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之绝天神帝- 第1009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阴间人 书名:异世之绝天神帝
    吴天的举动,可谓第一时间吸引了两人的注意力,而且两人看到铁剑的行动,已经猜到了大概。能够让铁剑束手束脚的,也只有安家的嫡系,单单一块令牌就能让铁剑不敢打不敢躲,自然只有代表安家地位和身份的嫡系腰牌。这样一来,吴天的身份几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加上吴天一出现,安若曦脸上瞬间浮现出来的安心幸福的笑容,那么就算吴天当面说他自己只是一个路人,也不会有着任何人相信。吴天也敏锐的察觉到,除了安若曦意外,剩下的两人身上的情绪一下就改变了。另外一个女人,身上涌现出来的是愤怒还有毫不掩饰的敌意。这让吴天愕然,自己好像没有招惹这个女人啊?

    至于剩下的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好像不仅没有对吴天有着任何的敌意,反而朝着吴天拱手,表示对于吴天的问好。可是,任何企图在龙瞳面前隐藏气息的手段,都是徒劳的。吴天已经感受到了,那个人妖隐藏在笑容之下刺骨的杀意。嘿嘿,一个敌意,一个杀意,吴天尽管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一瞬间多了两个敌人。

    不过敌人这种东西么,多了也就多了,反正已经成为了敌人,吴天不管怎么行动,敌人也不会变为朋友。于是,吴天在两人各怀鬼胎的心思之中,完全无视了两人,大大咧咧的来到了安若曦身边,跟她坐在了一张椅子上。安若曦一声惊呼,脸上多了一抹羞红,想要拉开一点儿距离。可是吴天怎么会给她这样的机会,不由分说的揽住了安若曦的纤腰,笑盈盈的看着另外两人。

    安若曦脸上绯红一片,挣扎了几下无果,狠狠的白了吴天一眼,锤了吴天胸膛三下。另外两人看到这样公然的亲密表现,脸上已经漆黑一片,另外一个女人更是猛地站了起来,手放在了腰间的短剑之上。吴天眼睛微微眯起,好像没有看到女人的敌意,反而说道“姐姐,不给我介绍一下么?”

    安若曦此时也察觉了气氛的不对劲,脸上多了一丝尴尬的神色,实际上她也不明白现在的状况是怎么一回事。“蓝月姐,你这是要干什么……”被叫做蓝月的女人看了安若曦一眼,眼眶微微泛红,小声说了一句“没什么”便重新坐回了位置上。吴天眨眨眼,心中喊道“我了个擦,不会是这么回事吧……”安若曦微微点头,指着被叫做蓝月的女人道“小天,这是我的表亲安蓝月,从小到大跟我关系一直很好,在这里也很照顾我。除了蓝月姐,没有几个人跟我亲近。”

    “别看蓝月姐年纪也不大,已经是气宗强者了哦,比起我可是强太多了。”安若曦语气中不含一丝的嫉妒,纯粹是对于安蓝月的羡慕。的确,吴天打量了一眼安蓝月,这个女人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貌,都可以说是一等一的优秀。

    相比安家这样的庞然大物,自然会源源不断的吸引各种优秀人才,按照前世的说法,几千年下来单单是基因优化,也会让整个安家不断的进步。

    十八岁的气宗,的确,哪怕在各个大宗门也会成为绝对天才级别的人物。因为气宗或者武宗,已经足够任职大门派的一般长老位置了。听到了安若曦的介绍,安蓝月一双美眸又情不自禁的看向了安若曦,那一双眸子中的感情,吴天只能够用两个字了形容——幽怨。吴天眼皮一跳,心中一百万羊驼咆哮而过,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说起来也简单,安若曦根本忘记了一件事情,她之前可是一直以男人的形象示人,加上他特殊的功法,根本不会有着任何人发现她的性别。当然,同样有着特殊手段的人除外。

    所以啊,事情也很简单,一个美男子得到了另外一个大美人的青睐,虽然美人年纪大了一些,可是几年之中一直亲密相处,这里面能没有猫腻?安若曦啊安若曦,恐怕这个名为安蓝月的丫头,你的表亲,心中早已经对你情根深种。十八岁在连云大陆也算大龄女青年了,对方竟然没有传出丝毫的谈婚论嫁的消息,你以为人家如此优秀的条件,在等什么?

    等你这个美男子长大啊,混蛋!可惜安若曦暂时还是明白不了这件事,吴天也不单算明说。反正现在一起曝光,安蓝月也只会敌视吴天。因爱生恨,可惜安蓝月的恨转移到了吴天身上,吴天只能表示躺枪。“算了,躺枪就躺枪吧,是让她是我女人呢。”吴天微微一笑,点头致意,可是抱着安若曦的手,却微微上扬,大有朝着安若曦峰峦前进的意思。

    安若曦瞬间察觉,狠狠的瞪了吴天一眼,一脚踩在了吴天脚面上。吴天浑然不觉,因为此时他已经和安蓝月四目相对。吴天眼角微挑,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的笑意,似乎在说,我已经明白了一切,又好像在说,安若曦是我的,你一边凉快去。果然,心里有鬼的安蓝月瞬间有些慌乱,可是慌乱之后,更多的是敌意,她的脸已经黑了下来,恶狠狠的等着吴天。

    得了,吴天摸摸鼻子,果然哥的嘲讽技术依然没有落伍啊,前世瞬间被百人追打的嘲讽脸,这一世难道还是继承了?“那么这一位美人呢,你不自我介绍一下?”吴天转移话题,看向了另外一位人要同志。至于他的性别,吴天肯定一清二楚,不过吴天这样说,自然也是要拉仇恨了。

    反正对方对于自己已经露出了刺骨的杀意,那么吴天自然毫不客气。果然,吴天一句话说出来,整个气氛瞬间变得古怪,刚想再介绍来人的安若曦也愕然无语,而安蓝月也因为这一打岔,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虽然安蓝月瞬间把它压制了下去。“小子,你找死么?”人妖没有说话,反而在他身后站着的一个独眼老头说话了,一只独眼上下打量着吴天。

    “老头,你找死么?”吴天丝毫没有介意独眼老人的杀意,反而笑眯眯的说出了这样的话,令他脸色一变。

    独眼老头仅剩的一只眼睛瞪的浑圆的,道“你个小兔崽子,你……”“闭嘴,老不修,你是什么玩意,胆敢羞辱我?”吴天瞬间疾言厉色,让独眼老头嘴里的脏话再次咽了下去,让他气得脸上通红。独眼老头本来不善言辞,被吴天这么一抢白,身上的罡气立刻晕抓了起来,拳头也握紧了。

    吴天对于这个武宗中的强者,也没有丝毫的惧意,笑眯眯的看着他,道“老头,来来,我看你敢不敢动手?”独眼老头的杀意也不再掩饰,让整个阁楼气氛再次冰冷。“噌”的一声,隐藏在角落里面的铁剑铁剑出窍,已经来到了安蓝月的身前,道“独眼狼,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在安家动手?”铁剑的话让独眼狼浑身一冷,身上的罡气立刻消失不见。

    “云公子,”安若曦语调轻柔,嘴角一直带着的笑容却消失不见,道“你带着仆人来我们安家,难道想要来大开杀戒?我是不是该大声呼救呢?”安若曦的话,顿时再如一盆冷水浇落在了独眼狼的头上,独眼狼嘴唇都变得干涩,连忙后退,底下了头。“自己掌嘴。”云公子第一次张嘴了,果然语调中也带着阴柔,但是那一丝冷厉却更加明显。

    “是,少爷。”独眼狼不敢有着丝毫的犹豫,“啪”的一声响,粗糙的大手,已经砸在了自己的脸上,瞬间红肿了一块。而且,云公子没有给他限定次数,这也就意味着,他要一直打下去。而事实上,他也是这样做的,“啪啪”声不绝,他的脸上瞬间肿大了起来。“很抱歉,我的仆人管教不严,一向自尊自大管了。若曦妹子,还请原谅愚兄的管教不严。”安若曦眉头一皱,道“云恒天,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亲密,你还是叫我安小姐就行了。”

    面对安若曦的厌恶,云恒天呵呵一笑,完全没有丝毫介意,道“那怎么行,无论我叫你安妹子,安小姐,都不是好方法啊。别忘了,蓝月妹子也是姓安哦!”安蓝月同样皱起,哪怕在安若曦还没有恢复女儿身的时候,云恒天就经常纠缠安若曦,她早就对他异常的厌恶。“谁是你妹子?云恒天,以后别跟我说话,我看到你就恶心。”

    安蓝月出口毫不留情,让吴天眼皮都一跳。刚才他只是趁着没人介绍云恒天之前,恶心他一下,可是安蓝月这就是彻底的嘲讽了。果然,面对如此简单直接的暴力直线球,云恒天表面功夫再好,也禁不住脸色一黑,一时间还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吴天却无语了,因为云恒天一道隐晦的目光扫向自己,杀意尽显。我擦,吴天真相破口大骂,为什么他又躺枪了,怎么又成了他的责任?

    安若曦一想云恒天的话,实际上却是有这个问题,两个安家妹子在这里,云恒天不叫名字,还真的很麻烦。

    “好了,一个名字而已。”吴天的话,终结了名字的争论,道“云兄弟啊,刚才没认出来你的性别,这个,嘿嘿,别介意啊。还有,让你仆人停下吧,啪啪啪的,让人心中听着闹心。”

    云恒天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转而黑着脸对独眼狼说道“还不停下?”独眼狼的脸已经肿的老高,眼睛都快看不见了,听了云恒天的话,他连忙停手。看着他一副衰败的样子,云恒天眉头皱起的更高,道“滚回去吧,看着恶心。”独眼狼丝毫不敢质疑,低着头离开了阁楼,可是吴天又躺枪了。那道杀意的目光……唉,吴天都懒得理会了,来来来,早晚一切杀个痛快。“恶怒让诸位见笑了。他虽然各种不堪,可是也算是老资历,我在这里带他致歉。”云恒天话说道了这份上,自然也不会有人再纠缠,铁剑也收起了铁剑,再次退回角落。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云家的嫡子,云恒天,这次来是听说我的若曦兄弟回来了,便来探望。”云恒天深深的看了安若曦一眼,让人看不出喜恶,道“可是没想到,兄弟成了妹妹,咳咳,让我有些预料之外,这才邀请若曦妹子来坐坐。”在云恒天自我介绍的同时,安若曦也在介绍云家的势力给吴天。原来云家是镇南府的地头蛇,城主之家,势力庞大,背后是云岚宗的支持,哪怕是安家,明面上也需要给面子。两人耳语的样子自然被另外两人看在眼中,云恒天眼中的妒意更加明显。

    吴天一愣,难道这个家伙也早就知道了若曦丫头的秘密,心中早已经把安若曦视为了禁脔了么?吴天咧嘴一笑,那敢情好,小爷横刀夺爱,你咬我啊!面对吴天挑衅的目光,云恒天微微一笑,看似和善,可是那双眼睛好像毒蛇一样,让吴天心中有点儿发毛。“嗯,到我了。”吴天见两人介绍完,道“我叫吴天,无名无势,前些日系姐姐会安南探亲,嘿嘿,一番事件之后,我便爱上了若曦姐,死缠烂打让姐姐留下了芳心,就这么简单。”

    吴天的话直指要害,安若曦顿时羞的脸上通红,连吴天作怪的手都无视了,柔情满眼的看着吴天。可是另外两人就面色大变了。安蓝月眼眶瞬间红了,嘴唇都有些颤抖,看向安若曦的目光中全是绝望。而云恒天,嘴角也抽搐了起来,笑意无法保持。

    “哦,对了,还有啊!”吴天嘻嘻一笑,掏出那块嫡系外戚的令牌,道“老爷子觉得我人还不错,也算认可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嘿嘿,以后大家是一家人了。”

    此时两人才看清令牌上的图案代表的意义,安蓝月霍然站了起来,捂住了嘴。“若曦,我,呜,先走一步……”说着,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铁剑也连忙跟上。

    “怎么,云兄,我还等着你的祝福呢,难道你不打算祝福我们两个么?”吴天一脸无辜,揽着安若曦腰身的手却再紧了几分,“还是说,你根本不希望我们两人的关系如此亲密,或者说,你希望我赶紧死了的好?”

    吴天的话,让安若曦脸色一变,她现在也瞬间明白了吴天的意思,愕然的看着云恒天。云恒天脸色阴沉,忽然笑了起来,可语调却不像刚才那么温和,反而变得阴冷。“吴天兄弟,你到底要干什么。既然抱得美人归,为什么还要不断的挑衅我?还是说,你本身就是一个这样小心眼的男人,我叫一声若曦妹子,你就要跟我针锋相对?”

    “如果说你真是这样一个男人,我只能说若曦妹子瞎了眼了!”“你!”回答云恒天的,却不是吴天,而是安若曦,道“不牢云公子担忧,我自己的眼睛我很清楚,小天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这一点,我绝对相信。”

    “而你,比不了!”安若曦也是带着怒气说的这些话,尽管他不明白吴天为什么做这些事情,可是既然是吴天的举动,她本能的选择了支持。

    相信吴天,这是她早就决定好了的事情。安若曦的反驳,让云恒天脸色一黑,不再多言。“好了,云公子,咱俩有话直说,我自然也不是因为你一句话就跟你敌对。说实话,恐怕你早就盯上了姐姐了吧,哪怕现在,知道我和姐姐的关系,你也从没有放弃过。”

    吴天的眼神盯着云恒天,嘴角的嬉笑也不见了。“你说,你既然还在打我未婚妻的主意,我如何能够将你当做朋友?如果你当我做朋友,又如何还在打姐姐的注意?”云恒天看着吴天,没想到吴天竟然把话完全说开了,这是要撕破脸皮的节奏啊。

    他很奇怪,吴天到底什么来路,为什么会如此的张狂,难道也是什么大世家之后?吴家他还真没有听说过,看来需要派人查一查了。不过,话说到了这份上,他也没有了隐瞒的必要。“不错,”云恒天转而看向安若曦,让吴天心中不爽,道“先前若曦妹子是男儿身,我只是对于若曦妹子有好感罢了。先前我以为这是兄弟情义,见面投缘而已。”云恒天嘴上露出一丝温柔的微笑,道“现在知道了若曦妹子是女儿身,我才发觉,我的感情实际上是男女之情。今天我明白了自己的感情,才打算追求若曦妹子的。”“云公子,请你自重。”安若曦脸上多了一丝慌张,道“我从来也没有跟你亲近过,而且今天你也知道了,我和小天婚约在身,你还是绝了心思吧。”安若曦绝情的话,让云恒天心中绞痛。原本他的确是对于安若曦颇有好感,却没有上升到非她不可的地步,可是今天再吴天的搅和之下,云恒天感觉自己好像尝到了爱情的滋味。

    “姐姐啊,你没有听明白他的意思。”吴天自然知道,安若曦是一个多么纯洁的女孩。他握住安若曦的手,十指相扣,让安若曦平静了下来。“云兄弟的意思是说,你是男人,他喜欢你,你是女人,他喜欢你,他是男女通吃啊,这才重点,重点啊!”吴天的话,瞬间又让另外两人的情绪当机了。“男女通吃?”安若曦喃喃自语的念叨,几个呼吸之后才反映了过来,一声惊呼之后靠在了吴天怀中,恨不得远离云恒天,同时用恶心的目光,盯着云恒天。云恒天也一脸愕然,这才明白了吴天话里面的恶毒,他脸色漆黑,身体也气的颤抖了起来。可是,云恒天现在的想法却绝对超出了吴天的预料。云恒天的想法是“他怎么知道的!”云恒天感到了一丝慌张,他天生丽质,如果是一个女人的话,绝对是一个稀释美女,可惜他是一个男人。加上他所修炼的阴阳乱心道,更是因为阴阳调和,中庸恒定的思想,让他身体朝着中性发展,这才有了今天他的容貌。实际上,他还的确是男女通吃,不过男人也仅限于跟他一样貌美的男人,女人嘛,则是比较活泼中性一点的女人。他很早就盯上了安若曦,毕竟像安若曦这样超过许多美人美丽的男人,他如何能够不心动?可惜,安若曦毕竟是安家人,他一直没有机会动手。今天,他才知道了安若曦是女人的事实,愕然之下,才跑来一探究竟。确认了事实之后,他叹息之余,却也没有放弃安若曦。虽然女人装扮的安若曦安静甜美,不是他的菜,但是以前遗留的感情还在,他觉得现在的安若曦,也不是不能接受。直到,吴天前来搅局。可是,吴天却不是这样想的啊,天地良心啊!吴天还以为,对方有着什么看破安若曦伪装的手段,故意利用以前安若曦女扮男装来接近安若曦,趁机拉好感度呢。吴天只是因为云恒天伪娘气的面容,想要恶心云恒天,同时让安若曦对于这个男人彻底的绝望,这才出言挑衅。可谁知道,就这么说中了!吴天看着云恒天的情绪,嘴张的老大,心中我勒个擦骂个不停,先来了一个女玻璃,被自己气跑了,现在还一个男人妖,这个连云大陆都是妖怪么!“欺人太甚!”云恒天恼怒之极,本能的想要反驳,可是忽然觉得,如果自己反驳的话,不更像是掩饰么?俗话说的好啊,解释就是掩饰,不解释就是承认,你说云恒天说啥好呢?所以云恒天发怒了,狂怒不止!“吴天,我跟你无冤无仇,今天只是来探望若曦妹子,你为什么一次次的羞辱我?难道你以为,你现在成为了安家的嫡系外戚,就能够为所欲为了么?”云恒天的眼睛如同蛇蝎,眼中的杀意已经遮掩不住。云恒天确实动了杀机,要把吴天这个家伙找机会灭杀。不杀吴天,他心头之恨难平,不杀吴天,他也不会有机会!

    yishizhijuetianshend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