

    沿着快速路行驶,下了快速路进入大道,前面的电子城等三个市场也是一片漆黑,没有一星灯光。

    将车子拐到进入市场的支路,平日里常亮的、堪做路灯的两边商铺的门头广告灯也都没有一丝灯光。

    把车子靠在路边停了。

    下了车,路右侧的店铺一溜的焦黑,在夜晚下显得尤为黑暗,车子大灯的光照在店铺里,光线如被吸入黑洞中,再无光亮。

    易念一站在车边,看着眼前的景象愣在那里。

    曾经繁华的一条街,一侧的店面没有一丝灯光,另一侧店面都烧的成了没有门帘、没有店面门头、黑糊糊的一排黑格子,如一个个张开的、巨大的僵尸大嘴,充满了恐怖萧杀。

    车子的延时大灯灯光也熄灭了。周围陷入一片黑暗中。

    周围起了风。

    晚上还是冷。

    易念一只穿了衬衣、西服,风吹来,满身皮肤都起了冷疙瘩。不知是寒意或是周围的恐怖萧杀之气。

    拿出手机,把手机电筒打开。一片黑寂的孤城中,有了一点亮光。

    主道上一辆车转到支路,向易念一开过来。车顶警灯闪烁,停在易念一的车后,车上下来两个人,两道强光照在易念一脸上。

    易念一眯起眼,拿手遮挡。

    “谁?”对方喝问。

    易念一把手拿开,让对方看清自己的脸。

    “易老弟!”对方有点意外、又热情的声音,“你怎么这个点跑到这个鬼地方来啦!”

    对方灯光照到地面,走到近前来。

    借着警灯的闪烁,易念一也认出来人,“隋处!你怎么这个点来这儿?”

    川地大难时,俩人都在市立医院做志愿者,正巧分在一个病房,短短几晚的共同值守,建立了长久的联系。几年间,和胡斐等一起也聚过几次,节日期间也都互相发个祝福。

    看身上的衣服,是警服。

    “怎么换单位了?”

    风起大了,说话有点费劲。

    隋卫国转头对身后的同事说:“小刘,你先到车上去。”

    “好的,隋队。”小刘转身回到警车。

    “走,咱俩到门洞里面避避风去。”隋卫国指着旁边烧的焦黑的店铺,门帘烧没了,几面黑乎乎地墙还在,如同一个黑洞。

    俩人踩着地上的垃圾瓦砾走进黑洞中。

    外面的风起,夹杂着雨点落下。

    “来,抽根烟!”隋卫国递过来一支烟,“你穿的太单了,暖和以下。”

    易念一接过来,隋卫国也拿了一支,自己点上,把火机伸向易念一,易念一凑过去点着烟。

    平时不抽烟,醉酒时偶尔会抽一支提提神。

    外面的警车车灯也关了。雨已经落下,雨幕中周围一片漆黑。

    “隋处,你这是……”,易念一借着烟头的光,指着隋卫国的领花。

    “两个机构并轨管理,干部交流,我到这边来了。今天带队巡查,不然也不能和老弟在这儿遇到了。”

    “这里怎么一点生气没有了?”易念一提高声音问。

    外面雨下大了。苏城春天很少有这样的大雨。

    俩人靠近了说话,才能听清楚。

    “你最近没在苏城?”

    “昨天晚上才从青山回来。”

    “身体怎么样?”

    “没问题了。你怎么知道?”

    “外面的状况和你的事也有些关联。”

    在风雨声中,隋卫国讲起三月火灾之后的事。

    火灾之后,消防调查起火原因,初步认定是广告灯箱的线路老化引起明火,火起后,又引爆店内的燃气炉引起连环火。

    三个市场都进行消防安全巡查,都发现了存在安全隐患的情况。

    现在网商发展迅速,实体批发市场的生意不好做。市场又有安全隐患,业户大多数都从市场撤离了。

    食品批发市场还有一部分商户坚持经营,但柳剑南拒绝辞职,被董事会罢免后,离职去了南非洲,去投靠沈腾飞了。商贸公司还没有任命新的总经理,处于无人管理阶段。

    大火之后,市场生意都差了很多。原来食品批发市场和小商品批发市场还不错,现在小食品批发市场停业了,食品批发市场无人管理。唯有原来最差的市场电子城还在惨淡经营。

    小商品批发市场很快完成了股权转让,据说价格很低。

    “小商品批发市场的股权怎么转让了?”易念一听到和魏家佳相关的事,追问道。

    “据说是大股东不想再干了。这个和你还有点关系,她那个小外甥女和你传绯闻,据说和这个有点关系。”隋卫国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来了。

    “和我传绯闻?”

    “是的。”隋卫国又把自己从其他渠道得到消息和易念一详细说了。

    易念一脑海中的碎片终于拼成一张图了。

    同时,另一个念头冒起:“制造绯闻、流言的目的不仅仅是打击自己,恐怕最重要的目的是打击蓝新梅,迫使她转让股权。”每个人都有软肋,蓝新梅的软肋是魏家佳。

    但无论什么目的,对自己、景怡、魏家佳以及所有相关的人都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隋处,这里面有问题啊!”易念一闷了半晌,冒出一句。

    “老弟,我只能说,再黑的天也会天亮。”隋卫国又递来一直烟,易念一一看自己手中的烟已经只剩下烟屁股了,接过来点上。

    外面暴雨如注,一片漆黑中,俩人烟头的红光,一明一暗,暗下时一团漆黑。

    “隋处,你知道蓝新梅的去处吗?”

    “据说出去了。”

    “去了哪里?”

    “不知道。”

    “那个……”

    “她出去更早,据说蓝新梅去找她了。具体去了哪里不知。”

    幕后的人是谁?

    自己在单位已经被捆住手脚,不能有任何作为。

    只有换一个视角,才能找到看清这黑幕的办法啊!

    易念一黑暗中的脸色比黑暗还黑。

    外面的雨在风中狂卷而下,似乎要把眼前的一切都冲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