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第一卷 四星_第3926章这一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豆娘 书名: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炙热如火,温度渐升。

    一百零八陆,哀嚎四起。

    体质强悍的修炼者们,还能抵御过高的温度。

    没有修炼能力的小孩,妇孺,根本就熬不过去。

    轻歌匆匆离开英勇阁,前往议事厅。

    梁萧、李七、瑶池女皇诸人等候已久,一同商榷此事。

    ……

    英勇阁。

    九辞牵起了莫忧的小手,凌厉的剑眉暗暗蹙起,“周遭如此之热,你的手怎么还这么冷?”

    “梦族的族人,都是偏寒的体质。”莫忧道。

    “既然有了我,那就只能偏热了。”

    九辞极为较真,想要把莫忧的两手给焐热来。

    俩人在谈话时,九界已经来人,正是九界城的掌权者,曾平。

    曾平直奔王宫大殿,九辞半眯起了眸子,“这狗东西此时来联盟做什么?”

    九辞与莫忧十指相握,迅步跟上了曾平的步伐。

    张离人望着九辞的身影,叹了口气。

    裘清清双手环胸,好笑地问:“为何不告知女帝真相?”

    “你不是也没有告诉她吗?”张离人反问。

    一大一小,俩人相视,俱是笑了。

    裘清清道:“那过于残忍,倒不如瞒着她。”

    “嗯。”张离人心不在焉。

    裘清清猫着步子绕到了张离人的身后,忽而,猛地一跃,跳到了张离人的背后,四肢更是宛如八爪鱼般死死地缠着张离人。

    张离人的身子微微僵住,脸上毫无表情,但耳根子红得彻底,好似熟透了的苹果。

    裘清清凑到张离人的耳边,咧开嘴一笑,说话哈着热气喷洒而出,张离人浑身震颤,闪电窜过。

    “大哥哥,我累了,我要你背。”裘清清俏皮地说。

    张离人呆讷良久,眼眶颇为湿润,他等这一日,等了太久。

    就算他找到了裘清清,她的肩上却有着蔷薇城数万人的仇。

    天坛被灭,大仇得报,裘清清终于舍得把目光放在他身上,愿意跳到他的背上,调戏‘未经人事’的他。

    林

    (本章未完,请翻页)

    峰眼眸赫然瞪大,这一幕,他曾在天坛见过,就连语气都一模一样。

    “好,我背你。”张离人的双手扣住了裘清清的腿,背着裘清清行走在密布焰火的烈日苍穹之下,在这炽热的天地。

    “大哥哥可以等我长大吗?”裘清清的小脑壳耷拉在张离人的背部,眼里透着星辰般的光亮。

    “等你及笄,就来娶你。”张离人的话语里都是宠溺,裘清清则是笑得更欢了。

    “做男人,要从一而终,不可始乱终弃,三心二意哦。”

    “此情此心,唯你而已,天地可鉴。”张离人道。

    “……”

    王宫大殿。

    轻歌快速下达各项命令。

    雪鹰婆婆问:“女帝,这……”

    “深渊天火,覆于一百零八陆的四面八方,如囚牢形状!”轻歌冷声说道:“天火一旦彻底封闭,谁都逃不走,至于天劫降临,还未有准确的数据。”

    “当务之急,该稳住民心才对。”梁萧道。

    “不必了。”轻歌道:“梁相,听我命令,将此事传遍联盟帝国和其他的地方。”

    “为何如此?”梁萧不解。

    “若天火降临,在劫难逃,只有一死的话,稳住民心还有必要吗?与其如此,倒不如告诉他们,共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我们已经活不长了。”

    轻歌的话,梁萧等人难以理解,毕竟按照正常思维的做法,不管事后如何,此刻必须稳住民心,才能探讨解决之策。

    “女帝,我认为梁相说得对,当务之急是稳住民心,至于其他的事,稍后再议。”瑶池女皇赞同梁萧的观点。

    轻歌望向瑶池女皇,“这对于千万人而言,是不公平的,在生命灭亡,大地崩碎前,他们所知时日不多,会在仅限的时间里,去找想见的人。”

    瑶池女皇低下了头,“倒是女帝体恤子民,这些,本皇从未想过。那就如女帝所说,宣布此事吧。”

    “告诉这个世界,所有的子民,一场劫难即将到来,每一个人,都逃不出天劫的制裁!”瑶池女皇道。

    轻歌点头,垂眸看着梁萧。

    梁

    (本章未完,请翻页)

    萧的心脏猛颤,而后低头拱起了双手,“梁萧领命。”

    很快,梁萧和宋川就去把消息带到各个位面。

    无数的人,陷入了恐慌。

    这是一场生命的倒计时,谁也不知天劫会在哪一日降临,但都知道,快了。

    恐慌之感宛如洪水猛兽,似一场无端的风暴,迅速覆盖了一百零八陆。

    独孤雪发现天下大乱时,已经无法阻止消息的蔓延了。

    他问:“这是怎么回事?”

    部下回:“女帝放出的消息,她告知了天下修炼者。”

    “她是个疯子吗……”独孤雪终于惊了。

    他能理解夜轻歌的全部,唯独不能理解这样的做法。

    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让亿万修炼者开始恐慌,暴动,迁徙……

    部下再道:“女帝说了,她只是一介凡人,大概没有逆天的能力改变这样的结局,她唯独能做的,就是把这个消息,尽早的送给每一个人。”

    “她希望天下的修炼者们,都不要有所负担,在仅剩的时间里,去完成遗憾的事,去见最爱的人。”

    “……”

    独孤雪怔了许久,笑:“那姑娘,到底是个温柔的人。”

    这一日,温度上升到了可怕的地步。

    修炼者们大汗淋漓,满面发红。

    这一日,有羞涩的闺秀小姐,翻墙逃走,给心爱的书生送上了亲手绣的帕子。

    有眉目清秀的少年背着大刀,远走他方,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前去联盟,相助女帝。

    有白发苍苍的老人,来到妻子的坟前,面对暴动恐慌的世界,笑得慈祥温和。

    他在给已成一抔黄土的爱人讲述着今朝的故事。

    有中年的丈夫,与妻促膝长谈。

    有漂亮的舞女,在城门为士兵们舞一曲《国破》。

    有年轻的士兵丢掉了盔甲,摘掉头盔,露出一头乌黑的长发,擦着眼泪,骑上借来的骏马,前往故乡,跪拜年迈的父母。

    ……

    真是精彩纷呈的一日。

    一个又一个故事,汇聚成了历史长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