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出没侯爷小心- 第50章 你就是根草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秋露沾衣 书名:公主出没侯爷小心
    君临雪还在百无聊赖地等着,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宫里的几个姑姑风一样冲进来,“殿下,快准备一下,驸马来了。”

    郦雪腹诽,来就来了,有什么可准备的,但还是慢慢悠悠的把凤冠戴了回去。

    桓璇进来的时候正看见她手忙脚乱的把鞋穿好,抬手在唇边咳了一下,几个姑姑笑着上前,“驸马回来了,请用合卺酒。”

    君郦雪看了一眼托盘里的酒,再用余光扫了他一眼,桓璇不疑有它,端起来递到君郦雪面前。

    什么意思?君郦雪愣在当场,他不会发现了吧,她不动作,反倒是几个姑姑赶紧上前把两人的手勾在一起。

    君郦雪白了他一眼,走走过场而已,用得着这么认真么,好在他没有察觉到什么,抬起酒一饮而尽。

    如意话说完,几个姑姑识趣的带门出去,反倒是宁九不放心地看了自家公主一眼,冲着桓璇抬了抬拳头,那意思再明显不过,等屋子里人都走光了,君郦雪不自然的咳了咳,这气氛有些怪啊。

    “呃…”

    “我…”

    两人同时开口,可真是一个大眼瞪小眼,桓璇负手在背,“你先说吧。”

    “哦,也没什么,就是,我还给你准备了东西呢。”君郦雪呵呵干笑,转身在梳妆台上翻找起来。

    但是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不对啊,她明明记得放在这的。桓璇拿过一双鞋递过来,“你说的是这个吗?”

    郦雪一看,这可不就是她绣的嘛,志得意满的点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桓璇目光下移看着手里的六合靴,上面绣着几条…额,几只…不对,应该是几头,不伦不类的瑞兽。

    上前拍拍他的肩膀,君郦雪都被自己的手艺给折服了,“好看吧!”

    虽然是带着询问的笑,眼底却是一副你敢说不好看我就要你好看!

    桓璇捧着那双六合靴,回头看着身旁明媚如花的女子,她不张牙舞爪的时候其实是个妥妥的柔美女子,下意识抬手帮她把勾住头发的步摇移开。

    那动作神态,温柔得溺死人,这可把君郦雪吓得跳开一步,这厮吃错药了?

    眼神满是警惕,她双手环胸,“我们说好的,只做互帮互助的兄弟,你…你…你别动其他歪心思!”

    桓璇面无表情,回身从桌子上拿起一只雕花的木盒子,还是金丝楠木的,莫非他要送自己什么贵重的东西?

    君郦雪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自己还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接过来左右看看,“这里面是什么呀?”

    桓璇继续面无表情,但是君郦雪却发现了他耳朵边有一丝可疑的红晕。

    果然,人家认认真真准备了东西,想到自己那双敷衍了事的鞋,君郦雪感觉更加的不好意思了,“哎呀,都是老熟人了,还准备什么礼物啊…”

    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盖子,笑意却一瞬间僵在脸上,映入眼帘的不是什么金银珠宝,也不是什么发钗首饰,而是一束白矛!

    她没看错,就是大路边随随便便都能看到的那种野草,拿起来看了看确实没什么特别,又仔细把盒子翻了一下,甚至把下面的锦缎都翻了个底朝天,这才确定这束草确实是他准备送给自己的新婚礼物。

    一股血气上涌,几乎咬牙切齿的,“驸马这礼,当真特别。”

    桓璇当然注意到了她的气愤,身后的手握了握,什么也没说,自顾自的来到床前,“时间也不早了,休息吧。”

    君郦雪憋着一口气呢,自己把头上的珠钗解下来,从镜子里看见他还端坐如山,淡淡开口,“可先说好了,我睡床你睡榻,要是让我发现你越界,门口的九儿随时进来打断你的腿。”

    桓璇面无表情地站起来收拾被褥往旁边的榻走去,还没走两步就突然觉得眉心一阵昏沉,脚步就踉跄了两下,他摇摇头硬撑着,怎么感觉还有点醉了?

    君郦雪在镜子里看着他的反应,心里默数:一

    二

    三

    嘭——

    高大的身躯应声而倒,君郦雪走出来抬腿踢了踢地上死猪一样的桓璇,中了她的独家蒙汗药还能撑这么久。

    赶紧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契约盖上自己的金印,又拿出他腰间的私印在旁边盖上,还妥帖地压了手印。

    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君郦雪得意的拍拍手,大功告成,以后他要是问起,就说是他今晚喝醉了。

    看着地上的男人,君郦雪有些失神,不得不承认,他长得真是俊美无俦啊,好看的脸此时因为昏睡也减去了凌厉,只是眉头永远都是皱着,让额头那道淡淡的疤痕看得特别明显。

    叹了口气,还是把他拖上了榻,还贴心地盖好被子,谁叫她心地善良呢。

    忙活一天累的够呛,现在终于可以放心睡觉了,君郦雪大摇大摆地躺上床,不久就已经呼吸均匀。

    只是她没注意到,榻上有双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睁开了,紧紧盯着她入睡的容颜。

    一大早君郦雪是被吓醒的,迷迷糊糊的她觉得好痒,却挠了半天都没有任何感觉。

    伸手一摸,皱了皱眉,咦,不对啊,自己的肉什么时候这么硬?再仔细摸索着,可把她吓出一激灵,猛的睁开眼睛,桓璇那张俊脸近在眼前。

    “啊呜——”

    她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已经被眼疾手快的某人捂住了嘴巴。

    桓璇看着她惊恐的眼神,有这么可怕嘛,沉声说:“不想穿帮的话就乖乖闭嘴。”

    目光放远,隐约可见窗外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君郦雪这才回过神来,怕不是宫里那几位姑姑,奉父皇的命令来监视的,虽说发现他们分居也没什么,但父皇那玻璃心一定难过得很。

    见她了然的点点头,桓璇这才松开手。

    能大口喘气的君郦雪赶紧问他是什么时候上来的?自己怎么一点察觉都没有,桓璇白了她一眼,还察觉,睡得跟死猪一样。

    “驸马,殿下,可起身了?”门外的姑姑适时开口道,君郦雪赶紧应了一声。